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故国有痕  

2014-05-07 07:0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期,有朋友从中国来,在洛杉矶的朋友们,总是会因此而进行一些小的聚会。说是聚会,准确的说,更像是给自己找一个欢乐的理由,吃吃饭,聊聊天,发发牢骚,排遣一下异国生活的孤独,缓解挥之不去的乡愁。

      其实,无论原来是做什么的,一旦到了国外,都会感觉有一种逐渐边缘化的迹象,美国的主流社会进不去,原来的环境也回不了,除了吃吃喝喝,享受美利坚的空气和阳光,和过去的铁马金戈进行无可抗拒的道别。

      很多国内的朋友们对海外的认识,一直有一种误区,觉得身在海外了,就投入了热闹的自由,也因此可以毫无牵挂、轰轰烈烈地做一些事,其实并非如此。在这个极度自由的国度,大多数人对宏大的政治几乎毫无兴趣。专制和集权的伤害,对他们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因此,也就很少有可以共同讨论的空间。自由社会最主流的声音,其实只是最大限度地享受生活,而非奋不顾身地保护自由——健全的制度已经无需让他们去做出这样的牺牲。

      在大多数美国人看来,无论是中国公知还是五毛,他们首先都只是中国人。既然都是人,那就是平等的。无论是言论还是入籍,都享受着美利坚法律赋予的同等的权利。在这种语境下,来自专制社会的流浪儿,往往落入了生活的窘迫和关注度不足的双重尴尬无所适从。这也是很多把自己当成职业革命者的人最大的尴尬。

      很多人习惯于用一种浪漫的心态,去想象美国社会,却忽视了自己安身立命的基本问题,当发现想象中的东西不可能存在之后,就陷入了一种对自己和自由社会的双重否定。与其说他们是自由的粉丝,不如说是对自由的无知。

       在我看来,美国很好,但只属于美国人。我们天生就是中国人。我们的语言,习惯,文化体系,都深深滴融入了我们的基因。这种基因,是我们无障碍融入环境、安身立命的根本,只是当我们的祖国蒙难,我们对自己的这种基因也产生了极度的怀疑。

       革命者的勇气值得钦佩,但离开之后,再谈革命,就有点沙滩建楼的意味。对于我这样的手艺人来说,我并不认为自己有革命家的勇气和素质,当极度绝望之后,唯一能做的,就是进行痛苦的裂变,与自己的中国基因告别,做一个享受生活的人,因为这里有值得享受的元素,无论是政治还是生活。

      但这种裂变本身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据说,最彻底的改变,就是彻底遗忘,永不回头。但能真正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当听说很多著名的革命者来美国后变成了最虔诚的基督徒,他们在剧痛之后寻求信仰的解救,淡忘仇恨,排遣了忧伤。但对于很多人来说,来自故国的信息总是会拨动我们那一颗颗玻璃心,生活也因此支离破碎,欲罢不能。

      

      

       

 

 

     

 

 

 

 

 

      

  评论这张
 
阅读(380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