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龙灿《复旦学生被困黄山救援真相调查》稿的检讨和反思 之一  

2011-01-27 13:59: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3日,应张志安老师的邀请,去做一个交流。抵达上海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地复旦大学发生了一件大事。18名驴友被困黄山,黄山展开救援时,一名警察牺牲。舆论一片哗然,安徽的媒体,对这些大学生们的冒失和“冷漠”进行了严厉的批评。网上骂声一片,复旦左右为难。

   14日晚,交流结束的时候,网上已经出现了复旦学生的“舆论控制”,“夺权”贴,网络舆论对复旦学生和学校本身进行了围殴。这时候,我才知道事情可能有点大,给成都商报分管国内部的编委蒋泉洪打了一个电话,希望就地采访。当时商量的方向是,采访一下被卷入“夺权贴”风波的当事学生,做一个面对面的专访。
    15日,我找到复旦大学宣传部,当时,学校告诉我,这些学生心理压力太大,害怕学生出事,拒绝了采访的要求。这一点我能理解,因为就在一天后,一个新闻学院的学生,就跳楼死了。这让我很紧张。
    官方渠道被堵死了,我只好转向民间渠道,向学生们求助。一个学生给我回了电话,他认识18个当事人中的一个,还是比较重要的一个。我委托他帮我联系,联系的结果是,对方不愿意接受采访。18个人都不会接受采访。随后,我再次找了复旦宣传部,依然无果。
    就在几乎放弃的时候,学生打来电话,这个当事人在宿舍,我立即赶到宿舍,但见到他时,他依然拒绝。但我没有放弃,希望晚上能和他聊聊。并请求这个学生继续帮我做他的工作。
    晚上,学生打来电话,称他愿意聊聊,但不算正式的采访。
    我立即赶赴他的宿舍,和他聊了一阵,他介绍了一些大致的经过,但这些信息网上都有了。他本人因为心理压力巨大,被网络舆论围殴,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我个人还给了他一些建议,叫他怎么回答记者对学生们的质问。因为从当时公开的信息显示,这些孩子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其中有些压力,是不该他们承受的。
    在宿舍的讨论,都是一些户外中的细节,问到他们为什么要向上海的亲友求助,而不是直接报警的时候,他的一句话让我很震惊。他说,报警人家根本不理!还介绍了报警的过程,先黄山110,后上海110,后又是黄山110 ,(根据后来我们核实的实际情况是,报警过程是,先拨打黄山110,通话过程中,电话断了。然后他们立即打上海110,上海110根据属地原则叫他们找黄山。后来,黄山110电话打过来了,报警学生情绪激动,强烈要求他们记下坐标,并给他们领导汇报。再后来队员给在留守上海的联络人打了电话,说清楚了坐标,以及队员的状况,无人受伤,还有一点食物。上海联络人立即给上海110报警,上海警方要求她向黄山报警,最后,被困学生们才是分头给家里群发短信求助。)

        其中,还队员说到其中一个队友有影响的二姨夫求助的一节,我至今都记得他那种吃惊的表情。做了10年记者,我的第一个直觉是,这个有些沉默的年轻人对我追问这个细节时表现出的那种咂舌的表情,是不会骗我的。

     群发的短信传到上海亲友手中后,再多次向上海报警。这期间说道了是复旦的学生。其中,一个在上海的朋友向上海110报警,然后是联络人(女性)报警,上海110都叫他们向黄山报警。联络人立即打到黄山110,黄山110说,他们知道,直接就将电话转到了景区公安。最后是施的二姨父两次报警。当时公开的报道中,也只公布了这个二姨父的报警。东方卫视还拍摄了二姨父收到的求助短信。

       在后来上海警察的辟谣中,公布了两个报警电话录音和警察打电话回访联络人的录音,前面的这些报警情况,上海和黄山至今都没有公布。

     

    实事求是地说,这个学生也坦言,不能确保这个二姨夫的信息是真实的,因为他当时离的比较远,究竟是二姨父还是二姨妈,他并不是很确定。他希望我们之间的聊天,不要对外公开。我承诺了不公开。
    为了不影响宿舍的其他人,也为了让他心情不那么郁闷,我和他,还有帮我联系采访的学生,一起到宿舍外的一个咖啡厅坐了坐,一起喝茶聊天。还建议他将这些情况都给学校汇报。但他告诉我,18个人已经达成一致意见,为了牺牲的张宁海不受影响,他们将集体对两地警方先期接警不重视的情况保持沉默。他们担心一旦公布了真相,张烈士会受到不理智的网络舆论的无辜波及。

    回到宾馆后,我立即给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张志安老师打电话,介绍了这个采访的全部情况,这个信息让张老师也很吃惊。但我们讨论之后,张老师建议,这个情况太重大了,一定要想办法核实。要不,就只有放弃。我同意他的观点。其中,我们还讨论到了最近正在进行的半年严打假新闻的专项整治的背景。我们都觉得,这个对学生的专访不能写。在所有媒体都在追逐这个当事人的情况下,我虽然采访到了他,但因为种种顾虑,我还是打电话给后方,放弃写对这个学生的专访稿。

    随后,我们就对上海接警和二姨父的情况进行核实,但进行得异常困难。

    采访别的队员,被拒绝,再次采访复旦,被拒绝。给复旦宣传部的相关人士专门说了这个事情,希望他们进行核对,但无果。给上海市公安局打电话,要我们找政治部审批,要政治部的电话,总机直接告诉我们,不行,只能经过他们转。
    官方的正式渠道再次走不通了。我们只好再次走民间调查的办法。

    事情发生后,很多圈外的人都问我(比如新闻出版报的孙记者发来要求采访我的提纲,我回答了提纲,但孙记者后来没有采访我,只采访了成都商报总编陈舒平。),为什么不核实这个二姨夫的身份。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在我们实际的新闻操作中,核实是我们工作中最重的部分,但无论什么新闻,被各个部门专门设置障碍,会让我们所有的努力都落空。这是一种习惯性的防范。事实上,这是我10年记者生涯中最常见的事情,除了表扬和宣传稿可以采访到官方,哪怕只是可能有批评的因素,没有任何一次采访可以顺利地走完各个职能部门的程序。

    经过资料检索,发现直接给警方报警的二姨父罗先生接受过东方卫视的采访,但没有名字,只有姓。(10多天后,我们的稿子发出来的第三天,上海东方卫视出来辟谣,公布了他的全名罗逸桑,但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立即通过种种关系,我要到了这个采访过罗先生的记者的手机,但这个记者不愿意提供,找他们新闻热线,希望能得到这个二姨父当时的爆料电话,但被告知,不可以。再次找这些记者提供帮助,希望能拿到他们分管新闻的主任的手机,也被拒绝。也在复旦追悼会现场找到了施承祖本人,但他之说了一句,死者为大,就开始哭了,没有接受采访。给18人的领队侯盼打电话,也被拒绝。

    我能理解这些当事人当时的巨大压力,没有坚持穷追。
    在上海这个茫茫人海中,我们耗时2天居然没有任何办法拿到这个二姨夫的联系方式和地址。
    后来,我想到上海市政府采访,但圈内的同行告诉我,这几乎不可能,上海市政府不可能接受外地都市报的采访。平时,在上海所有的报纸版面上,也很难看到负面的新闻,何况涉及到这样大的事情?

    关于这个说法,我深有同感。历次采访上海官方,都是铩羽而归。以前的无数次教训告诉我,只要一触及到了负面的报道,只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和行踪,稿子就可能被直接扼杀在摇篮中,他们只需要一个电话,我们就只有灰溜溜的回去。根据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一再证明,有时候,一个县城的有关部门,就可以将我们正在千辛万苦采访的稿子扼杀在写稿之前。
    无奈中,我决定尽量淡化上海。在我们都市报记者心中都知道,有些城市,我们是根本惹不起的。但我现在想来,想回避上海,是我犯下的第一个错误,因为太想保住这个稿子!
    我将所有的希望都转向黄山,希望在黄山能得到更大的收获。18日,我直奔黄山,希望能突破层层迷雾。
    出发前,我多次和张志安老师通电话,他建议,这个事情不能公布。我很认同,当时我决定,上海方面的信息全部放弃。因为采访太困难,我们从来也惹不起。但这个害怕被毙稿的回避,成了日后最大的麻烦。

   检讨之一:
   不能原文引用无法核实的信息,哪怕这个信息来自当事人本人,即使有多少侧面的旁证,也是不能采用的!否则,在我们的环境下,风险极高。
   无论有多少先例,不能因为怕稿子被枪毙就不走最后的官方程序,尽管稿子被枪毙几乎是铁板钉钉,收入会直接受到影响,(商报没有毙稿补偿。)但至少我的领导和我本人都安全,也不会给报社领导带来巨大的麻烦。这个事情给报社带来的经济损失,比如为此支付的相关公关费用,我看不到数据,不好进行更多的检讨。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29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