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安仁随笔 种地   

2013-10-03 13:5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一个地方的生活习俗,都有着自己的基因


      川西平原的基因,也许就是永恒的闲适和从容


               几千年来,岷江给这片土地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只要每一棵草木依然能安静地生长


                                        就是家园


 


 也许是因为当记者的原因,采访了太多的食品安全问题,每每说到吃,就很头大。


记得2008年底,三聚氰胺最火的时候,我去遥远的石家庄采访当地的奶牛养殖产业。


那次经历几乎是惊心动魄。在养殖场和石家庄的兽药市场暗访,在肮脏的南高基村,一个小流氓卖假烟,还要打人。其全家表现出来的无赖让人无法理解。好在临危不乱,危险终于没有在我身上发生。在质监局和畜牧局与当地的领导斗智斗勇,最后和其中的两个领导成了“朋友”。其中一个领导是个书生,很习惯证明自己读过很多书,言必引经据典。这让我这个读书不多的人诚惶诚恐,对其仰视有加。他说了一堆的名言中,其中一句话是,富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我就一直想问问,就牛奶问题,他的身份究竟该是“富”还是“穷”?但当时正在和他们斗智斗勇,不能太过犀利,就忍住了,没说。采访结束后,这个领导多次打电话问候我快乐,但因为我没有保存他们电话,就不问候了。再说,作为职业记者,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职业,人家未必希望我问候或者拜访。


几乎是不喜欢石家庄这样透支一切的城市——干燥的空气,郊区飞扬的黄尘,深达300多米的水井,做过特殊放渗漏处理的景观河。如果一条河成了仅供观赏的巨型金鱼缸,对于我这种基因里已经烙上山水基因的人来说,真不知道这是河的无奈还是人的悲剧。


    从此以后,我对那些被包装出来的绿色概念,就有一种本能的拒绝。


有了这一系列鲜活的经验,我就一直渴望能有一块地,自己种上黄瓜苦瓜,辣椒茄子,亲手播下种子,然后看着一棵棵苗破土而出开花结果,一定比写上几万字更让人惊喜。


2010年初,搬到温江江安河边的新家时,附近还有大片的油菜花,环境很美,心情愉悦。后来油菜花就没有了,据说大批的房地产企业已经买下了这些土地准备建房。在这个期间,这些抛荒的土地就给了我过瘾的机会。


2012年春,我终于买来锄头,在江安河边开垦初一块长10米,宽2米的地,种上了南瓜,豇豆和芋头,还专门播了一片辣椒,每天带着水桶去河边打水,精心照管着这些宝贝们。


成都平原的土地肥得流油,没要任何肥料,这些农作物就开始茁壮成长了,一直到豇豆、辣椒都挂满枝头。


这让我很满足,然后在微博上炫耀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享受着生活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的同类们的羡慕。


但好景不长。5个月后的一天早上,当我再次到地里看望这些宝贝时,发现一夜之间,被推土机给埋了——传说中的地产要复苏,房地产商们开始建房了。


这让我很失落。在问候了一堆房地产商们的家人后,我只能惆怅的另打主意。


今年来了安仁,门口是一块长530米,宽180米的田地,穿越古镇的起摩河弯弯曲曲地从中切过。


虽说也已经被征用,但村民们都各自圈了一块,种上了各种作物。特别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让人赏心悦目。油菜收割后,村民们又开始在上面种夏季蔬菜。这让我眼馋得不行。


邻居王大爷看出了我的羡慕,说,龙老师,给你一块地吧,但,你会种吗?


这让我喜出望外,甚至立即用了一包50元以上的好烟,贿赂了我的这位邻居大爷,然后立即在邻居们的围观中开始种地。


关于种地,家里分成了两派。老爹对种地毫无兴趣,事实上,从18岁以后,他就从来没有和锄头打过交道,在家里也从来不干活。我和他基本一样,也是一个从来没有洗过衣服,成年后连碗也没有洗过的主。闺女不必说了,对没有农村生活经历的她们,种地是一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基本没有兴趣。大姐也属于反对派,这个迷恋热闹的人,对我们的这种隐居生活嗤之以鼻。还好老妈和二姐对土地情有独钟,听说有地可种,来安仁的积极性就高了很多。


我甚至想,花点钱把邻居们的地都租下来,秋天全部种上油菜,但会在油菜花中留下一块能摆下一张茶桌的地方,来年油菜花开的时候,我就可以带一帮朋友在万花丛中喝茶。主意打定之后,和邻居们简单地沟通了一下,他们觉得我这个想法虽然有些异想天开,但可操作性很大。一年租金甚至只需要几百元就能完成我的心愿。


经过几天挖地、平整、开沟、播种,还买了水管和塑料薄膜,准备大干一场。甚至连举世震惊的4.20大地震,也没能打断我种地的热情。


这可能是我20年来劳动量最大的体力活了。邻居们在经过几天的围观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会写字的人,也会种地。我的这个经历就成了一些邻居批评他们他们孩子懒惰的参照。这让我对周边几个孩子心存愧疚,我很想对他们的父母说,我这叫玩票,至少童年在农村时,我对种地深恶痛绝。


对土地下足了功夫,很快,茄子、辣椒就长得有模有样了。和村民不同的是,我坚决不使用任何农药,也不用化肥。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蔬菜瓜果,都是可以直接从地里摘下来就能吃的,但后来的人们把这个原本简单的事情变得面目全非。


虽然没有施加化肥和农药,我也看不出我的成果比邻居们的差。眼看着这些作物一天天长高,成就感就越来越大,我盼着等瓜果满园的时候,就请还被困在城里的朋友们来我这里喝茶聊天,吃生黄瓜夜谈,然后总结出一番耕读齐家的理论。


但我这辈子似乎和挖挖们结下了深仇大恨!就在收获在即时,买下这快地的开发商又现身了,几辆挖掘机和推土机轰隆隆地开了过来,在这片土地上纵横驰骋,一会儿功夫,上千村民的辛苦就没有了,然后眼睁睁看着一道围墙以每天50米的速度长了起来。村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从推土机的履带下,抢出一些苗,移栽到自己的房前屋后。我也手忙脚乱地抢了两株苦瓜南瓜。


两次种地都以失败收场,这严重打击了我的积极性。好在安仁毕竟还是乡下,失落之余,开车走1公里,就到了农村。地没有了,我可以去乡下看别人种地过瘾。


向北出环镇路,越过成温邛连接道,或沿连接道向东,就找到了我自己的乐园。


连接道以北的田野里散落着许多人家,最有趣的是,几乎每家的院子里都有几株果树。每每经过的时候,枝头累累的李子就让人眼馋。这些院子里,留守的几乎都是老人。他们的孩子要么是已经搬到了安仁镇上,要么就是在外面做事,空荡荡的院子里,老人的身影总是透露出些许寂寞。也正因为如此,我的每次造访,这些老人们似乎都很高兴。


李子成熟的季节,我的造访就有了很多回报,只要一开口说买,这些老人们都会说,淘几个吃嘛,不要钱……


淘了免费的李子,然后去他们的菜地里买一些新鲜的蔬菜带回家,生活就有了特色。临走的时候,这些婆婆大爷们还会免费送一些,然后过几天继续造访。


淘一回免费,第二回免费,第三回自己就不好意思了,最后决定还是买吧。于是,我们最先看中的一树李子就都被我搬回了家。


对于我们这些出生在大巴山深处的人来说,吃李子,是有讲究的。大邑安仁多雨,如果没有使用农药的果树,从树上直接摘下来的李子都带着一层淡淡的霜似的果膜,不用洗,直接吃就有一种脆脆的香甜。一旦过了水,那种霜立即就没有了,也就失去了一种味道。还有就是品黄瓜。至少在安仁期间,大棚黄瓜我是不吃的。那些经过在大棚里被各种化肥和催长素堆出来的黄瓜,又长又饱满,看着好看,但始终没有那种涩涩的清香,我总是在这些大娘的菜地里,找那些四川本地黄瓜。每每钻进了这些小院,感觉品的不是瓜果,而是童年。


围墙虽然建起来了,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块地还会给我一个巨大的惊喜。6月初,我发现已经被推土机推掉的土地上,居然自然生长出来总面积达100多亩的油菜苗。


家里蔬菜从来不缺的村民们对这些油菜苗没有兴趣,但对我和我那些来自城里的朋友来说,这就是上天的恩赐啊。想吃的时候,就去地里采一堆回来,细细地品。最后干脆架起了火锅,在家里开起了火锅宴,来吃过的朋友都赞不绝口,走的时候,还都要去地里采上一堆,带回成都。


这片油菜苗经过微博一发布,就给我自己惹了不少麻烦,不上朋友都要,最远的是香港和上海的两个姐们,要求给她带一些过去,我算了算,从地里采集出来,再打包送到机场,然后找人托运到上海,她自己再去浦东机场取,最低的现金支出需要800元。还是算了吧,如果都要我这样干,我离破产就不远了。最后只好在微博上做了一个严正声明:想吃的自己来,白送,概不邮寄。


总在田园里游荡,想想自己始终圆不了自己一亩三分地的愿,就有种惆怅。有一天,老姐忽然说,我们的南瓜居然结了果。赶紧去屋边一看,几个月前从推土机履带下抢出来的一株南瓜,居然结了一个大大的瓜。两株苦瓜也已经结果,挂在石榴树上骄傲的摇摆。


几个月来,我几乎忘记了它们的存在,但他们却在自己那仅仅半平方米的泥土里,凭从墙缝中搂过来的一点点雨露阳光的的恩赐,就开花结果。


如自己的生活。想了想,赶紧摘了,炖一锅南瓜汤,膜拜土地,想念家乡。


 


                                                                                                                              2013年10月1日于安仁上舍咖啡。

  评论这张
 
阅读(540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