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散打”李伯清:请别处处紧跟事事假打!  

2012-06-04 04:3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幽默了李伯清一把,然后就被看似李伯清老师的粉丝,但实际上是有关部门组织的水军围攻了,虽然不多,几百个,来的时候整齐划一,下班之后水静风清。

   当然,我幽默别人和我被骂,都是应该的,只幽默别人又想不挨骂,是强盗逻辑。

    我是写字的人,还自称是文字大师,就像李伯清先生说他自己是语言大师一样,因此,就有必要将这个事情稍微地理一理,挨骂与否,从来不是我关心的内容。

    很多年前,我很喜欢李伯清,原因可能有三 ,他出身草根,为圆体制梦,曾经做了很多的努力,但即使成名以后,也和我一样,也被体制所不容,最后远走它乡。

     记得那是2000年,我刚从一个文学青年变成了一个记者,还远不职业 。被圈内传得最经典的段子是李伯清在成渝交界处下车,向成都方向磕头发誓,此生不回成都!

   作为一个同样在底层打拼多年的人,我深刻地理解李伯清的内心深处的悲哀。那时候,我知道了一个道理,有的圈子是他们自己玩的,和我们草民无关。

   但李伯清先生在重庆没有得到成都一样的成功,这个很能理解,两种完全不同的方言,是很难取得共鸣的,加上重庆有了自己的言子。

   再后来,李伯清老师回到了成都,一样的受欢迎。对市井的幽默解读,几乎都来源于他几十年的生活积累,鲜活而真实,每每总能让人会心一笑。

     在后来,采访了许多李伯清的学生和他的邻居,其中包括著名的同样是体制外的民间文人、老成都冯水木先生,知道了若干李伯清先生年轻时的故事,总的来说,那些故事都是一个底层青年在市井中艰难打拼的故事,也可以称为励志段子。还知道了那个用说书拿下街花黄家7幺妹,引起一条街后生妒忌的爱情故事,从这里看,李伯清先生的艺术土壤是丰厚的,也从来不缺听众,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市井文化的魅力。

    至于后来李伯清老师出了名,吃了嫩草,曾经轰动一条街的爱情就成了传说,我可以理解。我也吃嫩草的,如果吃得到的话。瑕不掩瑜!

     继续当记者的我,继续过苦逼的生活,也继续喜欢李伯清的散打,在北京工作期间,不遗余力地向当时的同事推荐李伯清,但同事们觉得丝毫不幽默,这是南北语境差异导致的结果 ,南方的语系的幽默,在北方人听来,基本等于天书,自然就谈不上可乐,这也是这么多年来李伯清始终被围在四川的原因。

   再后来,赵本山大火,郭德纲红得发紫,周立波 后来居上,北方语系与专业主义的优势一目了然,但我觉得,市井依然有他自己的魅力。就像吃惯了大餐的人,成都的麻辣烫也有着自己独特的味道。

   再后来,我看见李伯清先生出现在了电视屏幕上,主持者一期期并不好笑的为官员唱赞歌的节目,比如,政府要创文,李伯清就表演创文明新风,官员要展示成就,李老师你就在电视上“看新村”,成都要修那个什么道,李伯清先生就去秀车技啥的,这真有点幽默了。

      说的通俗点,你是一个艺术家,就应该有艺术家的尊严和独立,不是官员的跟班,给一些地方政府的政绩捧场是体制内人的活吧?就像一个欺负了我几十年,我却一夜之间跑过去说他好啊好,感觉怪吧?

     就艺术本身来说,政治就是政治,艺术就是艺术,何况市井艺术的根在民间,源泉在街头巷尾,两者混为一谈,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节目成了没有包袱的幽默事件。

       一个从底层一步一步冲上来的人,其创作的源泉以及衣食父母都是我们这样的草民(都市报记者是新闻民工,草民中草民),作为一个多年受体制排挤的人,是否有必要去说言不由衷的话,领取远不算高的报酬 ?我认为大可不必。更何况,他说的那些好话,他自己姓信吗?至少,作为记者的我是不信的,同时也知道很多所谓的成就,连实施的官员自己也是不信的。既然如此,李伯清先生有必要用自己几十年累计的清明,以艺术的名义将谎言进行到底?

   这里,李伯清先生或许认为不是谎言,如果李先生真这么认为,那我觉得李先生真的也就到头了。如果知道是谎言还说,那我就只能说,我们还能相信谁?有时候,被挥霍的信任,永远没有重建的机会。

    在这里,我不做最恶意的猜想,但我也有一个常识,一个被体制本身排挤了几十年的人,某一天却转身成了体制的粉丝,我该怎么理解呢?不过也无所谓,别人还看不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从那种不好笑的散打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就是我转台的时候。支票在他们手上,但遥控板是我自己买的不是?

     文化圈整体的堕落已经成了常态,养家糊口,是很多人心头的重负,俺理解,你哄哄他们,弄两钱花,只要不过分。根据现有的所有证据显示,无论是你发迹还是最后的发展,其实你的衣食父母都只是茶楼的老百姓,当年你在茶楼里一元钱一元钱地挣辛苦钱时,领导们还在哪儿?即使在市民中有了点影响,领导们也没把你当宝贝,那道体制的大门也从来没有为你打开过,作为有几十年阅历的老人,这个你心知肚明。丢下自己的衣食父母,去和并不尊重你的官员勾勾搭搭,你对得起谁?

        话又说回来,民间是有市场的,郭德纲先生的经历告诉我们,尊重草民本身,艺术家就饿不死,也许还能买个别墅,收群徒弟,打打记者啥的。虽然打人不对,虽然我自己也曾是记者,但我觉得,有些记者就是该打,比如当年动不动就谢亩产几十万斤,动不动就写遇难者家属情绪稳定的那些人。

    你见过亲人死了还情绪稳定的人吗?如果有,我就有100个理由怀疑他不是亲生的。

    扯远了,散打而已,李先生别介意,我还能拉得回来。

    四川的谐星们被牢牢地狙击在成都市内,难以被国内观众认同, 难道仅仅是语言的问题吗 ?我看也未必。

     郭德纲能火,是他耐得住寂寞在小剧场里10年磨一剑,从不向曲艺界的既得利益者低头才有了今天。周立波的上海话在我听来基本就是鸟语,但是,人家有深厚的表演基础和天赋,那种鸟语配上调戏领导的字幕,就能让听不懂鸟语的我们笑死个人。当然,周立波先生偶尔也在用艺术的名义为那些想扩大影响力的领导们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但我一直觉得,他很有技巧,正如那句话,如果不能不撒谎,能不能稍微夹带点真话?有个新闻界的前辈说,如果我们不能不撒谎,能不能不创造性地撒谎?我们不能都是勇敢者,但可以不主动充当他们的帮凶,李伯清先生,我觉得这个要求真的不高,您觉得呢?

    既然有那么多你的粉丝叫你老师,那我需要给李先生作一个简单的阐释,学高为师,身正为范!你是否学高,我不评价,那是你们圈内的事情,但您的身是否正,我想我有发言权。中国文人的传统价值观中,以艺术的名义媚上,是被人不齿的!这点,我想您应该清楚,如果不清楚的话,那就只能说很遗憾。如果我们花钱买你的碟子,你却锲而不舍地以公众偶像的名义媚上 ,那我觉得我们就成了傻……(此处省略一个字,不雅,仅供联想)。 

    扯到现在,该打个结了。养家糊口需要钱,看在钞票的份上,您可以稍微撒点谎,但千万别为了点曝光率干免费唱赞歌赚吆喝的事,那会严重伤害你的衣食父母。再说,网络微博都发达成这样了,无论巷子多深,都掩盖不住香味,前提是您确实香。紧跟传统媒体的屁股,意义不大。再说,在媒体的新闻判断体系里,李伯清先生你还真不是他们眼中的宠儿,最多也就是挣稿分时拿你当个托。再通俗一点地说,作为资深媒体人的我知道他们没把你当盘菜,何况现在的大多数媒体都是认钱不认人的,据我所知,你也没有在国库签单权,因此,别被卖了还帮着人家数钱。

        另外,在当吹鼓手的时候能不能多一些技术含量?我们有过滤的能力,真的好玩的留下,至于别的,从左耳朵进去,连个弯也不转就从右耳朵飞了。

    李先生称我为年轻人,是的,我70年代初期的人,比你小点,但也算见识过文革,经历过战阵,10年奔波,瞭望社会,俺的自我总结如下:“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因此我并不认为我的经历比您少,你见的会比我多,因此,试图摆个看上去比较高的谱,字正腔圆地摆腔调的方式,在我这里基本无效。

    此外,破例为成都艺人写篇博客,如果你还算艺人的话, 一是给五毛们每天挣几十元生活费的机会,一个挺你的帖子5毛,很辛苦,他们仅仅是生活所迫,并非骨子里就真是五毛。二是就当幽默李伯清先生后的补偿吧,我知道我的博客读者比写你的新闻稿读者多。假打,我不会,写文章,您不会,无需道谢。笑骂随意。      

   祝:安好!

 

                                                                                                                          龙灿

  

     

 

 

      

  评论这张
 
阅读(512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