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高校一地鸡毛居然“世界第五”,周济部长,您应该辞职  

2009-09-30 20:5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国60周年前,各行各业都纷纷现身说法,以辉煌的成就向祖国的60周年献礼。有些确实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很多,就是滥竽充数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这场热闹的献礼浪潮中,教育部也不例外,副部长郝平称,“中国高校的科研能力全世界第五”。理由是中国的论文数量全世界第五。

      很想给郝平和他的上级,教育部部长周济院士一个大嘴巴外加一堆狗屎。

      2007年,曾经有幸采访了率先提出恢复高考的武大教授,院士查全性和武汉大学前校长刘道玉。这两个曾经为文革后恢复高考立下大功的人,说起现在的应试教育走入死胡同,学术沦丧的现状,痛心疾首。查院士说,自己带的博士生,毕业率100%。在国际学术界,而这个是严重不科学的数据。理由很简单,即使他不想让不合格的人毕业,学校也不允许……那会影响到学生、家长、学校各方的利益……

    我们的教育,高中冲过了独木桥后,99%都能顺利地拿到毕业证了,个别神经完全短路的人除外。硕士,博士就更不用说了,只要不是神经短路,都能顺利毕业。哪怕神经短路了,稍微焊接一下,也可以顺利毕业。从数字上看,中国教育的成材率是全世界“最高效”的人才培养模式。

     但只要是对这个领域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就是自欺欺人。不信看看仅仅半天,2180名网民对教育部这个“世界第五”结论的如潮骂声(链接如下:http://news.163.com/09/0930/03/5KE9CB480001124J.html)。尽管周济部长和郝平部长试图把领导和全国人民都当傻B,但这两个官僚不知道,大众的智商远比他们高,清醒明白的人实在太多。

    这让我很是怀疑周济部长和郝平副部长的智商。如果他们的智商没有问题,那就是基本的诚信问题。撒谎,在全国人民都知道真相的前提下撒谎,是对我们基本智商的侮辱。如果智商或者诚信都已经沦落到了连普通大学生都不如的地步,我强烈要求周济部长率领全套班子辞职。因为,从结果和你们的态度看,你们没有做好基本的工作。

      教育和学术究竟沦落到什么地步?其实,可以从周部长先生的院士身份说起。

      在周济先生的简历里,有如下内容:

1946年8月生,上海市人。中共党员。197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机械制造专业。1978年考入华中科技大学(原华中理工大学)机械系攻读硕士研究生。1980年赴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机械工程系学习,先后获工学硕士、博士学位。1989年晋升为教授、博士生导师。1999年12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1984年学成回国后,在华中理工大学机械工程系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曾任湖北华中理工大学机械学院院长。1995年11月任湖北华中理工大学副校长。1997年6月任华中理工大学校长,兼任华中软件公司董事长。1999年12月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2000年1月任湖北省委常委、省科技厅厅长,2001年12月至2002年4月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副书记。2001年12月任湖北省武汉市副市长、代市长。2002年1月在湖北省武汉市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当选为湖北省武汉市市长。2002年4月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2003年3月在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被任命为教育部部长。

 我很想知道,我们的这个所谓的院士评选制度,是选专业人士还是选官。周济当选院士时,荣任湖北省委常委,我很想知道他这个常委的身份,为他当选院士增加了多少筹码?而这个院士10年的官场迎来送往,和院士的专业研究,如何两全?

周济部长也是喝过洋墨水的人,你应该清楚西方做学问的精神和程序。院士10年,部长(含副部长)7年,你增加了中国教育和科研几许积弊?

其实,从马祖光教授如李广般的遭遇,大家对我们所谓的院士选拔制度的潜规则心领神会。马祖光先生潜心研究,拒绝应酬,因此被打压多年。我也记得马祖光先生在弥留之际的一句话:“我太累了”,听者无不潸然。

 严格地说,这就是无数真正做专业的人的真实状态。马祖光是幸运的。因为 ,他的光芒,还远不是部分学官们就能一手遮盖的。科研领域的学官们,终于在马祖光教授最后的关头,用施舍般的心态,给了真正的大家马祖光以院士的头衔。而大多数潜心专业的人,没有这样的好运了。他们只能在学科既得利益群体之外,等待吃剩下的残羹苟延残喘。

我是一个没有上大学的人,因此,一直认为学术是一个很神圣的东西。不过,从周济部长院士和他的团队的“世界第五”说,让我想起了义勇军进行曲。腐败无所不在,但科学和教育是一个民族最后的底线。我们的大学也真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周济部长,请您辞职,为您的行为负责。

 

 

  评论这张
 
阅读(105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