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乡村往事之地主  

2009-03-18 13:5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过几天,就是父亲70岁的生日了。慢慢的习惯和他聊天,聊一些发生在故乡的乡村往事。尽管之前也无数次的听他说起,但都没有能在心里留下深刻的记忆,直到有一天,他说起了那些名字背后更多的故事。这些活生生的人和他们的故事,即使在若干年后,也能穿透历史的尘埃,活生生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在激烈的社会变革时期,个人和他们家庭的命运,如洪流的的浮萍,是那样的脆弱和不堪。

                              乡村往事之地主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故乡的小山村)

      父辈们已经渐渐老去,那些知晓这些故事的人,也渐渐稀少。用最真实的语言,记录下这些最真实的碎片,若干年后,这些碎片也许能在滚滚红尘中帮我们还原历史真实的面孔。

   在我的家乡,四川宣汉芭蕉乡,曾经有一个叫吴希古的乡绅。从我小时,这个名字就在我的耳边反复被人提起,但我一次也没有真正的走近过这个传说中的人。因为他死了,土改时期,他被工作组枪决。 

     吴希古1914年生,和我的爷爷同年。不同的是,他出生在富有的吴家,而我的爷爷出生在一个相对贫寒的家庭。少年时,吴希古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后到了距家乡100多公里外的达县联合中学读书,和日后我党的著名革命者, 四川工农红军第1路游击队”司令员李家俊烈士是同学和好友,吴希古也加入了李家俊组织的地下党,李家俊将自己的妹妹李梦琴介绍给吴希古为妻。 

    中学毕业后,李家俊远走四方,就此开始了将脑袋系在裤袋上的革命生涯,一直到被捕遇难。而吴希古则回到了家乡,先担任芭蕉乡乡长,后任宣汉土黄区区长,49年解放前夕,吴希古看见国民党败局已定,辞官回乡。他先后开了煤厂和铁厂。准备实现自己实业救国的抱负。

                                  乡村往事之地主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故乡)

    我的爷爷那时候给吴希古做工。每挑一担煤炭,吴希古都给一升(5斤)大米。还额外提供一顿饭,一只烟,在当时,这是一个相对优厚的待遇,因为普通工人好,吴希古和他的妻子李梦琴性情温润,在当地拥有比较好的名声。被称为开明绅士。而李梦琴因为有“可以在膝盖上迅速写就家信”的本事,也被几乎都是文盲的乡人看成是能人。

    1949年,解放军进入四川,我的家乡被解放,后来就是土改,因为曾经当过伪乡长和区长,尽管有烈士的大舅子,吴希古依然没有逃脱被枪毙的命运。枪毙那天,前往看热闹的芭蕉人山人海。他的妻子李梦琴因有烈士哥哥的因素,尽管被管制,但没有被过份地刁难。吴希古开办的铁厂,成了日后的芭蕉乡五一铁厂。

   吴希古和李梦琴有两子一女。解放时,大女儿在外读书,因此命运有了转机,作为书香门第的千金,她长相美丽,能写会唱,毕业后参加了文工团,随志愿军入朝作战,后嫁给了我军安徽的一个司令员。但即使作为司令员,只能让自己的妻子不被直接冲击,无法让自己的妻子的家人免受管制。

    后管制吴家的本地干部觉得李梦琴可怜,冒着巨大的风险私下放走了她,她跑到安徽投奔女儿女婿,脱离了苦海。

    吴希古的大儿子吴方林也因一直在外地求学,后一直在安徽工作,躲过了直接冲击。吴的小儿子吴方正酷爱雕刻,60年代初期,做为管制对象的他想远走新疆谋生,因拿不到公社的介绍信,最后私刻了一枚公社的公章出逃新疆谋生,被遣送回来,判刑3年。出狱后,也前往安徽,投奔了姐姐。

    80年代,李梦琴回到了宣汉给丈夫平反,政府部门认定了枪毙吴希古是一个错案,但充公的财产和厂矿成了历史遗留的难题,不了了之。

   吴希古是开明绅士在家乡几乎被乡人公认,他的死,即使在我初生的70年代,也为乡人反复提起,言语中不无惋惜。

    而作为芭蕉最大的地主,甚至被称为恶霸地主的杜家,命运可想而知。

   杜家老太爷叫杜希贤,妻子魏氏。两人育有5子,老大杜国富,红四方面军进入我家乡时,还没有结婚的杜国富背叛了地主家庭,参加了红军,最后音讯全无。在那次参加红军的热潮中,我故乡的村子里,有4人参加了红军,其中有我的2个爷爷,和一个远房的祖祖,最后,我的爷爷们都抵达了延安,留下一封家书和两兄弟的合影后,开赴抗战前线,双双阵亡。只有远房的祖祖活到了最后,官居四川轻工业厅厅长,2000年去世。从这个最后的战争幸存者介绍,杜国富有可能死在了战场,也可能死于当时红军内部的肃反运动。那场军内的肃反运动搞得人人自危,不要说这个地主子女,连我那出生于中农家庭的二爷爷和幺爷爷也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在过草地时见了远房的祖祖,不但不敢相认,反而是一低头,匆匆离开——怕被我的祖祖,也就是他们的叔叔告发。60年后,已经80多岁高龄的远房祖祖在省医院的病房里告诉我们,本家人,我怎么可能去告发呢?但是,那时就是如此。

     杜家老二杜少一,担任过宣汉县参议员,此人性恶,仗势欺人,乡人多怕他。土改时,作为恶霸被枪毙,时年30岁。其妻冉光旭被管制,60年饥荒时,饿死。无子女。

      老三杜别文,就读四川大学,曾任我党学生运动的宣传部长,后回乡与革命运动绝缘,当了伪县财政科长。解放后土改,被枪毙。时年不到30岁。其妻赖氏,育两子成年。

      老四杜国超,在杜家成功地排挤了当时的芭蕉乡长吴希古后,接任芭蕉伪乡长,当乡长3年,芭蕉解放,作为伪乡长被枪毙,时年25岁。无子。他的妻子王德益是老师,因王家哥哥是烈士,免受直接冲击,文革期间,在天生西山大队村小当老师的她尽管已经再嫁,但也因为与杜家的婚姻被运动所波及,跳池塘自杀身亡。

    老五杜国俊,解放时在外面上大学,与死亡擦肩而过。

   在土改全面开始时,杜家老太爷杜希贤惊吓而死。因杜家平时得罪人很多,积极份子们对杜家老太魏氏动用了私刑——他们将魏老太绑在板凳上倒立起来,用酒和辣椒面混合在一起从她的鼻子里灌下去,魏老太扛不住,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