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安仁吃货   

2013-12-21 18:3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小很小的时候读过一个课本,描写的是地主家的奢侈与荒唐。说的是地主家的小老婆吃肉只吃鸭子,吃鸭子还不稀奇,还只吃鸭子脚掌下的那一点点肉。为了让她吃好,就要杀掉无数只鸭子。这个地主的小老婆就是刘文彩的姨太太。

按现在的语言,那就是超级吃货了。足可以秒杀所有美食街的“高大上”们。

 

这篇课文让我很是联想了很久,于是,小时候每到家里吃鸭子的时候,我都会把鸭脚抢过来,专门尝尝那点脚底的肉是什么味道。当时的感觉是,这地主家的小老婆也太不会享受了。尝试了几回我就没什么兴趣了,还是回到我最大的爱好,鸭腿上了。

人到中年,在安仁寄居了几个月,知道这个故事完全是为了根据当时的“阶级斗争”需要杜撰的,没这回事儿。

 

在安仁住得久了,就知道安仁的地主们究竟吃些什么,其实一点不神秘。川西坝子物产丰富,加上有纵横的灌渠,水旱从人,只要不是特别大的动乱,吃,从来不是什么大问题。四川人因此特别爱琢磨吃,婚丧嫁娶,都流行吃九碗,从这九碗菜里,也大致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但这都是川西坝子共有的,说不上什么奇特。奇特的,倒是几道有意思的菜,只要是在安仁开菜馆的老板,几乎都会做,如荤豆花、素豆花、血旺等等。如果加上小吃,那就基本数不过来了。

 

古镇上名气大的美食不少,但在我看来,安仁的美食分三种,专供游人,本地人和商务接待。大一些的如同庆食府,各种“高大上”的菜品基本都能做,建川博物馆的阿庆嫂茶楼餐厅的回锅肉、樊建川的金桂酒店的宴席、郭伟的上舍客栈的兰苑小火锅,那是介乎于游客和商务接待的地方。小一些的如游血旺,在民国风情街的街口,经常性地留着一个牌子,拿手菜就是传说中的血旺,也就是传说中的“血旺捞饭”的诞生地,还有紧挨着虫子酒吧新开的“回头客”,也主要针对来老街溜达的游客,菜做的有滋有味,还不贵。

 

此外,民国风情街(树人街)上还有一些小吃,凉粉、凉面、酸辣粉,牛肉面,这些都是川西坝子拿得出手的名小吃。对于很多外地来的客人,一盘回锅肉、几碗这样的小吃,基本就能镇住他们了。如果再加上血旺,荤豆花,他们基本等于过年了。有句调侃的话,单就美食来说,四川以北的人们基本属于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随便一个家庭煮夫的几道家常菜,也能让北京来的厨子们琢磨半个时辰。对于在北京生活过的我来说,这个玩笑其实相当的靠谱。

 

树人街上有一家小吃叫地主小吃,老板小刘颇有些意思。小刘是刘文彩生活管家刘泽高的孙子,土生土长的安仁小伙子,和我同年。

老板小刘说,在早些年,爷爷刘泽高因为当过大地主的管家,全家都挨过不少整。一直到了樊建川开发安仁古镇的时候,请他出来讲述当年的故事,家里人都怕惹事,赶紧拦着。后来看到那种胆战心惊的日子不会回来了,才敞开了讲,因为是直接的见证人,老人一不小心,就把自己讲成了名人,也因此被樊建川称为安仁“活字典”。

老板自己说,前些年,自己什么都不懂,就是混社会,爷爷经常告诫他。随着游客的大量到来,他才体会到爷爷话里的若干苦心。赶紧借着爷爷的名头,开一家“地主小吃”,现在的生意马马虎虎。

2008年,刘泽高老人过世,享年90高寿。从小刘一家的遭遇上,我不得不感慨历史的精彩,若干机缘巧合,若干的尴尬和转机,其实都源于同一个基础——他曾经是地主的管家。

 

游客们品尝树人街美食的时候,安仁本地人一大早就赶赴一个叫“小吃地儿”的不起眼的街边小店吃早餐,开始一天慢悠悠的生活。游荡在安仁的日子里,我很快就融入了安仁本地人的生活,每天早上和老婆去“小吃地儿”整一碗香气扑鼻、泛着辣油的牛肉面,啃一个糙面馒头,一天的日子就有滋有味地开始了。

和大多数安于现状的安仁居民来说,“小吃地儿”的老板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不大的店面柜台前,贴着一张介乎于抒情和介绍之间的广告文字,起头就是“漂在安仁的有三种人……”虽然在我看来,写这个广告词的显然是个半吊子,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这三种人究竟是什么。写文章讲究虎头豹尾,但这个开头还真有虎头的味道。

 

小吃的品种很多,牛肉面、渣渣面、金包银薯丝、牛肉土豆泥、牛奶鸡蛋醪糟、香酥菠萝卷、豆汤饭等,来这里吃饭的一般帅哥美女多,特别是美女远比帅哥多,这成了小镇上一道奇特的风景。这吃的哪里是面,简直就是秀色可餐的架势啊。后来才知道,这些帅哥美女都是附近四川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安仁校区的学生。

一天,带着去年在网易年会上认识的北京来摄影家天眼摄郎去“小吃地儿”吃早餐,他满头大汗地从碗沿上抬起一双贼眉贼眼的眸子,翻来覆去地瞅了半天,幽幽地发出一个感慨:“不来安仁,不知道结婚太早!”

这直接让我笑喷了。立即顶了他一句:“都50多岁的人了,发什么春?吃面!”

面吃完,他也就找到几个模特,在安仁古镇里拍了一圈,心满意足地带着几百张照片走了。比较有良心的是,走的时候,留给我半条高档玉溪烟,让我在为这些照片写文字的时候,不至于太无聊。

     关于这一点,这哥们显然就很体贴。但是我很遗憾,他没能赶上邻居家的一场盛大的丧事。

邻居家的老父亲去世了,在路边搭起了彩棚摆九碗。这我第一次看见九碗的气派——大大的锅灶在露天里搭建起来,鲜活的猪运了过来,鸡鸭鱼肉各种蔬菜堆成了小山。4、5个师傅挽起袖子,操着洋铲般的大铁铲在磨盘大的锅里上下翻飞,香气就弥漫了整个村子。

当香气四溢的时候,就是开饭的信号。乡亲们就循着香味来赴宴。

从开伙的第一天开始,村里的亲朋好友,邻居们早中晚三顿全包了。在那几天里,家家户户不开伙,到饭点就来坐席。主人家人缘好,来的客人极多,从镇里县里的官员到乡村刚从田里出来的农民,从身家千万的富商到艰难经营的小贩,流水宴一直开了5天。颇有点当年安仁一些乐善好施的乡绅遗风。

后来我和这个老板一家熟了,他依然是见人就笑,他自己不抽烟,却见人就发烟,虽生意做得不小,但待任何人都一团和气,更不计较。据说,这就是安仁的待人接物之道。 

在安仁呆得久了,就有很多朋友慕名而来。一般带着他们去逛逛公馆,参观建川博物馆,吃点阿庆嫂农家菜,扫荡点小吃,去小吃地儿看看美女,最后去乡下骑行田园。

和朋友们在乡下闲逛的日子里,还发现离小镇1公里之外的斜江河边,还有一家芋头烧鸡,游客们不知道,但大邑本地人对其相当的熟悉,称其为大邑美食之一。

安仁古镇吃遍了之后,我们就把找美食的半径一路扩大到东到2公里外的崇州境内,北到大邑县城以北山区,南到3公里外的唐场。

唐场有个黄家大院,郭伟说,这是镇子上首屈一指的农家乐,老板姓黄,经营得一手好菜,老板娘能干,还超能喝酒。每每来了客人,都要陪上几杯,一来二去,大家都成了朋友。

对于我这个不喝酒的人来说,显然是陪不起的。但也有例外。我发现能喝酒的可远非老板娘一个人,老板娘的女儿黄靖是镇上出名的美女,也是一个喝酒的高手。20出头的小黄在银行工作,能说会算,一家人的人缘特好。

安仁闲杂会里有一项就是朋友们聚在一起遍美食,一天晚上,我们再次从安仁游荡到了唐场到了黄家大院,小黄抱着她那虎头虎脑的儿子出来招呼大家,美食之后,大家总是要对各家的菜品点评一番,最后的结论是,不错。好!但小黄美女如果没儿子,更好。

  评论这张
 
阅读(24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