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寻找家园   

2014-05-14 17:29: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洛杉矶到拉斯维加斯的路上,偶然听陈维明老师说起了美学泰斗高尔泰住在拉斯维加斯,几乎是狂喜。此前,我一直以为他住在德克萨斯。我赖着陈维明老师,要他一定带我见见他。

      2010年年末,应胡舒立老师的财新传媒奖学金的邀请,在中山大学进行了一周的培训,当时的同学刘长兄发了一份高尔泰的《寻找家园》的电子版,一口气读完,被那平实的文字所震撼,就一直希望有一天能见见他,但这只是想想罢了,根本没想过会有梦想成真的那一天。

     后来,我遭遇了变故失业,电脑被原来的单位收走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本书,一张张翻拍下来,自己看,也传给朋友们分享。每次读过,心情都会久久难以平复。在中国期间,可读书本来不多,很少有文字能让我如此震撼。曾记得一次闲聊,说起高老写给逝去女儿的信,朋友们都沉默良久,时值雾霾深深,如无边的暗夜,让人无法呼吸。在后来读土家野夫的《乡关何处》,也出现过类似的激动。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我也流落到了美国,栖身在洛杉矶的出租房内,写写文字打发时间,做做小工养家糊口,虽饱受中年漂泊之苦,但也可在加州明媚的阳光中自得其乐。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前往叙利亚作战的雕塑家陈维明老师,作为一直有战地记者梦的我,也因此得以相谈欢。也因此有机会坐着陈老师的车去他在拉斯维加斯的家,靠近了心中的偶像。

       陈老师电话联系后,高老师的爱人小雨阿姨很快打来了电话,说高老师一般很少会客,上网查了我的文章,发现我来自四川,半个老乡,可以见面聊聊。从接到电话就开始盼,陈老师按时开车载着我去赴约。

      高老师和小雨阿姨在门外接着,在书里,我知道了小雨阿姨的故事,她作为中国文博和艺术领域的精英,舍弃一切追随着高老,在最凶险的时候,她用自己柔弱的身躯,在群狼环伺中保护着高老,30年不离不弃!

      高老师用力地握手,紧紧牵着我的手进他的家,这和我曾经见多的中国的学界泰斗们大不一样——没有一点架子。

      高老师的家干净整洁,铺着崭新的地毯。客厅做了工作室,高老师正在创作中国神话和传说油画系列,《后羿射日》、《愚公移山》、《老子出关》等等。79岁高龄的高老,毫不费力地搬起一桶水,给我们烧水泡茶,这让我们很汗颜。面对健壮的高老,我们这些弱不禁风的后生们,一点也插不上手。

      刚说起高老的《寻找家园》,高老说,我送你一本。一刻也不耽误,立即去找来,一丝不苟地写上“龙灿先生来访留念。尔泰特赠,拉斯维加斯……”这个幸福来得太突然,高老的书法是一绝,之前我连想也没有想过会有如此贵重的礼物。

      但我发现自己把想问的东西都丢了,关于美学,关于大西北,关于书中那些浸透了淋漓鲜血的人情世故,都一时找不回来了,而是忙着和陈维明老师去讨论那些永远也讨论不出结果的所谓国家与民族前途的伪命题。

     小雨阿姨告诉我海外的种种可能存在的风险,叮嘱我一定要不群不党,不参加任何圈子,坚持自己的价值观,做一个独立而坚持的人。看了很多关于中国读书人在海外的种种远不美丽的故事,我深知这种叮嘱背后的良苦用心。

     高老和小雨阿姨靠退休金生活,并不宽裕,但却一定要带着我们去吃西餐,这让我这个后辈更加汗颜。在餐厅,小雨阿姨忙着辅导我的英文,怕我年轻,饭量大吃不饱,把自己的那一份也分给我。尽管我平时吃得并不多,想起高老在夹边沟那让人恐怖的饥饿经历,我坚决地吃掉了所有的食物。看着我们这些后生吃得多,吃得香,是他们一种享受。离开餐厅的时候,看见小雨阿姨把10美金小费悄悄塞到年轻女服务员的手里,母爱之情,溢于言表。我知道高老女儿的故事,那一刻,我的心有些发颤。我们这个民族欠我们自己那些独立人格的知识份子太多太多!什么样的群体才会如此恶劣地对待自己民族中那些最优秀的儿女?

      饭后回到高老家,继续聊天,却又成了我和陈维明老师的辩论,高老师和小雨阿姨认真地听着,后来才明白,我可真谓愚钝到了极点。面对一座高山,我们却总在自得其乐地玩积木。每到重要的时刻,我发现自己就会露出奇葩的本质,甚至因此忘了高老该休息的时间。

     临近深夜,小雨阿姨终于打断了我们,我才如梦初醒,是该告别了。临别时,高老和小雨阿姨得知我出来衣服带得不多,让我带几件冬天的衣服走,我谢绝了。

      第二天中午,正和陈维明老师吃饭,准备饭毕回洛杉矶,陈老师突然接到小雨阿姨的电话,说高老发现我看上去有些疲惫,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我的电话和邮箱,并叮嘱陈老师照顾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这种父母般的关爱,已经半年没有体验到了。

          直到那时候,才想起前天夜里离开的时候,老人要我带几件衣服走的苦心,但我显然没有体会到老人对我们这些初来海外的孩子的怜爱之意,直接当宽面吃了。发现自己愚钝如此,也真是奇葩一朵,还总是开在了不该开的时候。

     回到洛杉矶,明月当空。思乡情切,难以入睡。再读《寻找家园》,到324页,《告别兰州》一段:“……但见两个月里,周围的人们先是笑脸隐去,龇出獠牙,忽又獠牙隐去,绽开笑脸。隐显之间,小小文革一闪,告诉我们所谓的文革反思全民忏悔云云,全是扯淡。谁只要权力够大,再搞一次文革,不难。……”

      想起这几年小到我在单位见识的各种笑脸与獠牙如幻灯片般的变幻,大到几年前重庆正热之际的重庆之外也处处红歌跟风与一夜切割,不由得掩卷长叹!

      回到洛杉矶之后,高老的追踪电话就又到了。他专门打电话给在洛杉矶的老朋友——有海外知识分子保护神之称的莫老,让莫老照顾我。莫老专程开车到我住处接我,免费的吃住,各种良好的建议,第二天还带着我去吃蒙特利著名的四川火锅,我这个42年来碌碌无为的无名小辈,除了感动,还能说什么呢?深深体验了神州炎凉世态之后,却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却得到如此爱护,不由得感叹在那个逆淘汰社会对几千年传统美德的连根毁灭。也想起了英时先生的话:“他们在,中国就在!”

        有同行说,《寻找家园》就是寻找自由。但我并不这么想。我更愿意理解为是中国人格独立的知识分子的千年悲叹!近些年,在各种语境里,家园都是一个被反复提及的词汇。只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发现,在重重宏大的叙事背后,在指鹿为马的酱缸内外,我们早已是身无所寄,魂无所依。

      

     

     

  评论这张
 
阅读(411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