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李春城的多角关系  

2014-06-20 11:06: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通社独立报道 案例分享11:

在主政成都11年之后,李春城充分利用了权力以成都为核心,精心编织了一张巨大的政商关系网。随着李春城的落马,数十名富商和官员的圈金游戏被有限地暴露出冰山一角。仅以目前公开的信息显示,李春城的故事,远没有结束。

李春城的多角关系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神秘的大院

距成都市三环路仅15公里、距温江区政府新大楼仅一路之隔,一座带穹顶的大楼,及其整个长240米,宽约217米的大院,从今年8月之前,始终没有对外界敞开他的秘密。
门口三根旗杆,挂着国旗和两面不知名的旗子,但大门口没有任何标识。除了上下班时稀稀拉拉的员工,平时大院门口鲜有人车出入,严格的门卫将所有试图擅入者挡在门外,没有任何通融的可能。
即使是一路之隔的大多数温江区政府相关工作人员,对这个神秘的大院也一无所知。
2013年1月,一个神秘的人从北京回到了这里,住进大院,一直到2013年整个春节,他都在这里深居简出,与外界少有接触。
他就是这个大院的主人,50岁的成都青羊区人吴兵。他也曾叫吴永福,也叫李若尘。没有人知道他频繁更换名字的原因。
“2013年的春节,吴兵在这个大院里安静地过春节,为此,公司员工不得不安排春节值班。日后得知,在这个大院里上班的员工,他们的主要职能就是伺候老板和他们的客人,为此,除了早九晚五的正常作息时间,公司里还必须安排员工夜间值班,比如,老板要喝红酒,抽雪茄了,他们就得随叫随到”,21岁的张雨(化名)这样向我们介绍。
门口的穹顶大楼仅仅是大楼的办公区,在办公区的北侧,是一座超五星的会所,里面桑拿,娱乐设施一应俱全,在地下,甚至还有一个游泳池。西侧,是4排联体和独栋别墅,供吴兵和他偶尔前来拜访的朋友们入住。联体别墅还作为会所服务员和值夜班的员工住宿。
办公大楼、会所区、别墅区用长100米、宽30米的人工湖隔开,自成体系又整体构成了大气却不失优雅的私家园林。
但大多数时候,公司的员工没有事可做,但他们不用担心拿不到工资。即使是服务员,加上社保,月收入大约在3000元左右。尽管如此,他们能够进入该大院上班,都是经过了精挑细选。
在李春城落马前,这个神秘大院曾经差点引起了外界的注意,那就是他们那奇特的招聘条件。2009年前后,该大院招聘员工,提出了几个硬性条件——大专以上学历,没有工作背景、没有家庭背景、外形靓丽。也就是在那次选拔中,张雨和另外5名18、9岁的美女被选进了大院担任工作人员。
虽说当年招聘的时候,承诺的是做水电集团的文员,但她发现自己的实际工作和水电专业没有任何关系,几年下来,张雨发现自己除了一言不发的为领导服务,迎来送往,没有任何事情可做。

到吴兵的私人会所来的官员不少,但对这些基本不问世事的小姑娘来说,他们很少能认识谁是谁,但省市主要领导他们一眼就能认出,因为成都的媒体上有大量他们的照片。一个员工因此对李春城的到来印象深刻。但她们除了在办公室最基本的接待,别的事情都一无所知。作为普通的员工,他们没有旁听谈话的可能。

即使是在辞去了大院内工作之后,张雨对自己在院内的工作也三缄其口。但即便如此,她也感觉从2012年下半年后,大院里的氛围有了很大的变化,原先一直在北京,很少回来的老总吴兵长时间出现在了这里,但不再像以前那样活跃,而是静静地呆在院里,变得更加难以琢磨。

但事情似乎还在继续发酵。2012年1月,李春城落马之后,张雨和同事们被紧急通知到北京进行十来天的培训,这次培训中,大量的时间用在了强调公司纪律上,比如,不能对外说公司内部的事情,不要听信传言,更不能相互传内部的故事等等。培训结束后,吴兵也很快回到了成都温江的大院里,一住就是一个多月。

半年之后,准备回四川的吴兵在北京西站落马。这个位于温江区光华大道边的神秘的大院的故事被揭开了谜底。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大多数温江邻居们才知道,这个没有任何标识和招牌的大院原来有名字——天蕴中心。

多角关系

至少在2002年以前,吴兵在成都商界还远谈不上呼风唤雨,但已经初露峥嵘。其中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就是参与投资成温邛高速温江段的投资。时任温江区位书记的是毛志雄,也就是日后因李春城案落马的成都银行前掌门人毛志刚的弟弟。
成温邛高速的建设,从规划上就出现了一个至今无法解释的现象,将原先连接成都、温江、崇州、大邑县、邛崃、雅安的唯一一条交通干道318国道建成全封闭的高速公路。由于没有别的道路备选,经成都前往上述地方的车辆,必须无条件上成温邛高速。用业内人士的话说,由于有搞等级公路作为基础,该高速的建设成本,远低于另起炉灶。通俗地说,这是一条只赚不亏的路。能顺利挤入股东圈,足见吴兵的能耐。
2002年,吴兵的中旭投资出资4590万,拿到了成温邛高速约9.5公里51%的股权。2005年,成温邛高速投入运营后,立即成了成都西边第二第三圈层城市群的主要通道。但高收费却使成温邛高速扼住了成了成都以西区县的咽喉,导致了系列问题持续发酵,2006年,根据李春城的成都经营思路,成立了系列市属投资集团之一的成都交通投资集团,并于3年后以2.8亿重金购回中旭的股权。大陆媒体报道,吴兵从这次交易中盈利超过9000万元。也就是从这个时段,吴兵在李春城治下的几大融资平台,进行了系列深度合作,如日后入股李春城主导的成都银行,但这些合作中的相当一部分,是以国有融资平台高溢价回购结束。

吴兵与李春城网络另一个引起争议的事情和温江拿地有关。
根据现有的材料显示,吴兵在温江光华大道边占地5万多平米的中旭天蕴中心大院,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引起了内部的非议。2005年,温江区决定将行政中心从原来的东大街搬到光华大道片区,光华片区的土地,一夜之间从原来的每亩20万元飙升到百万以上,也就在这时候,这块与新行政中心和温江最大的商业体家乐福都只有一路之隔的黄金口岸地块,从温江区城市规划中被抹去了。
据时任温江区常委的一位领导介绍,当时这块地是以中央组部支部的名义,从成都市以行政划拨的名义拿去,至于是否议价付款,连他这样级别的人也不得而知,按规定必须上会研究,但在他的印象里,没有交由常委会讨论,事后也没有通报,最后不明白地成了吴兵的中旭投资的办公室和私人会所。即使按当时的低价,该总面积近百亩的地块招牌挂价值就达9700多万。至今,在成都市温江区的土地交易信息中,根本查不到这块地的任何信息。

即使到现在,查清这块土地的划拨过程也远非易事,当时的国土局长李天夫和建委主任符代国。

尽管就在政府的眼皮底下,但温江区的相关领导都发现,他们过问此事的可能性相当有限。根据现有的证据显示,成都市范围内进行的行政划拨土地和改规这样的事,最后都必须经过李春城把关认可,并报四川省政府备案。

这个大楼的建设与温江新行政中心的建设基本同步,建成就投入了使用。据一位曾经做客天蕴中心的人士介绍,能进入天蕴中心的人非富即贵,当时接待的客人中就有四川建设银行和工商银行的相关人士——当时的吴兵在大渡河上的水电项目需要融资,让银行相关人士吃惊的是,被吴兵请来作陪的人是当时的四川省副省长黄小祥。据当时参加聚会的人介绍,也正是因为有省长的亲自出面,尽管吴兵需要在两个银行贷款总额超过10亿元,但融资也很顺利,一年多后,该项目就顺利建成投产。

据悉介绍,中旭拿下大渡河该水电项目的开发,与国电的大渡河梯次开发有冲突,但这并不妨碍吴兵从国电虎口夺食。而吴兵全面介入水电时期,其中一位分管水利的四川省副省长就是日后落马的郭永祥。

李春城与吴兵的另一处交集,则是被称为李春城经营城市的钱袋子的成都银行的整合与融资。李春城任上,派时任工投董事长的毛志刚担任成都银行掌门人,整合成都市辖单位现有的金融业务,为了扶持成都银行,成都市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门甚至强行指定成都银行作为居民领取失业金的开户行。

从现有的证据显示,吴兵和毛志刚执掌的成都银行关系紧密,其妻子原来就是成都银行的职工,在投资大渡河水电期间,其主要的财务主管,也系从成都银行挖过来的。吴兵与成都银行的另一个交集是,在成都银行全面改组阶段,工商登记资料显示,2008年11月,成都银行采取了非公开定向募集方式增加注册资本金20亿元,中旭投资有限公司认购股本7000万股,涉及货币资金17,500万元。媒体报道,这7000万股此后被成都国有企业以高溢价的方式收购,但一直在谋求上市的成都银行至今没有公开该交易详情。

早在2004年,吴兵与中石油展开了系列合作,其中,中旭投资中一个关键人物詹敏利的身份引起了各方的猜测。作为吴兵的中旭能科公司的主要股东,詹敏利的秘密一直追溯到2010年的股权变更信息,根据这份信息显示,中旭能科出现了一个叫周滨的人,而詹敏利是周滨的岳母。中国媒体对周滨和詹敏利的报道,都显得云遮雾绕。

而董事会成员也出现了一个叫朱莉萍的人。其实早在2004年吴兵的大渡河水电项目开发中,朱就作为吴兵另一公司“天丰水利”的法人出现。但故事并没有结束,周滨和朱都系西南石油学院88级的同学,朱莉萍跟随周滨下海前,担任西南石油学院的老师,其丈夫是中石油一个局级干部。至此,由詹敏利、周滨、郭永祥为核心的中石油系彻底浮出了水面。

据接近这个圈子的人介绍,吴兵只是周滨放在前台的棋子,在运作中起决定作用的人,是周滨的妻子黄莉。这也被广泛解读为李春城充分利用吴兵与郭永祥及其背后的力量,经营着自己庞大的政商关系网。其中是否有利益输送,则至今没有公开的信息。

天堂与地狱

在涉及李春城案的富商中,房地产商邓鸿的快速扩张受益于于李春城的城市扩张战略,但知情人说,他是否系李春城栽培的嫡系,却又另当别论。在李春城入主成都之前,邓鸿在四川就已经如鱼得水,承接了四川当时的几大龙头开发项目。
邓鸿军人出身,退伍后,移民去了美国,最后以外商的名义,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回成都发展。
据熟悉邓鸿的人说,此人豪爽,仗义,热爱艺术,骨子里有深深的艺术家情结。其负责承办的成都双年展,也一直是成都文化界标志事件。

说起成都,就离不开成都的会展,尽管在美国没有实质性的经营,但邓鸿的沙湾会展中心,成了成都打造会展之都的起点。
这个集会展、商业、休闲、五星级酒店为一体的联合体,成为90年代末期成都最大的商业航空母舰,并成功地打造了成都糖酒会这个会展品牌。会展界甚至传出,糖酒会一离开成都就一塌糊涂。

此外,2003年,邓鸿打造的九寨沟天堂国际会议中心投入运营,并几乎同步启动了成都新会展中心建设。

全面介入成都新会展项目,邓鸿得益于成都市行政中心南移。但总占地面积1500多亩的实际城会展中心建设,已经超出了邓鸿的承受极限,邓鸿的中心南移也一度受阻于资金瓶颈。2004年,在时任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和四川省上的推进下,邓鸿与金融部门合作,依托银行和信托机构融资23亿,在一年时间内就完成了一期主体工程。

据业内介绍,邓鸿的国际会展中心投入运营初期,市场无力支撑如此体量的综合体的运营,李春城采用土地划拨(一说议价付款)的方式与邓鸿的投资相抵,后邓鸿建成了总面积达225万平米的世纪城天鹅湖商品房出售,业内人士估计,除去新会展投资50亿和天鹅湖建设成本,邓鸿在城南会展项目的收益应该在30亿元左右。

2008年,为了配合李春城的“世界田园城市”,在新会展西北一公里外,邓鸿再次投入巨资打造集商业、娱乐休闲、酒店于一体的世界最大的单体建筑——环球中心。到2011年,邓鸿的环球中心即使在国家严控房地产过热和高达每平米19元的物管费的压力下,依然热销。到2011年5月,其销售总额就已达34亿元。

事后,体制内解读邓鸿与李春城的结盟,缘于李春城对大场面和高规格的情有独钟,邓鸿的新世纪会展中心投入运营后,在2008年渐入佳境,成都体制内的会议会展,几乎都落户该中心,一直到李春城案发,会展、论坛层出不穷,这种由政府买单的业务,一度让新会展出现一厅难求的局面。此时的邓鸿可谓春风得意。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一不小心,盖了一座天堂。

李春城对邓鸿的天堂输送了多少利益?知情人介绍,仅仅是听了一个非专业人士的话,他就立即指示在新世纪中心举办多届的新能源和物联论坛论坛,耗资数千万。即使在落马前一个月,他还动用自己的影响在新会展举办类似的论坛。

据成都体制内人士介绍,李春城在依托邓鸿建设城南片区,并因此萌生依托城南片区打造天府新区成都片区,作为自己的政绩之一。而邓鸿投其所好,将追逐宏大做到了极致。而涉及到的城南土地置换,也成了体制内外关注的焦点。
李春城案发之后,坊间就传出一个拥有私人飞机,海外游海岛的成都富商被调查的消息,邓鸿被有关部门带到北京问话后,回到成都就进行了小范围的辟谣,稳定军心。但体制内的消息显示,邓鸿从北京回来后,国内相关方面就接到通知,按照相关程序对邓鸿采取了出入境限制和私人飞机禁飞。

体制内人士称,无论是吴兵还是邓鸿,甚至包括同期被调查的国腾电子实际控制人何燕,处于前台的李春城虽然难逃主角的嫌疑,但都无法做到独角戏。
根据现有的资料显示,作为成都市委书记的李春城,即便是作为省委常委,对省级强力部门的影响并不能象在成都市那样如鱼得水。但在成都市的快速扩张中,国腾电子何燕从上市到拿下成都的安防和天网工程,李春城及一些高级别官员的影响依然无处不在。

事实上,从上个世纪90年代拿下的智能通讯后,国腾在卫星终端技术领域的创新寥寥无几。国腾电子作为卫星概念股,依然停留在概念的阶段。国内资深人士老榕认为,其产品依然延续了山寨国外同类产品的路子,还只山寨了一个皮毛。

随着业绩的大滑坡,何燕和她的团队,无可奈何地加入了低端抢食,拼人脉搞关系,并最终导致落马。

到目前已经公开的信息为止,除了动用成都市辖区行政力量向何燕的国腾系输送利益,何燕和李春城等的另一个捆绑与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的土地性质变更有关,而在成都市核心范围内进行的大宗土地性质变更,也必须由当时的市委书记把关。

李春城成立的投融资平台高新投资与何燕变更教育用地性质后,进行商业地产创智联邦写字楼的开发,导致高新投资董事长平兴及其副手徐亮成为又一批落马的官商。

身在江湖

李春城曾因为性格张扬,得罪了不少人,但其也善于在各种关系里游刃有余。但据知情人介绍,李春城尽管在各种关系中努力维持着平衡,但还是一再遭遇了各种讹诈。

2006年,位于城南的成都市新办公区“鸟巢”开始建设,从最初的预算8亿元,到最后完工实际投入达高达12亿元。

据知情人介绍,该项目从动工开始,李春城的麻烦就似乎不断。经常有人打着各路北京的牌子上门要项目,甚至是要土地。甚至出现过一个电梯项目装几次的事情。有人用的理由居然是有人在举报他了。

2008年5.12之后第3天下午,在遭受国家领导人的严厉批评后,李春城立即决定将新办公区拍卖,在抗震救灾最迫切的时间里,李春城却召集了城建、规划和机关事务管理局、宣传部等部门商量如何处置新办公区。

一天后的5月16日,在成都市委宣传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成都宣布将对新办公区进行变现,用于灾民安置。时任成都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何华章把调整理由归结为“时局艰难、民生不易”。为了避免日后出现的拍卖流产导致的新一轮舆论危机,李春城和他的助手们小心翼翼地将拍卖改为“变现”。

但变现从一开始就遭遇尴尬——哪怕只是建筑成本价加上地价转让,也少有人愿意接手。最后成都有关方面不得不四处游说大型国企和金融部门接手,为李春城买单。

就在宣布变现之后,他也曾做出了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严令外人进入,严防记者入内。甚至出现了对记者的围追堵截,并删除所有照片信息的事件。
和所有的落马官员一样,李春城的故事里也不乏女人,成都官场流传最多的是,一个曾经只是政府招待所服务员的女孩,因为长得漂亮,被他提拔成了副处长,并打着李春城的招牌在外面大肆揽事。

李春城另一个被广为传说的事情,是他的迷信。体制内的说法是,为了谋求更大的提拔,他在都江堰耗资百万做了一次道场为父亲迁坟。这场在官场内部引起轰动的道场,被三个兄弟伙买单了事。

除了不断地提出一些具有轰动效应的执政理念,李春城对花国家的钱似乎缺少概念。2009年,就在灾后重建依然还在冲刺阶段,李春城依然决定在成都连续三年举办国际小姐大赛,赛事由李春城的媒体包装指挥人,成都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何发章主导,何管辖的成都传媒集团则出巨资承办。据选美界介绍,仅仅是从北京一个代理公司推销的三年选美的授权费就高达800万美元。他们调查后发现,促成这场交易的原因,是因为该代理公司老总的亲人,系一北京高官。

                                                                                                                                              2013年3月

  评论这张
 
阅读(2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