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无处安放的乡愁  

2014-01-09 11:1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在农村。羡慕街上那些非农业户口的人。和我们这些可能会一辈子脸朝黄土背超天的农村人相比,他们一生下来,就有了一个叫户口本的东西,每个月,可以用这个本子,去粮站购买30斤低价供应的大米。

     即便是同在边远山区的小学,我们和街上出生的小孩子之间,有一道明显的墙。我们努力读书也不一定得到老师的宠爱,他们成绩平平,但却能让老师青眼有加。那时候,我们是我们,他们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渴望成为他们。尽管那些住在街道上的人,就业无望,生计无着。那时候,社会上有个词,叫待业青年。

     那时候,有点办法的人都在翻墙,比如农转非。如果你有当领导的亲戚,你的爷爷给当年的领导牵过马。比如考学,无论是中专还是大学,只要你冲过了那道独木桥,也就有幸翻过那道高墙,然后领回一本红色的,叫户口本的东西。

       后来,越来越商业化的社会让这道墙似倒非倒。粮票没了,但墙还恋恋不舍,在大城市里顽强地表示自己的存在,把那些进城的我们,狙击在校门之外。

       在粮票崩塌之后,我们一度天真地觉得世界大同。但很快证明,这种想法只是我们一厢情愿。

       当我们自认为已经翻过了那道墙之后,就发现墙壁这边还有无数道墙。首长的孩子总能一路绿灯,原来他们上学是不需要考试的,他们坐拥财富,周游列国。权力总能轻易颠覆我们认定的价值体系。读书多少不再是决定成败的因素,升迁和专业甚至敬业与否没有关系,拼爹成为基本的游戏规则。那时候,我们无爹可拼,然后看见身边再次高墙林立,我们在九宫格里无路可走。

      书生们总是喜欢幻想。我们习惯对技术寄予太多的希望,如计算机、如网络。当书店里永远买不到有意思的读品时,我们认为网络会削平社会的不公,权力的霸气。但我们很快发现,我们中很多人唯一可做的,就是去帮权力筑又一道又一道墙,让外界的风雨不至于淋湿权力华丽的长袍,然后换取成为墙内的身份。

       即便是那些看透了的人,毅然决然地远走异国他乡,回头望去,才发现我们和故园之间早已是关卡林立,万墙阻隔。正如一篇雄文所说,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就是一个不断筑墙和翻墙的历史。在这个神奇的村子里,墙内的人破墙无术,墙外的人回家无门。于是,我们这些身在墙外的人,只能拼命寻找一个安静的小窝,安放乡愁。

   

   

   

  评论这张
 
阅读(126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