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记者调查:“日记门”背后的烟草江湖  

2010-04-07 02:5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调查:“日记门”背后的烟草江湖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博客

(图片说明:被辞退的聘用工,工作10多年,他们没能成为烟草既得利益群)
    3月中旬,随着《日记》作者韩峰被逮,事情似乎渐入高潮。但观众想象中的高潮却迟迟不来。一直到现在,广西检察机关对“日记门”调查进展的严格封锁(所有对外发布的调查进展都必须由自治区党委和政府审),以及被调查对象之一韩峰的老上级邓家珍之前数次从检察院顺利脱身的经历,都让人心生疑虑。而表面上一直铁板一块的广西烟草内部各种矛盾,也迅速借“日记门”的热度上位,一直不为人知的行业生态就此曝光。一群烟草职工到区烟草局集体抗议,也因此让公众有幸多视角地观察这个传说中的烟草的江湖。

    “国王”的末路

    至少在几年前,即使私下不说,圈内的很多基层的职工们把王国泉都看成是英雄。他们都叫他“国王”——天不怕地不怕。但在和烟草领导群的对峙中,从国外到乞丐,只需要几年时间。
    1991年到现在,他一个人和广西自治区烟草专卖局官方的对抗,持续了19年依然没有结束的时候。出现在我们眼前的他,满头华发,声音嘶哑,步履蹒跚。
    王国泉,1948年生,1985年7月前任广西武鸣县烟草专卖局(公司)法定代表人,工会主席;1985年7月后调任中国烟草总公司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司(局)审计处负责人,兼税收财务物价大检查办公室主任。曾经仕顺利,如果没有1991年那次举报的话。

记者调查:“日记门”背后的烟草江湖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博客

(图片说明:一次举报,10年蹉跎的“国王”王国泉)
    他一边喝着藿香正气水,一边艰难地对记者说,这都是因举报烟草内部的违规问题遭遇19年打击报复的结果。如果时光重来,他会选择什么都不说。广西烟草行业内部的复杂程度,远非外人能了解。突然爆发的烟草韩峰“日记门”让烟草出了名。他也才有幸搭车“日记门”的传播效果,让公众关注韩峰背后近20年来扑朔迷离的烟草江湖。
    王国泉的故事,依然要从韩峰的老上级任西江开始。
    任西江,河南人。南下干部。1987年,任西江从钦州行署副专员任上调到了广西烟草公司担任一把手。他是烟草专卖建立后的第三任领导。其背景是当时的第二任局长康某和书记在工作中关系太过微妙。
    任西江来的时候,带来了自己的秘书韩峰。和一个叫咸燕的女人过来管理办公室的文件收发和档案。当年韩峰30岁,少言少语,沉默得有些木讷。韩的职务是担任办公室工作人员,当时企业没有秘书,但韩实际担任的还是任的个人秘书。一直到1992年任西江退休。
    王国泉说,自己的麻烦就是从任手上开始的。但实事求是地说,作为老干部,任西江人品是说得过去的,至少在他的任上,并没有对自己痛下杀手。
    1991年1月,43岁的区烟草专卖局审计负责人王国泉被派到辖下7个烟厂去审计。在玉林某烟厂审计期间,他发现有5000万的银行借款补亏,没有出现在补亏的账目上,而是挂在往来账上。此外,还发现从87年到1991年,历年来的违纪金额,财政厅要返回的70%,被分到各烟厂,作为了当时的业务招待费。
    当时的大背景是国家将全面清理并关停一部分长期亏损的烟厂。并规定,不亏的企业,就有23万的年终奖励。广西烟草方面这样做的目的,就是确保奖励到手,并保证企业不因为巨额亏损被关。按此规定,玉林烟厂会得到国家6000万补偿,但拿到这个钱的代价是作为亏损企业可能被关闭。
    王国泉要求按国家规定规范做账,为广西争取6000万的国家补偿。是否砍,由财政部决定。但任西江称,这是经区烟草党组集体开会决定的。王国泉开始向国家局电话举报,并以以挂号信的方式向中纪委举报。1991年6月,举报信还在路上的时候,全省烟厂就开始紧急改账。中纪委《中纪群字(1991)第148号》要求广西自治区纪委核实,广西纪委摘录了举报信的部分内容,给烟草党组。全烟草都知道,王国泉举报了公司。很快,王国泉发现自己的审计负责人的岗位没有了,烟草立即派了一个人过来替代王担任审计负责人。
    1992年,纪委做出结论,事实存在,事出有因。告状赢了,任西江退休,韩峰日记中记载收过他贵重香烟和茅台酒的邓家珍、担任广西烟草一把手,从此,王国泉发现,自己的麻烦就此全面发作。
    1992年,开始,王就被派到乡下去收购烟叶。1992年9月28日,他刚回到南宁来,10月3日,广西烟草开会,宣布派王国泉到烟草专卖局驻荔浦一个地方政府的小卷烟厂烟草专卖主任。
    那时,王国泉知道,自己被发配到了边远地方。按规定,驻厂半年轮流一次,王国泉一去就是3年。邓还想将他的档案都转到烟厂。1995年年底,王回家给孩子过生日,96年元月3日,区局开会,干部交流,将王派到南宁卷烟厂,却没有安排任何岗位。
    王向邓反映自己有病,邓称,既然有病就先治病。就在他一边治病一边上班期间,1996年6月份,王发现,自己实际工资1520多元被停发了,只有547.5的劳保工资。王找邓家珍申诉,但毫无结果。申诉无用,王就告到劳动仲裁。邓称,如果再闹,连劳保工资都不给。王国泉称,在仲裁时,邓家珍组织了大量的伪证,仲裁王的申诉无效。
    王向新城区法院提起诉讼,这期间,1996年11月15日王的档案被全部转到了烟厂。王到南宁烟厂领取劳保工资,烟厂称,烟草专卖局已经取消了他的劳保工资。1997年1月22日,被南宁卷烟厂除名。
    此后,王国泉就开始了长达10多年的诉讼和申诉过程。1997年,王以区纪委泄秘的名义,找区纪委,无果,2001年,在人大代表和国家劳动部的多次干预下,自治区劳动厅发文纠正广西劳动厅以前的仲裁结论,但从1997年到2003年,他依然没能领到一分钱。
    王国泉说,自己申请法院执行,但法院要执行费。2002年,在烟草的职工们都搬进高档社区百花园的时候,80年代就是烟草管理层干部的他和一家三口还挤在思贤路8号的破旧的老宿舍里。在人大代表的干预下,2003年,烟草局发文恢复王的劳动关系,并按照1996年12月以后的劳保待遇。在王收到文书2个小时后,王又收到了一纸调令,调王到南宁烟厂,此后,诉讼再次旷日持久……
    关于举报,王国泉尽管始终不服输,但他感叹代价太大了。多年的申诉导致王国泉一贫如洗,失去最基本的劳保工资后,一家三口靠老板微薄的退休金熬着。在风波最激烈的几年里,儿子为了避祸远走北京,一直到风波渐渐平息才敢回家。他说,儿子33岁了,还没有结婚,是自己害了他。

   江湖与门第

   在韩峰的日记里,他用“起居注”般的文笔,记录了一个庞大的烟草江湖。王国泉说,日记上所展现的,仅仅是整个烟草官僚体系中很小的一部分,无关痛痒。
    任西江来的时候,带来了自己的秘书韩峰。和一个叫咸燕的女人过来管理办公室的文件收发和档案。当年韩峰30岁,少言少语,沉默得有些木讷。韩的职务是担任办公室工作人员,当时企业没有秘书,但韩实际担任的还是任的个人秘书。一直到1992年任西江退休。即使将任西江作为了自己的敌人,但“国王”说起自己的这个老对手,还是肯定地说,韩峰的仕途并没有得到任西江的照顾。从1987年到1992年自己退休,韩峰就一直是秘书。
    王国泉认为,任西江最大的失误,是提拔了同样来自钦州的邓家珍。任来的时候,钦州人邓家珍是人事处的处长,1991年,邓被任给提拔成副厅级副总经理兼人事处处长,纪检组长。当时的纪检副组长是现在区局主持全面工作的副局长谈天江。王国泉说,和现在不一样,在当时的烟草界,做人事出身的,一般都能得到快速的提拔。王国泉还记得,
    按王国泉的说法,即使在没有扶正之前,邓在总公司非常得到重视,在92年以前,任就不怎么管事情了,邓以第二把手的位置,实际上掌握了大权。
   当时的广西烟草还有另一个重要的人物,邓家珍的钦州老乡陈尧,转业干部,在任西江时代是烟草专卖局烟草专卖处办事员。
   邓家珍当了一把手。陈尧也被提拔成专卖处长,后又很快提拔成副局长。另一个被提拔的人,是王凤贵。谈天江也提拔成了纪检组长,党组成员。邓的老婆苏某也立即被提拔成了科长,在烟草内部进出口部门,搞联营。当时的广西烟草,被称为钦州帮,“邓家王国”。邓提拔了陈尧后,为后来的一系列事件,埋下了伏笔。烟草内部的江湖恩怨,就此愈演愈烈。
    在邓家珍的任上,93年,钦州烟草专卖一个副局长褚某举报邓的弟弟在钦州做烟草生意的事。这次举报事件,成了韩峰的机会。他被邓从广西区局办公室派往钦州局当局长。圈内人当时就认为,邓是派了自己的心腹韩峰去钦州。韩峰的钦州之行果然没有让老邓失望,至少在表面上,他将各方面的关系都理的很顺。在基建方面,邓还介绍了日后将导致韩峰被捕的包工头陈瑶给他。
    后韩峰无论是贵港,还是崇左,都让邓比较满意。当时的另外一个日记门的女主角杨淑红还很年轻,是人劳处当了一名普通的办事员,她本人也是在邓家珍的任期内,得到了有限的提拔。杨淑红先是提拔为宣教处副处长,后去了监测站当副站长,日记门爆发前,调回综合计划处任副处长。邓家珍下台后,杨淑红基本是在副处的位置上原地踏步。即便如此,广西烟草的钦州派格局已经形成。

   恩怨与内斗

   
       1998年,烟草专卖局根据当时某些领导的意见,花巨资买了南湖大桥东头的南湖国际大酒店。王国泉介绍,烟草是以副局长陈尧的名字,在香港注册了一个公司,实际注资是烟草公司,酒店法人代表黄++是区烟草专卖局宣教处长。后国际大酒店造成了严重的亏损,不得已卖掉了,黄被调到了北海甲天下酒店当总经理。
       邓家珍时期的广西烟草,出了最大的一个事件是设备风波。耗资2000万人民币(还有人说是美元),从新加坡为南宁卷烟厂买了一套卷烟生产设备,运回来之后,发现不能用。王国泉介绍,当时正值改革开放中期,很多国营企业的领导人不懂基本的业务瞎指挥的现象很严重,用重金买报废设备的事情比比皆是。此事被举报后不了了之。随后发生了桂林前烟草贸易中心总经理被内部举报的风波,但在烟草方方面面的运作下,风波平息。
       1999年8月,邓当时是被前党组成员举报。根据日后传出的举报材料称,邓的老婆以自己母亲的名字,在广东搞香烟配料。从1999年一直到2000年2月,邓被双规。
       在他双规期间,烟草专卖局由副总经理骆永峰主持工作约半年左右。王国泉称,骆永峰主持工作时,大家都以为他可能会很快扶正。但半年过去了,还没有扶正的迹象,烟草内部立即微妙起来。关键时刻,各路人马放手相搏,痛下杀手,就是在这期间,一度呼声很高的管销售的管专卖的副局长陈尧很快被内部人举报。
       根据广西检察院的信息显示,举报者称,举报了陈尧和邓家珍私分了举报人奖金。案件很快被查实,陈尧和当时的法规处处长庾衷和,专卖处黄大杰被判刑。当时私分的款项中,有被告称,邓家珍也有分,但当时的纪检组长谈天江出来证明,邓家珍将这个钱上交了。邓家珍因此得以全身而退。
       在邓家珍的任上,他修建了广西烟草宿舍区百花园。买地的时候,买了3块地,第一块地竞标以4000多万买来,后来转给了另一个部门。另一块地买来后,低价转给了自治区检察院。在日后若干次被举报之后,邓转让土地的做法是否让他受益,一直被外界广泛的质疑。
       百花园小区1998年动工,2002年分给了局里的正式职工。清一色楼中楼,面积200至300不等,带独立的车库。局长们分到的则是独立建造的花园洋房,每平米1000多元。但对于内部大多数聘用制职工来说,这样的待遇连想都不能想。这个奢侈的百花园也成了日后邓再次反复被内部举报的因素之一。
        邓家珍因为涉及到的相关案子,被中纪委双规后,移交给了国家烟草总公司纪检监察处理,总公司给了他一个严重警告,免除局长经理党组成员职务的处分,但还作为正厅级巡视员,享受正厅级待遇,享有专车和专职的驾驶员,被处分后,虽然享受待遇,但就此不上班,到北海做房地产生意。一直到2007年退休。
       陈尧被判刑前,为了平息广西烟草内内斗之风,国家烟草专卖总局从湖南常德卷烟厂厂长罗毅调来当局长,罗是创办湖南名烟“芙蓉王”的烟草名人。
       韩峰自己在日记里写到:“回不回区局无所谓了,过几年,回去当个闲职退休……”烟草内部人士认为,就在区局争斗最为激烈的时候,日后的“日记门”名人韩峰虽然是邓一手栽培的嫡系,但却处境微妙,实际上一直处江湖之远。尽管局里斗得死去活来,但他远在外地,基本避开了权力争夺的漩涡,也失去了很多快速升迁的机会。从1993年到现在一直处级的位置上原地踏步。这也是他在日记里暴露出心灰意冷,得过且过的重要原因。

记者调查:“日记门”背后的烟草江湖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博客
    2003年,国家局纪检监察副厅级副组长张长胜调来广西担任一把手。一直到2009年9月离开。在他的任上,从广西电信手中买了刚建好的建筑面积达21100平米的大楼作为烟草的新办公楼。装修预算2395.23万。 随后发生的事情就充满了戏剧色彩,2009年7月份,广西烟草专卖局财务处副处待遇的梁德强在监督装修时,从2楼摔下来,导致重伤不治死亡。烟草内部的人告诉记者,为此,广西烟草专门从北海请了一个风水先生来看,风水先生看了之后说犯冲。死人的事情,今后还有。于是,原决定耗资2395.35万的装修很快被进行了变更,追加第二次装修的预算。原规划1月底完工的工期,也一拖再拖,到现在还没有结束。施工方广西三建的现场某技术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烟草要求的变更,变更之后,工期延长是根据程序来的,施工方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为此,根据知情人提供的线索,我们联系上了据说是替烟草“做事”的风水先生钟++和他的“同行”们。他们称一共来的是三个“风水专家”,两个男老师,一个女先生……
    对新办公大楼和风水先生的故事,广西烟草专卖局的领导始终没有出面接受采访。
    张长胜离开后,副局长谈天江,接手主持工作。记者在采访中获悉,由于烟草内部现在始终没有名正言顺的一把手,关于风水先生的故事,也正在成为烟草内部新一轮权力分配的微妙元素之一。至此,广西烟草的邓家珍时代,正在逐渐地成为历史。但邓家珍的故事似乎并没有结束。王国泉说,至少在检察机关对日记门的调查没有结束的时候。

遥远的福利

   “每支香烟,除了泡沫的烟嘴是成本,其余的部分都是利润!”曾经有人如此评价烟草行业的暴利空间。
    即使在扣除了所有上缴给国家的税收之后,烟草行业的高利润高福利也是不争的事实,但这仅仅是对有正式编制的职工而言。对大多数聘用烟草人来说,他们辛辛苦苦创造的福利和他们无关。
    韩峰的日记门不仅在社会上引起舆论一片哗然,也似也激怒了底层的烟草职工。和韩峰邓管理层的一掷千金相比,更多实际创造烟草财富的烟草专卖员工,没有享受这些福利的可能。尽管从劳动合同法执行以来,名义上已经没有了正式工和聘用工的待遇,但只要原来是聘用工的身份,就永远无法避免同工不同酬的遭遇。昨日,数十个崇左烟草公司的聘用职工,到广西烟草专卖局进行申诉。一个叫韦超花的人告诉我,她在烟草做了14年,2009年9月,广西烟草一纸文件,将他们扫地出门。她能领到的补偿是50923元。仅崇左480多人,就辞退了50多人。
    即使在工作期间,根据2009年的工资条显示,即使作为客户经理的专卖员,他们的月薪不会超过1300元。年终奖励4000左右。烟草的高福利,在内部的正式职工身上却能得到充分的体现。一个没有职务的正式职工,工资约3000---5000元,年终奖4万。内部正式职工的子女招聘,笔试加10分。一个科员告诉我,就在大批聘用员工被辞退的之后,他的工资立即从3000多元增加到了5000多元。
    昨日,这些人试图找到区烟草专卖局主持工作的谈天江反映情况,但他们没有见到任何局领导。区烟草派了一个处长,和他们谈了5个小时。他们得到的答复是,区局派人协助他们与崇左烟草进行协商,否则就走法律程序。
    走法律程序?
    前来申诉的前烟草职工邱雄坤说,我们耗不起。有同感的还有王国泉。和烟草公司走了长达10多年的法律程序之后,他感觉,自己的半生——没了。
    “日记门”的爆发给他似乎也带来了好处。韩峰和广西烟草专卖局成为焦点之后,他的官司,似乎也有了转机。日前,法院告诉他,烟草方面同意协商,为他补交所有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住房公积金,补齐历年来扣发的福利性工资……从此,与烟草没有任何关系。他问记者,我为烟草奔波了一辈子,现在没关系了。他很迷茫地问,我是不是该知足了?

        

    

    

           

 

  评论这张
 
阅读(520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