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乡村往事之灭门案  

2009-03-04 10:5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中平昌出现了灭门案。一家数口死亡的悲剧,让数百公里外的成都市里也是一片叹息。

   爱看报的父亲,说起了44年前另一起发生在四川宣汉新农乡灭门案。

                                        乡村往事之灭门案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故乡蒿坝村)

    1965年晚春的一个深夜,当时的新农公社一大队2组的村妇杨先美先把自己不到半岁的儿子扔进了村头的麻里潭淹死,然后将12岁的女儿也拉到河边,强行淹死。

     最后,他悄然将家里的毯子悄悄放在村子另一头父母的背篼里,悄然回到家里,用长毛巾,吊死在房梁上。时年,30多岁。

   杨准备在拼命将大女儿拖向河里时,住在村子西头的李家大院子的汤史明刚好起夜(乡村的茅房在屋外),他听见河边传来女孩子被拉进河里前拼命挣扎时那凄厉的哭声,麻里潭水很深,曾经淹死过若干人,他以为是闹鬼,吓得屁滚尿流地跑回了家,关上了大门。

      安静的小山村里,3条人命悄然而逝。杨的大儿子贤那夜晚因为睡在了父亲床上的里侧,侥幸逃过一劫。

    当我出生的时候,这个悲剧已经过去了6年。这个故事我很小就知道。年少的时候,听大人们用轻松的口吻叙述那10多年以前的悲剧,似乎听的是一个遥远的传说。

     杨在决意寻死前,至少牵挂着自己的亲人,比如,她将家里的毯子悄然放在了娘家父亲的门外。她牵挂自己的父母。但她亲手淹死自己的孩子!

      父亲告诉我,杨先美家里的成分不好,其父杨念吉曾经是民国时期的保长。解放后,杨家很快没落,17岁的杨先美嫁给了同村的民兵连长谢兴胜,外号谢麻子。后来,杨家在遭遇了一系列的麻烦,她的父亲因曾经充当过伪保长而在一次运动中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为了和反动的岳父大人划清界限,谢麻子从此不上杨家。从不叫岳父母,也从不和岳父家的人同桌吃饭。杨和谢麻子尽管早生育有孩子,但她从此成了家里最受歧视的人,连丈夫也不愿意对处处被歧视的妻子,施以最基本的援手。尽管在一个屋檐下,他们大多数时候形同路人。

    1965年正月初四,我的母亲从高桥村嫁到了父亲所在的蒿坝村,那一天,杨先美最小的儿子出世。出于女人的同情心,她对这个女人的命运,多有关注。但仅仅是悄然关注,因此,母亲似乎对杨当年遭受的歧视和孤立印象深刻。在和所有人同样出工的之余,杨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家务。那时侯,山区没有机械磨面,作为口粮的麦子和玉米,都必须靠手推石磨磨成粉。推石磨的时候,一般是男人推,女人或老人不断地向磨孔里放料。每每推磨的时候,杨不得不自己放一把料,回到磨把上推几圈,再回到磨盘,继续放料……一个简单的工作,在她那里就异常艰难……

        她如何决定带着孩子走向死亡不得而知。杨上吊自杀后的第二天,两个孩子的尸体浮出了水面。三个遇难者的尸体,在她家屋后埋了一排。我不知道在那个温暖的晚春,村子里是否弥漫着悲哀的空气,44年后,这个悲伤的灭门故事,依然能让后我这样的后人感到毛骨悚然。   

  评论这张
 
阅读(73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