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湘西夜行  

2010-04-30 01:5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赶在周一上班时赶到目的地,寻找传说中的湖南双牌政协委员发言被免事件的当事人,周日早上7点起床,赶从重庆飞长沙的航班,重庆市中心的塞车,让人无可奈何。一天前凌晨发生在电脑城的大火,造成了后遗症还在继续——一些 关键的路段封闭了。在重庆,这样的一小段封闭,就可能来带连锁的反应。
    不过,进过漫长的1个小时的突围,我们终于到了机场。就在办理了一切手续,觉得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的时候,广播通知,飞机晚点……这一天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是一场很赶的旅程。下了飞机,直接打车前往火车站,我的目的地双牌还在遥远的湖南省的西南边缘。在那里,一场关于当地领导的争议和杜鹃花的文化节筹备,同时热闹非凡。
    我们的火车站似乎永远是人满为患。排了40分钟的队,售票员告诉我,无票。要到双牌,只能等第二天下午2点。这个时间我显然耗不起。那就转永州吧,不过,最近的车次下午7点过,还是无票,如果要走,至少要在车站等待4个小时。
    这时候,求助在人群中乱窜的票贩子是唯一的选择。虽然火车票永远紧张,但事实总是一再教育我们,票贩子无所不能。在侃价为增加50元“手续费”后,果然,在我们买不到票的窗口,票贩子轻易地买到了一张到永州的卧铺。在交票的时候,片贩子随时准备敲诈的嘴脸就出来,93元的票,240元。买都买来了,你不能不要!威胁的意味十分明显。我冷冷地告诉他,不吃这个,说好的,加价超过50免谈。
    7个多小时的摇晃开始了。窗外,大雨。湘江流域持续大雨,已经导致湘江水位告急。不过据说一天前放晴,暂时缓解了湘江流域的压力。这个阵势显示,即使到了永州,我们的旅途也将充满变数。
    列车上永远是拥挤,车厢里永远是一股怪怪的味道。但我们已经很知足了,因为列车员告诉我们,长沙站一下上了700多人。原来就拥挤的列车,已经超员,餐车的列车员干脆锁住了通往硬座车厢的门。这个动作直接了当,餐车,停止对硬卧车厢服务。他们担心一旦开门,餐车的情况将难以控制。
    我希望环境不至于那么痛苦,但将更多的人挤压在拥挤的硬卧车厢,又让我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怪怪的,说不清道不明。在理不清的状态下,卧铺车厢里唯一的乐趣是观察这些来旅途中的人。这就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封闭空间,年轻的实习返校的学生,带孩子去南宁打工的母亲。长途旅行的人看上去总是憔悴的,火车上简陋的卫生装置,让所有讲究的人,都变得务实起来。一个60来岁的老男人,一门心思地调戏一个20多岁的乡下姑娘,在锲而不舍的搭讪之后,他邀请她一同来一曲黄梅戏。但姑娘忸怩了半天,拒绝了。我在想,他可以当这姑娘的爷爷了。我的下铺,带着不足3岁小孙子的老两口,共同坚决地守在一个铺位上,顽强地抵抗者列车员多次的驱逐。他们只有一张卧铺票,按规定,只能有一个人可以留在卧铺车厢。但在我看来,何必呢,车厢里多一个守护孙子和老板的老人,天塌不下来。规定是死的,列车员应该都是活的,不是吗?
    但对这些数十年在两条铁轨上奔波,却收入微薄的列车员来说,我们有权指责他们态度生硬吗?职业的倦怠和生活的压力,让他们也异常的艰辛。
    周一凌晨2时许,列车终于抵达了永州。永州大雨如注,我们需要在这里等待前往双牌的列车。但登车时间要在3个小时以后。更麻烦的是只有站票了。火车站到处是小招待所的拉客员,他们在深夜的车站外,锲而不舍地用低廉的价格,游说者每一个可能停留的旅客前往他们那未知的招待所。我显然没有勇气跟他们去。
    经过打听,从永州到双牌还有60多公里的山路。如果等待5点多的火车,到双牌基本就天亮了。节约3个小时的唯一办法是租车走完这最后的60多公里。但车票将从火车的12元变为120元。当机立断,走。等待,带着昂贵的装备,3个小时后在人满为患的车厢里寻求突围,并不明智。
    出租车是一辆一发动就浑身颤抖的老爷车。司机的老婆可能担心自己丈夫的安全,也要求同行。也好,多一个人,也许就有个照应。按照惯例,上车前,用手机拍摄了出租车的车号和驾驶员照片,彩信发给家人“备案”,就上路了,向湘西山区进发。大雨一阵紧似一阵,车灯昏暗,司机赶路心切,一度把这两破得可以直接进废品收购站的老爷车开到了90公里。警告了无数次也不管用,我告诉他,时速超过60公里我不付钱。控制在60以下,奖励10元。这招管用,更得到了他妻子的热烈响应。老爷车慢慢地沿着山里一路向南。
    我们所走的道路是连接桂北和湖南的207国道,这条道路之初,曾经是著名的抗战路,充满了光荣和悲伤。72年前,李宗仁和他属下的20万广西子弟,就曾经沿着这条崎岖的山路,从桂北到了华东,从淞沪战役一直到台儿庄,数万人马革裹尸。占领桂北的日军还沿着这条路一路北上,在双牌就制造了一系列的惨案。司机告诉我,就在我们所要去的双牌县,还有一个93岁的抗战老战士,就住在这一片,在特定的历史时期,他被遗忘了。为了自己那曾经的光荣,他数十年为了自己应得的名份进行着长期的申诉。近年来,他的经历引发了众多人士的关注。
    进入山区,雨停了。天空中,云彩也淡了起来。月亮也出来了。停住车,做短暂的休整,看山野朦胧,湘西连片的水田里,蛙声连片。这是该撒播稻种的季节了。路边的农舍里,时不时传出狗叫声。这场景似曾相识,顿时将我拉回到了童年,一整日奔波的困倦一扫而光。凌晨4点,安全抵达睡梦中的双牌。从启程到结束,借用了飞机,火车,汽车,辗转数地,时长21小时,行程约1500公里。但到天亮时,我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在这个省级贫困县里,上上下下,都在为即将开幕的耗资数百万元的阳明山“和”文化节忙碌,数千人的食宿出行让大大小小的双牌官员焦头烂额。

    刚拉开架势,得到了不幸的消息,湖南官方把我的采访,扼杀在了摇篮中。一声叹息,不过,这样的事情多了,我早已经习惯了平静地对待。还能怎样呢?想起40多公里外就是67年臭名昭著的大屠杀所在地道县,有些毛骨悚然。洗洗睡觉吧。
    曾经有新闻界的前辈曾经对我说,“我们永远在路上,疲惫、孤独和风险如影随行,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的心在历史和现实,在自然和社会中自由地穿行,苦中作乐,于是,职业记者的生活才可能有那么一点甜意。物理意义上的路总有走完的时候,但新闻和新闻背后的因素,永远未知。”

  评论这张
 
阅读(79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