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向“野夫”致敬  

2012-08-23 23:10: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经去过湖北恩施,严格地说,那是我职业生涯中最让我震撼的地方之一。

大巴山的丛山峻岭中,山民们在山顶开出一块块地,种上土豆玉米,山谷之中,有限的平地里开出水田,那就是一家人全年大米的来源。人们与世隔绝,却也悠然自得,每到了这样的地方,来自大巴山西北麓的我就会心生亲切感。

   特别是随便走进一家农家乐,看见了洋芋饭,玉米饭,柏树叶熏的腊肉,再加上一碟外人连闻也闻不惯的珊瑚椒,乡愁就扑面而来,真有点断肠人在天涯的味道。

      恩施,巴东,我的拜访仅仅只因为2009年那一起轰动全球的刺杀官员案。作为职业记者的我,至少当时严格地遵守追逐着新闻原教旨的教条,将情绪放在一边,努力地追逐事实,永远的事实,哪怕被无数的网友诅咒到狗血淋头,依然无怨无悔。

     后来,政治的湍流将我抛到一个又一个漩涡,个人的任何努力都于事无补。索性坠入红尘,慢慢看这个时代独有的红尘故事,品另一种人生。也因此在网上熟悉了一个人,名叫野夫。

        最近,野夫写了一本《乡关何处》的书,看完全书,我很感动,但仅仅是感动。直到昨天夜里,在微博上看见了那段被删掉的关于祖父的文字,读完,瞬间沉默,心里剜心割肉般的疼痛,欲哭无泪。

      当一个人最后的一顿饭只是为了找回自杀的体力时,当两个女人抛弃一堆未成年的孩子用一根绳子相对上吊自杀时,堆满中国几千年历史页码的悲伤,与之相比都会渗透出点点温情。

      我知道,这种字字血泪的文字,至少在书店里无迹可寻。 

     虽远在西蜀,我不能不追问苍天,当这些承载一个民族记忆,能瞬间穿透的心脏的文字都无处安放,我们究竟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

    那一刻,我明白在一个特殊的时代里,自己那种试图追逐新闻原教旨主义的幼稚和可笑。当强大的机器裹挟着每一个螺丝钉张牙舞爪碾过红尘时,无论是野夫,我,还是那个愤而动刀的小女孩,都将尸骨无存。

  评论这张
 
阅读(27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