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秦岭来信照登3:逐一驳斥佛坪保护区的谎言?  

2013-07-02 15:3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灿先生:
 
  您好!佛坪保护区网站上的最新文章《央视四频道远方的家----百山百川行走进佛坪保护区 探访熊猫一家人》(http://www.fpnr.org/_d276097473.htm)中有许多故意隐晦甚至失实之处,我在这里对其逐一驳斥。
 
原文段落一:
1991年11月15日,与三官庙保护站相距不远的何长林老人,闻讯保护站在风雪中救助回一只迷失的大熊猫幼仔,由于保护站一时找不到奶粉与饲喂器具,老人毫不犹豫地拿起给自己亲孙子喂奶的奶粉与奶瓶赶赴保护站,将香甜的牛奶喂进了嗷嗷待乳大熊猫幼仔的嘴里,见此情景,作为保护区工作人员的我,感动地拍摄下了社区老人救助大熊猫幼仔的照片,  这张照片也引起许多人的感动。大熊猫幼仔最后得救了,取名“坪坪”。
 
  根据以前的有关报道以及何庆贵儿子何鑫的博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a0ca9b3301013mkc.html),当年是何庆贵与保护站人员巡山时发现了“坪坪”(又名“屏屏”),何庆贵抱着“坪坪”蹲守了四个小时,没有看见熊猫妈妈回来(有人在场,母熊猫当然不敢回来!),于是就将幼仔抱回了保护站。可是,自从何庆贵捉了“七仔”后,这段情节在后来的有关报道中就被改了:有的只说是保护站工作人员把熊猫幼仔“救”回来的(佛坪保护区网站上的最新文章就属这类);有的干脆把“抢救”熊猫幼仔的人说成是照片中给幼时的“坪坪”喂奶的何庆贵的父亲(何长林)——何庆贵的大儿子何夷栋(带狗穿越缓冲区三官庙的那位)在央视的节目中就是这样说的。很显然,佛坪保护区想把这段“光荣”历史与何庆贵撇清关系。
 
原文段落二:
2006年,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与佛坪保护区开始了长期的大熊猫合作研究项目,熟知当地山情、林情以及大熊猫的何庆贵,受邀加入这个研究团队,并成为了一名出色的大熊猫野外跟踪、监测人员。何庆贵是何长林老人的小儿子。
 
  何庆贵原本是受雇于中科院动物所,在佛坪保护区协助研究人员的野外研究工作,但后来却因捕捉棕色熊猫幼仔的事被解雇了。据说自从丢了中科院的那份收入后,何庆贵取得了许多政府的工程,其子何鑫后来成了在佛坪大坪峪景区饲养圈养大熊猫的饲养员,在大坪峪饲养熊猫的还有蒲树新(前县林业局局长,现任县总工会主席,偷棕色熊猫的另一当事人)的侄子,是负责养大熊猫的小头目。
 
原文段落三:
2013年1月8日,何庆贵的大儿子何夷栋,携他们家的小狗上县途经佛坪保护区黄泥包时,意外地发见一只成年大熊猫顺着路与他迎面而来,他急忙掏出随身携带的手机,拍下了那张著名的狗儿与大熊猫淡定相望的照片,照片在媒体一经发表,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根据有关报道(http://hsb.hsw.cn/2013-01/10/content_8483220.htm),“已搬迁到县城的何夷栋是三官庙村村民”。一个已搬迁到县城的人,竟可以带着自家小狗随意出入、穿越保护区的缓冲区(事实上的大熊猫分布核心区),说明保护区对进出保护区人员的管理极其松散,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像对待以往的许多类似事件一样,媒体只是从娱乐的角度对此事进行报道,而对人类活动对大熊猫等野生动物造成的干扰却没有任何警觉。
 
原文段落四:
2012年,已21岁并步入老年的“坪坪”踏上返乡的路,被调回佛坪大熊猫野外驯化基地饲养,让人不可思意的是,饲养“坪坪”的竟然是何长林老人的小孙子何鑫。
 
  2011年9月1日起施行的《大熊猫国内借展管理规定》(http://www.gov.cn/flfg/2011-08/11/content_1923646.htm)第五条规定,“禁止将非人工繁殖或者野外救护的大熊猫用于借展”。佛坪大熊猫野外驯化基地实际上并不是陕西省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研究中心的分支机构,所以把来自野外的“坪坪”送到佛坪实际上属借展性质,因此违反了《大熊猫国内借展管理规定》有关“禁止将非人工繁殖或者野外救护的大熊猫用于借展”的规定。而何鑫能在大坪峪景区饲养熊猫,更不是什么“让人不可思意的”的巧合,而是佛坪县对何庆贵偷棕色熊猫的回报。
 
原文段落五:
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生动而鲜活,它展现的是佛坪大熊猫保护、社区共管所取得的成果,讴歌了社区村民的奉献和参与精神。
 
  事实上,据知情人士反映,佛坪保护区这几年来所作所为,的确不是一个受人尊重的集体,65人的单位,不做社会宣传工作,社会认知度不高。实践中,老百姓也是在看保护区,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上不正,下效之。保护区自己管不好,自己就干违法的事,又怎么要求老百姓呢?所以,有些老百姓被某些旅行社收买,也在干违规的勾当。
 
                                                                                                                 一个关心野生大熊猫的熊猫迷
  评论这张
 
阅读(16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