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西川往事  

2013-06-10 01:31: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着雨滴从屋檐上落下来,滴落在滴水岩上,溅起多多水花,一朵,一朵,直到夜幕降临,然后听雨点敲打在瓦片上的声音,哗哗哗一片……

     这是童年的印象。

     后来,成了年,进了城,在地球上各个大同小异的城市中东奔西突,为传说中的新闻和飘渺的希望。

     走得越来越远,身心越来越累,心越来越迷茫,最后找不到方向。直到有一天,来到了乡下,看满天繁星,雨水再次敲打屋顶的瓦片,20年时光已悄然流逝。

      近期刘霞同学在网上说,开场同学会吧,我说,来安仁吧,一起听雨打芭蕉的声音。

    安仁是一个留存我们历史中那些最残暴最血腥历史的地方,在一种奇怪的思想驱使下,善良的好人,遭遇了彻底的清算,远非罪大恶极的人,被抹黑成茹毛饮血的魔头,在这个国家特殊而扭曲的政治语境下,所有的好人都噤若寒蝉,而流氓大行其道。

      更为悲伤的是,这些残暴和血腥,如今都被悄悄掩盖起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个无法正视错误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我甚至不希望你们有美国人那样宽恕别人的胸怀,只是希望你们有正视自己错误的道德,但事实证明,我们的这种想法都只是书生的一厢情愿。

      曾经有次和好朋友笑蜀到安仁,笑蜀兄写过一本书叫《大地主刘文彩》,这本书很畅销。路过那些卖盗版书的书摊,我们都只有会心地一笑。笑蜀兄的辛劳,成了盗版书商的恣意盗取的财富,但笑蜀兄似乎并不介意,让更多的人看看这段残酷的历史,也是一种贡献……

      我给自己所有的住处或找食的地方,都起名叫芭蕉书院,住的地方是有了,但商业还没开始,但雨打芭蕉的声音,早已经是挥之不去,如影随形。今夜有雨,于是我就想在安仁静谧的老街上,找一个能听见雨点坠落的地方,喝上两杯啤酒,在聊天声中,让思绪飞翔。

     说过什么似乎并不重要,听过什么也不一定要刻骨铭心,听雨滴在亮瓦上敲出一串串若隐若现的声音,就足够了。

    这也许能解释我为什么来安仁的原因。

     据说,当一个人开始怀旧的时候,就已经老了。在安仁,每每穿行在座座公馆中,我觉得这个“老”字是那样的奢侈。拨开历史的层层迷雾,所有的细节都滴落着忧伤的碎屑。

      但我的忧伤不全因为这个,而仅仅是因为,在这些浸满血腥的老宅子的碎片里,看不到他们重生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8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