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暗伤  

2010-12-18 03:47: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和朋友说到了一个词,暗伤。
       那是一个关于辅导文学女青年的话题。但对于非70年代的人,辅导文学女青年这样的包袱,已经不在具有逗哏的属性。在直接和快餐大行其道的时期,这种隐晦的玩笑,对那些少男少女,早已如文言文般有了阅读的障碍。 那种欲语还休的语境,早已经远去,羞羞答答地美,被丰乳粉臀挤压之后,只剩下一地狼藉。
       换句话说,我们老了。哪怕还紧紧地抱着古典主义的尾巴,如穿新装的皇帝般的骄傲。
       尽管总在纠结,但上海还是要看的。哪怕只是为了一些人。6年不见的小堂妹穿过拥挤的街道,坐在讲堂上听我胡扯,还邀请我去她家吃大闸蟹。蟹我是爱的,据说,吃蟹赏菊是种状态。蟹还在,酒也多,别的就免了。本无故事的人东拉西扯地寻找话题,挑不起那种人面桃花的愁绪。
       一个朋友早早地走了。坐着地铁穿过上海的若干条地下,往返。
       据说愁绪是文艺青年的范儿。我不是文青,自然不需要吃蟹品酒赏菊找愁绪。何况,在周立波泛滥的上海,还有种得活菊花吗?
      工作的间隙,小廖穿过半个上海来宾馆看我,说是请我吃饭。但我坚持买单了,保持一个男人寒碜的尊严。去年冬天在寒冷的北京八宝山,等待那几个海地归来的烈士,人流如潮,寒风料峭,同行的我们遭遇,聊了一个小时,然后我穿过整个北京区机场,顺便捎带她回家,作别。小廖善谈,但我不喜欢北京式的清谈,何况她还有个清谈成瘾的男朋友。
       然后在寒风中到了八佰伴。这是个陌生的地方,从来没曾想过,会在被商业文明武装到牙齿的地方停留,等待一种未知的印象。这个连喝茶和吃饭都成问题的中国最繁华的地方,在我眼里,来去的人车,也充满了传说中的调调。
       景不好没关系,心情好就成。满街的美女,在寒潮中楚楚冻人地招摇。
       想起了一个词,女为悦己者容。女会为悦己者冷吗?我很想知道这个答案。但如果我爱上了一个女人,会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悦给满街色迷迷的男人看,我会吃醋,更会心疼。
       但好心情总是易碎的。出租车带着我穿过浦东夜幕中街道,过黄埔江,越邯郸路,返回燕园。收音机里播放着暗香的歌,手心还残留着浦东那一抹的冰凉。如果这抹冰凉一直侵到了心里,那就可能是传说中的暗伤?
       燕园的夜晚依然清冷。回到宾馆看到了复旦新闻学院研一学生身亡。他从6楼坠落,这个充满艺术天赋的男孩,在演完一场精彩的话剧的第二天,凌空坠落。发出一条悲伤的短信,沉沉睡去。
       传言已经四起。在网络信息铺天盖地的时候,我不知道真相是否成其为真相,但我知道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很多的时候,我这个以说话为生的人的常态却是保持缄默,哪怕因此而——暗伤。
  评论这张
 
阅读(9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