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中秋听雨   

2013-10-05 18:2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以为可以在它的怀里,一觉睡到地老天荒,但我的月不圆。

                                                                    

       离家不久,但在大城市那种永远的汽车尾气中,天天想逃离。赶在中秋回安仁来,有雨,看不见月亮。

        这是我20年来第一次在乡下以过一个安静的中秋。

         3年前中秋的时候,一人住在看不见人影的小区里,望着羞答答的月亮,在博客上写了一句“今夜,我的月不圆”,让很多人好一阵猜想。接下来的中秋,似乎就没什么印象了,主要是没有月亮。这是川西坝子的特点,8、9月,还在雨季。

我喜欢下雨,特别是四川的雨。

进城读书的时候,从借来的一本唐诗中,读到了那首“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记得当时就痴了。

出发的时候就有雨,打车从市区直奔安仁,特地告诉司机,沿着老安仁公路一路回去。司机是本地人,他熟悉那条穿越乡间的道路。雨滴打在车窗上,形成一层薄薄的雨雾,眼前的世界就朦胧起来。

有人说,当真实被过度呈现的时候,就渴望些许的朦胧,就产生了距离,而距离导致美感。无论世事还是爱情。

 

在场口停车,扔掉伞,从穿越蒙蒙细雨,走到租住的小楼。

虽然是过节,秋雨让街道显得一场清静。很多店铺都关着门,开着门的几家,也只看见主人在店铺里呆着。穿越这种湿漉漉的街道,想起了那句话——让时间停止。

对于一个有太多流浪经历的人,或许,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门口有一丛三角梅,几株南瓜,一片芋头。雨滴打在叶子上,三角梅是噗噗声,南瓜叶是嘭嘭声,最妙的是芋头,清脆的砰砰之后,晶莹的水珠在叶面滚来滚去,最后滑溜溜地坠落,声音此起彼伏,这片小世界就灵动起来。

但这还不算最妙的。

距住所2公里外,有一所著名的大宅子——刘文辉公馆。这个曾经的西康省主席的院子,系其哥哥、也就是日后闻名全国的大地主刘文彩给建的。但宅子刚建好不久,解放军就入川了,无论是刘文彩还是刘文辉,都没有在这个院子里长住。公馆的通道右侧,有一处别致的花园,花园的角落里,种着一簇芭蕉,隐隐约约地掩着从院子直通花园的侧门。一条青砖小径,曲曲弯弯地从芭蕉丛中转出来,将花园一分为三。于是就想起了那个词“曲径通幽处”。但我显然是俗人,每每这时候我就想,如果小径的深处,如果有一个美人儿,该是何等的情调啊,据说,这是中国古典式园林的精髓所在。

在雨中游刘文辉公馆,这处芭蕉丛是一定要去的。

坐在廊前,泡一杯竹叶青,然后看长长的芭蕉叶在风雨中摇曳,雨滴打在芭蕉叶上,噼啪作响,雨大时,叮叮咚咚,似万马奔腾、雨小时,滴滴答答,如情人离泪、再加上假山下水池里的水花多多,似乎涵盖了所有的音符。然后思绪就跑马,想起公馆主人的风云人生,金戈铁马,都已随这雨打风吹去。

     对芭蕉的痴迷,还缘于我出身的地方镇子就叫芭蕉。

     从出生那一天起,算命的说,我是一个奔波的命,今后不会留在芭蕉。我是唯物主义者,从不相信算命,现在想来,那是算命者投老爹所好,说两句好话,骗几个银子花花。老爹这个从不算命的人找人给我算命,是有原因的,前面2个女儿,眼巴巴盼着一个儿子吧。别见笑,小地方的人骨子里就有那么点重男轻女。

      后来走了很多地方,从大巴山到省城成都,从中国的最南边到最北边,从西边到祖国的最东边,甚至也流浪到了海外。路越走越远,芭蕉是回不去了,我发现自己始终在找一个可以停留的地方,最后选择了成都,选择了安仁,希望能填一填永远的乡愁。

      选择安仁是一个偶然的结果。8年前,因为樊建川先生的建川博物馆,我受命回来写了一篇文章,我就对这个古镇有了印象。后来是去郊游,我还嘴馋,吃了一串的农家乐,又比着银行里少得可怜的存款看见了一个便宜的小区,然后坚定了从成都市区最核心的地方逃离的想法。

      这似乎还有些无奈的意味,成都市区机动车数量打着滚往上翻,空气里藏不住汽车尾气的时候,我就去意已定。没有什么热闹比一片林子更让我迷恋,何况还有芭蕉?既然在某些人看来,满街跑的车比空气重要,那就走吧!无须留念。

      再后来,认识了好几个朋友,无论是在风光还是在落魄的时候,这些朋友都从没有远离,那就更无须考虑了,何况这里还有似乎没有尽头的田园,青春如斯,时光荏苒。随它去吧。

     胡思乱想间,服务员说:“要关门了,老板,谁买单?”

  评论这张
 
阅读(690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