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又见南湖的雨  

2010-03-17 14:0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次见南湖是去年秋天。住进了南湖边上的南湖大酒店。虽说叫大酒店,其实仅仅相当于一个招待所。破旧的装修,糟糕的服务,但这里唯一的好处是就在南湖公园的正门。工作完成后,在南湖边散步,于无尽的旅途中,也算是一点安慰。

      第一次来南宁是2004年的春天,禽流感爆发之后,有了2003年非典的教训,全国对禽流感就异常重视。整个广西都如临大敌。从广东到南宁,也是入住南湖大酒店,随后一路深入到了疫情最严重的越南河内。

   于是,我对南宁所有的印象都只有南湖,甚至连这个城市的中心在哪里,也没有任何的印象。

  所有南宁的朋友都会带着我逛逛南湖。2004年,第一个是小陆,她24,于是我们断断续续地持续了6年的友谊。中途一度失去联系2年,2006年,再次找到了她。唯一的区别是,再度见面,我和她几乎都认不出彼此。记得那次写了一篇博客,对她那远去的青春不无调侃。好在她是一个大气的人,对我那很不礼貌的调侃,一笑了之。

       此后,我依然天南海北地飞,她海北天南地跑。最为神奇的是,即使我漂泊到遥远的柬埔寨金边时,她也因工作的关系到了金边。尽管因为时间关系来不及见面,但我们都想起了一句话——世界实在太小。

       后来只要还在南宁见的朋友,特别是女性的朋友,南湖是唯一能去的地方。其实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不善喝酒,不会跳舞,和酒吧、饭店相比,南湖不那么暧昧,但依然有万种风情。

      2006年因私来了一次南宁,广西艺术学院的朋友也是带着我去了就在学校背后的南湖。不过那次大雨,我们和一大群游人都被大雨围困在湖东的亭子里2个小时,有些狼狈,但也别有趣味。不过很快与毕业回了江西的朋友失去了联系。此后是采访横县的特大客车自燃,数十个老乡命丧他乡。

        2009年,在广西大旱的背景下回到南宁,几乎谁有没有见。忙碌和毫无头绪似乎让南湖都变得异常无趣。在这个曾经雨水丰沛的地方,干旱,越来越成为常态。其实,在飞机上看见的桂南大地的一片赤黄,早已经注定了这个结局。曾经的原始森林消失了,保留区域变成了人工种植桉树,这是造纸的原料……

      在等待消息的几个小时里,朋友小蒋又带我去了一次南湖。火红的木棉花正灿烂,但南湖在施工。越来越拥挤的交通,让城市的决策者们再次想到了向南湖的地下要空间,大片的绿地被圈了起来,曾经耗巨资建设的绿地被再度挖空,在中国,人的贪婪和浪费的特征,惊人的一致。

       是没有任何征兆,大雨就来了。春天,南宁的天,孩子的脸。这让我想起了几年前被大雨围困的场景。雨水依旧,但物是人非。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总是在不断的邂逅和离去中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8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