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城市如此污浊,俺喜欢去绿道“烧脚油”还需要理由吗?  

2010-11-11 16:5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新闻中心转战要闻部,第一战役就是采访田园绿道。朋友们调侃,说我一夜之间被主流了。大笑。

          有自行车道的想法,很久了,最初是看了台湾台中地震灾区的自行车骑游道之后,当时就想,成都的都江堰也是灾区,同时,很多游客和包括我自己在内的骑行发烧友天天在危险的车流中寻找骑车的快乐,成都为什么不能有这样的骑行道呢?在心灵里折腾了很久,从去年给成都全搜索的刘戈打了一个关于关于专用自行车道建设的电话。当时,我也不知道这个事情有没有谱。几个月后,接到了刘戈的电话,他居然把这个事情启动了,虽然有点艰难。几个月后,在市上的要求下,各地都在赶建绿道。

                    

城市如此污浊,俺喜欢去绿道“烧脚油”还需要理由吗?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博客

 

       知道温江绿道之前,是听说了郫县绿道。报纸上炒了很久,但我却一直没有机会去。后来是国庆期间,原温江的宣传部部长甄先尧老师的妻子,原温江产业办主任曾元春大姐带着我连续两天骑行绿道,震惊加狂喜,欣慰。至少,我这样的草民有了锻炼和休闲的地方,还不与骑车尾气为伍。

      采访绿道很有趣。第一天找到炒作最厉害的郫县,但在县委宣传部组坐了很久,也没有听出个所以然来。隐约中感觉有些不妙。到了郫县农科村绿道上,遇到一个骑游者,他一句“这绿道赶温江差远了”,我立即就明白了宣传部顾左右而言它的根源。这也叫绿道?在园子里修了一条便道而已,沿美丽的江安河边则只有短短几百米,明显的“完成任务”的形式工程。

     很郁闷。

     郫县的陪同干部介绍,这只是第一期工程,第二期和第三期还在规划中。但我认为,要是第二期和第三期还是这样玩 ,那真用不着建了,劳命伤财的事情而已。

       过了河,就是温江的绿道。对比一下就出来了。沿着江安河的绿道两边繁茂的植被和精心打造的路线,立即显示出了精心准备和规划后的好处。天然的江安河与田野中的苗圃将骑行道夹在中间,视野范围之内,不见任何的楼房。零星的居民房洒落其间。一路上,来自成都的骑游队络绎不绝。和他们聊了聊,可以看出他们的兴奋和满意是发自内心的。这完全可以理解,对于我这样一个在市中心住了8年的老百姓来说,能有这样一个远离灰尘和喧闹的锻炼休闲的地方,是意外的惊喜。遗憾的是没有带本书,在阳光下喝茶看书,是很惬意的事情!

     也许我是一个彻底的自然主义者,采菊东篱的田园想象根深蒂固。不过,就我看来,城市文明对人类的折磨,事实上 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人有逃离的冲动,只是生活所迫,很多人无法逃离。

      第二天继续找居民和相关的官员谈话。找到了玩春镇政府的原住民杜江去绿道上骑车,还再次把曾元春大姐拉出来。后来遇到了在线上检查的旅游局的副局长舒永清和局长李成,在绿道边农民家的茶铺上喝茶,和村民聊。一个59岁,被旅游局的老舒当场封芦苇婆婆的老人让我乐了好半天。因为来自成都市区的客人们都告诉她,千万不能让人破坏河边的一片自然的芦苇。她之前并不知道随处可见的芦苇在城里人心目中那样的珍贵……她于是忠实地执行着游客的建议。

                  

城市如此污浊,俺喜欢去绿道“烧脚油”还需要理由吗?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博客

                       (好玩的芦苇坡坡和老舒侃得不错 )             

        一条生态运动骑行路可能带来的改变,让这些最朴实的农民,一夜之间变成了环保主义者。他们只有一个朴素的 原则——游客=收入的大幅度增加。

             杜江是本地人,他给我们讲当年的故事,用竹竿在河边的草丛中打出一条路来才能行走……这个场景让我很神往。老舒是军人出身,体力好,骑行似乎比我这个发烧友在行。随后赶来的温江旅游局局长李成是文人出身,学美术的。我们之间对环境的美学观基本吻合,这让交流变得非常容易而有趣。他显然有成为周立波的潜质,能用幽默的语言,将一些深刻的问题轻描淡写地说出来。他将骑行称为“烧脚油”,开车比为“烧汽油”。

       绿道赢来一片叫好声的同时,也出现了危机。一条骑行道突然降临带来的商机,可能带来的是一片片的农家乐和茶铺在绿道边拔地而起。一些性急的村民们已经开建。李成告诉我,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但要告诉所有的村民不能乱搭建,无论是工作强度还是说服力,都压力巨大。谈到绿道可能带来的变化和农民们面对突然降临的诱惑,可能一窝蜂地上去乱搭建开农家乐的问题,他不无幽默地用了一句“如果只是将绿道建成另一个户外喝小茶打小麻将的场所,那就真的是膏药贴反了”……这句“膏药贴反了”让我回味了好半天。

       

城市如此污浊,俺喜欢去绿道“烧脚油”还需要理由吗?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博客

 

       在温江江安河边连续骑行了4天之后,相对于那些“走过场”玩形式的绿道,我不认为我有权拒绝对那些真正做实事的人进行表扬。我无条件地喜欢这条让我看不到汽车和钢精水泥丛林的骑行道,并希望它能在自然的环境中继续生长到江安河的源头,都江堰。今后,也许我就有机会沿着这条路一直“烧脚油”到都江堰休假,而不必在拥挤的马路上和一堆农民式的暴发户“烧汽油”。理由很简单,在全国,甚至是天府之国的成都,几十年来无休止的经济扩张之后,我们太需要保住自己在自然环境中自由骑行的权利和空间。这样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少,并有彻底消失的危险。

      在未来的1年多里,田园绿道的建设,都可能是成都市一个重要的话题。但在我看来,如果仅仅是形式,那显然没有意义。对于那些骨子里并无人文和生态概念的官员来说,完成这样的任务基本等于灾难。在一波又一波的建设狂潮中,保留对自然最本质的敬畏和尊重,可能是我们未来幸福唯一的基础。这个已经是常识,问题是,很多肉食者其实不懂或者不愿意面对这个常识。

     

 

    

 

    

  评论这张
 
阅读(11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