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又是一年吃螃黄时  

2011-09-26 01:16: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是一年吃螃黄时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
      每年秋天,我似乎都要去苏州无锡一带溜达一圈,认识了传说中的大闸蟹。味道似乎不错,但记得有一年沿着大闸蟹的产地走了一圈之后,我就郁闷了,胖胖的,用饲料堆积出来的。传说中的某某湖只是一个污水坑,这样的水质也能养出传说中的蟹?从此不能释怀。
       在次之前,我都很喜欢吃蟹,关于蟹的记忆,都来自童年。家旁边有一条清澈的小溪,终年流水不断。这条小溪,我有着太多的回忆。那时候的农村可玩的太少,于是,不是在山上疯跑,就是在小溪里抓螃蟹。那时候的螃蟹很大只,有的甚至有小碗大,蟹背伤长满了黄褐色的斑。
       有时候,事先预约号,等大人睡下了,我们悄悄地爬起床来,和堂弟带着手电筒直奔小溪,很快就装满了一个茶壶。回家将茶壶往水缸边一扔,睡觉去了。第二天老妈起床,听见水缸边哗哗地响,以为进了蛇,吓得好一阵没回过神来。后来才知道,我们半夜溜出去抓螃蟹了。
       那时候,螃蟹在农村是不受待见的。只有家里穷得没有饭吃的人,才偶尔以此充饥。有的人吃了生螃蟹,患病,死了,于是螃蟹就更没有了好名声。在外面工作的父亲每次回家都要警告我一次,不准吃生螃蟹。谁归说,但坦白地说,那些年我没少吃生螃蟹,也没见什么大病。现在才明白,是清澈的山溪水确保了我没有被寄生虫给击倒。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期医疗条件比较差的乡下(现在更差),要是被感染,非常危险。
        在山村里生活了10多年,也就抓了10多年的螃蟹。估计几百只螃蟹落在了我的手里。印象最深的是有天路过小溪,看见一只巨大的蟹,等我下去抓时,狡猾的蟹飞快地爬进大石头下的岩穴里去了。大伯说,那是蟹王,我天天抓蟹,估计这条溪里的螃蟹和我结仇了。但那条宽不足2米的小溪里,似乎永远也抓不完。第一天刚扫荡了一次,第二天又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
       后来我离开了小山村,进了城,慢慢的回家乡的机会就越来越少。近些年回去,山上的树已经不见踪影,小溪里也没有了水。问大伯,还有螃蟹吗?大伯说,早没了。我因此惆怅了很久。
        又是秋天,大闸蟹上市之前,新闻里老在炒吃蟹的事情。看到这些污水沟里被催肥的蟹价格一再飙升,甚至3两重的蟹都被炒到了100多元一只,我就感觉很无奈。这时,我都异常想念起那条小溪和小溪里的蟹。
  评论这张
 
阅读(12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