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5.12 四周年祭 (之二)  

2012-05-12 17:0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即使是过去了四年,我也在怀念那种灾难下人性的真实。在一个表演成为常态的社会里,那些久违了的,真实的人性,让我们知道,人类其实该这样生活,每一种力量都出现了,每一种力量相互之间的制约和博弈,让表演不至于那么离谱。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所有的假话和虚伪的剧情,都经不起人性的拷问。所以,我们看见了抢劫物质的行为,看见了舍生忘死的救援,看见了以慈善名义的蝇营狗苟,看见了草民独善其身的独立……看见多年表演的积弊,也看见了重生的希望和若干表象背后的帷幕重重。

    5.12,即使是在这个健忘成为生存法则的社会里,至少,我不认为我有权遗忘。

     那一刻,本来应该是我们重建的希望,如果我们客观,实际,无私,敢于面对自己的话。但,4年,我们的遭遇一再地提醒这我,我们的想法有些奢侈。

   那一天开始,作为媒体人的我们接到了一道当地发出的奇怪的命令,所有的稿子,必须经过当地某部门的审核,在一个博客,社交网站,即时通讯成为常态的环境里,我一直在思考着这道命令的基本的逻辑合理性。一份生产周期为24小时,严重滞后的宣传载体,试图用一个部门的管控,与全世界的信息生产和传播体系拔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也就是在那一天,我看见成都一个善于以媒体的名义捞钱的媒体集团,从报纸,电视到广播表现出来的慌乱,业余和手足无措。成都传媒集团成立了一个核心报道组,据说要以最精干的队伍,在市委宣传部的调配下,引领滚滚国际信息大潮的流向。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引领成功了,我看见的是长达数天的沉默。您会冲浪吗?我看未必。

   从缅甸昼夜兼程赶回来的我,发现在这个随时会接到无数自相矛盾的指挥体系里,我这个成都商报仅有的3个一级记者之一居然无事可做,为了不在这个注定载入历史的时刻缺位,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找地方做志愿者。

        那时候,便捷的网络网络是公众的舞台,平日里,投入巨资豢养的所谓主流网络阵地形同虚设,媒体干部们陷在一堆又一堆的会议里焦头烂额,无法脱身,身后,几百号摩拳擦掌的记者,眼巴巴地等着践行职业新闻人的基本理想——新闻发生了,我,在现场。但在一个僵化的体系里,我们不得不惊讶地发现,我们无法在现场,他们似乎都不知道,现场在哪里。除了那个24小时才出现一次,一抹一把油墨的纸质的载体,别的信息的载体在哪里?

    那一天,我们悲哀地发现,我身处的这个载体,以及玩弄这个载体的人,都已经耳聋眼瞎、老态龙钟,难以为继。这还不是个例,除了南方系那种史诗般的记录模板成为偶尔的亮点,国内所有的媒体,都在幼稚和老化中尽情丢丑。这不是记者们的错,在自律和一厢情愿的帮忙的臆想中,找不到任何可以支撑的基点。网络,网友成为了主体,但更多的时候,他们被有意地排除在舞台之外,广阔天地,我们还可以自找舞台。

     所有的监督和求助信息,被网友们传递,僵化而古板的体系,被网络迅速撕裂。表演和假大空在相当的时段都降到了最低,各种力量的合力也在形成,除了时不时偶尔跳出来的八股宣传,让人啼笑皆非。

    那是一段值得回忆的日子,无论好人还是坏人,我们的心底尚涌动着热情。

   官僚体系正常运行,集权模式的高效得到了民间志愿的合力,疗效奇好,至少,在当时如是。历史一再告诉我们,野草般的民众得到了几十年的休养生息,我们就绝对有这个能力。

      北川已经死去,新城开始建立。无论左还是右,巨灾背后人性的光辉让这个国家瞬间凝聚,但只是人性的魔力,和任何人性之外的东西没有关系。贪天功为己有的苗头开始出现,一个个被制造的英雄人让人吃惊,体制内外,论功行赏的差异让社会断裂,主流们开始掌控舆论,至少他们认为可以掌控舆论。激情无法持续的勃起,被组织和煽动的表演和本性的善良本是天壤之别。

     那时候,我们应该细水长流,但无论是民众还是主流,都希望一蹴而就。献礼式的版本层出不穷,大战某某月的口号被地方官员反复使用,有的人只为了赚取上级的眼球。非议和微词不被待见,常识一再提醒我们,社会的属性已经注定,无论褒贬,众口一辞的除了嫁接,丝毫没有顺产的可能。哪怕热情余温尚存,但被加工的语境让光荣不再。

    最危险的远不是灾难降临的时候。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里,面临巨灾的自私,都会没有藏身之地,悲伤远去,利益的重构才是所有问题的根源。您知道吗?我看您懂,只是心存侥幸,或在惯性下难以自拔。

     1周年时,我们北川祭奠,泪流成河。血痕未干,我们回避着致命的创伤,希望能安慰所有需要安慰的人。

    2周年时,我们持续祭奠,香火如潮。我们无法面对那些悲伤的老母亲和孤儿的眼泪。

    3周年时,我们怀念人性的光辉和惊心动魄的过程,回味的不是人,而是一段时光,让我们自己感动而刻骨铭心。

   但这时候,论功行赏提上了议事日程,成群结队的体制内的人被邀请重回灾区,官本位思维再次粉墨登场,全国各地媒体领导应邀在灾区走马观花,从传统媒体到传说中无所不能的网媒的领导,但领导是不写,或不会写稿的。耗费巨资的吃吃喝喝完不成锦上添花的重任,却伤害了志愿者的神经,那一天,一家媒体为被冷落的志愿者发出了委婉的抗议——“谢幕时,您们应该在台上!”但谢幕时,大多数民间志愿者与舞台无缘。

    这期间,微博完成了信息传播革命,3周年后,从遥远的缅甸金边那个我们住过的茵燕湖边传来了消息,被囚禁在茵燕湖畔的昂山素季走出了她那牢笼般的别墅,从那一天开始,曾经水深火热的缅甸人民的自由,触手可及。对不起,我真诚地为我当年的优越感向缅甸人民道歉。对于一个北方的井底之蛙,我相信你们会原谅我。

      4周年时,我的家乡遭遇了最强烈的质疑。我有理由担心,有些人会归罪于微博本身,固化的思维,无法读懂最通俗的传播理论,豢养的新闻学院的学官教授们,忽悠着财政并不宽裕的经费,前赴后继地生产垃圾,他们用幽默的研究成果,充当着事实上的第五纵队。

      尽管如此,在网络可以成为一个宣泄口时,我理解为这是一种进步。在无奈和无助的交替轮回中,我们努力寻找着一丝丝感动安慰自己,在这个有史以来最特殊的时代,面对一种根深蒂固的认知体系和生活真实的考验,我的家乡,我用什么救赎您?

 

  评论这张
 
阅读(24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