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邂逅美女:我们那些被贱卖的青春  

2012-05-20 02:23: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后,在小区的茶楼里喝茶。隔壁卡座里,一个年轻的妈妈带着年幼的孩子,也在喝茶。她盯着我看 ,我盯着她看 ,来来回回,看了很多眼,很眼熟很眼熟,但记忆的册页里找不到对号入座的人。

   最后她到了我的卡座,我则忍不住问了一句,您是川东人?否认。追问了一句,你是做媒体的?

   她很惊讶,说,是的。我是……

   您是?

  我是……

  几乎同时惊呼,是你?!!!惊讶地发现,我们居然住在同一个小区。

  记忆的闸门打开了,往事如潮。

   至少,10年前,她是一个传说。那时候,我刚从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个朝不保夕的记者,而她进入媒体后,刚成为某选美大赛的冠军。再后来,我们合作一个选题,据说成了该体制内新闻社会化改版后一个亮点。记得她说过,为是否去某地工作心焦,虽然刚20岁,但对媒体人失去青春的惶恐,就已经在心里扎根,相对于我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盲目乐观,她的担心,是有道理的。现在,我理解成未雨绸缪。

   再后来,通过一次电话,然后就渐渐失去了联系,各自东西,偶尔听曾在该媒体干过的前同事说起,知道她去了北京,成了该单位一朵著名的媒体之花。再后来,各自东西,我在一线当炮灰,她在体制内安静地工作,与新闻渐行渐远,安逸地生活。

   重逢的交流,少了当年的那种腼腆,多了一些距离。这里只是她若干房产中的一处,正在装修,装修中一掷千金的气派让我显然有些狼狈。装修我可只有12万,还是分两年付清。同为媒体人,体制内外天壤之别。

    既然曾经有交集,自然会讨论到媒体的未来。相对于市场媒体赤裸裸的敲诈,体制内媒体的敲诈,则有另一番味道,俗称公对公。各地对新闻保护和上级知晓的需求,让他们所在媒体有了创收的空间,并在这几年内,得到了充分的运用,新闻,早已经只是传说。宣传,也只是过去式,现在只有披着新闻外衣的广告。在新闻敲诈日趋成为常态的现在,那些拥有体制话语权或羞答答模样的精英媒体们也因此而更加炙手可热。

   即便如此,她也感到前途渺茫。用她的话说,几年后,她该何去何从?年龄渐长,就注定成为鸡肋,曾经的安逸也会一去不返……我似乎能理解一个超级美女对年龄本能的恐慌,在功利的社会里,资本的含义,我们都心知肚明。但对于在市场媒体多年的我,还是觉得她有些不知足,想起了南周曹帅哥在鄢烈山老师退休仪式上的一句话:“希望我也有退休的那一天”,但我知道,这个可能微乎其微。

   我们曾经努力梳理一个可以安慰自己的路径,10年新闻,我们曾经可以批评,说一些有趣的故事,但后来,故事不被待见,批评成为传说,媒体比着广告的版面计算着需要的新闻的数量,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大多数媒体的老板来说,实际的钞票,远比传说中的新闻更实在,也更安全,不变的是,他们始终会以新闻的名义,假装虔诚地高举着道德的牌坊。

    这似乎是一个死胡同。圈内人心知肚明,或一根筋的人不愿意相信,如南方系一线记者和我等这样的傻逼。圈外的年青人在媒体老板们虚构的光环中等待进入,然后上演着一出出长江后浪拍前浪的轮回。

    所有的叹息似乎都是多余的,她为如玉的青春,我为曾经的激情,在一个看不到希望的社会里,新闻早已死亡,我们的青春无处凭吊。

     

    

    

 

 

         

  评论这张
 
阅读(495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