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阳朔打黑调查:两个浙江商人的“被黑社会”样本  

2009-12-17 14:0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日上午9时,阳朔白沙水果市场黑社会性质系列案在阳朔县人民法院开庭。28名被告接受审判。其中,两个浙江商人在当地各方势力的暴力阴影下“被黑社会”的样本,被当地民间用不无智慧的“解读”之后,整个阳朔打黑,就愈发充满了黑色的幽默。
   
旁听阳朔审黑,一证难求

    14日上午8时许,几十个人就早早地等在了门口。他们大多数是被告的亲友。据他们称,每个被告亲属只领到了两张旁听证,据说是因为旁听席位“严重”不够。
     早在几天前,法院门前就贴出了公告。对这个阳朔打黑第一案,阳朔县城的很多人,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连记者入住的宾馆老板,也专门安排小工到法院去旁听,希望他能回来讲述这个关于黑社会的故事。
     但,他因为没有旁听证,没有能进入法庭。
    上午9时,当人们进入法庭才发现,“旁听席位紧缺”的说法与事实不符,法院分别设立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普通旁听席位,但到场的人代表寥寥无几,倒是有很多想见识一下“黑社会”故事的群众,被挡在了空荡荡的法庭之外。
    开庭后,28名被告被集体押上被告席,28名被告加上56名押送法警,一时造成了被告席上的严重拥挤,并成了整个法庭内人数最多的地方。至少,从人数上来看,打黑战果不错。
     公诉人宣读了长达10页的起诉书,起诉书认为,张冬发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告人林八一、徐庆锋、徐文玉、熊士旺、甘建红、高立涛、赵树良(被民间称为白沙老大的小敢的哥哥)等人,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陈云凤、江雪荣、马尚志等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该团伙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大肆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根据起诉书显示,该团伙犯分别犯有强迫交易罪,分别涉及江浙、上海、北京、重庆、成都、西安、昆明货运线路案。由赵树贵(小敢)及其哥哥赵树良、九爷(真名林八一)、童子(真名徐庆锋)等人,暴力威胁车主和商户,强行垄断经营……
    为了确保更高的非法利润,暴力成员采取威胁的手段,强行压低果农的金桔收购价格,在这种背景下,当地商户敢怒不敢言,并导致当地整个金桔产业一度遭受严重的影响。
   
   第一案,商人染“黑”受争议

       审理最先从被控为涉黑团伙成员的浙江商人江雪荣和马尚志“故意毁坏财物和故意伤害”案开始。这两来自浙江台州的商人被控涉黑,一直受到各方的高度关注。
      据公诉材料显示,2006年下半年,浙江商人江雪荣和马尚志的浙江货运部已经和具有白沙第一“黑老大”的小敢进行联营,江和马负责实际的货运业务,而小敢的手下徐庆锋和林八一,提供“保护”。
    2006年10月27日,江雪荣认为河南司机叶某某老给自己找麻烦,还试图联合别的司机拒绝为自己运货,因此想教训该司机。将此事告诉了自己的“保护神”小敢的手下徐庆丰,徐庆锋立即找了林八一。林带着7个打手,租车追踪河南司机叶某一直到20多公里外的古榕隧道,将叶某的货车砸坏,并毒打叶某某至轻伤。
    事后,经公安处理。赔偿了受害人4000元,打人者被治安拘留。林八一和他的律师认为,这个事情,在法律上已经“过去了”。阳朔“打黑”开始后,这些似乎已经“过去了”的事情,一件件地晒了出来,作为黑帮成员犯罪的直接证据。
    在庭审中显示,浙江货运部老板马尚志对指控他的这唯一一件暴力事件,事先既不赞成,事发时也不知情。但这似乎不影响他作为在阳朔的打黑行动中的一个重要“成果”。


    马尚志的律师韦晓东告诉记者,打黑,首先需要区分是什么人才是必须打击的对象。比如,那些长期在当地收保护费,强行占干股的人,他们为什么能在当地长期存在?小马作为外来的合法商人,屡次被威胁和敲诈,不得已才花钱买平安,试图减少麻烦,得到保护。从所有的证据显示,即使寻求了保护之后,他也始终是受害者,最后还莫名其妙的成了“黑社会”性质的成员。在一段时间里,还作为骨干成员,被重点“对待”。
     该案的一个律师称,小马小江是非常特殊的案例。小江本人既是一个受害者,也是一个加害者。比如,叫人打河南驾驶员。

      在黑势力介入保护之后,他们在日常的经营中,是否有强迫交易行为,也需要实际的证据说话。此案的关键问题在于,此外,抛开小马是否应该被当成涉黑成员不说,两个原本老实巴交的商人被“黑社会”的过程和暴力环境,都让人深思。
     
   
   调查:两个商人的“被黑社会”样本

    2002年秋天,32岁的小马告别妻女和柳州的生意,和比自己小一岁的老乡小江来到阳朔白沙。那时候,白沙还是一个生产金桔的小镇,偏居在蜚声海内外的阳朔镇以北10公里之外,不为人知。
    那时候,白沙的金桔正在销往全国,但市场远没有现在的规模。无论是果农还是老板和车夫们,一到秋天,就为发货焦头烂额。
    那时候,市场里各自为战。日后的“黑老大”张冬发,还只是一个在乡下种果树,秋天高贩运的农民。10年的贩运金桔到沈阳和哈尔滨的营生,并没有让这个日后的“黑社会”老大赚到钱。
     浙江人小马和老乡小江来到白沙之后,生意并不理想。从2004年以后,市场渐渐的有了起色,但他们发现,上门找茬的人也多了起来。小马的妻子张某告诉记者,小马给出的第一笔保护费是4000元——有人打电话给小马要钱,小马悄悄给钱,回来也不给家里人说,怕家里人担心。
    后来,他接到的又一个电话威胁来自自称是白沙黑老大的小敢一伙。小敢的兄弟们威胁小马,不要他们在在白沙做。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小马的妻子张某至今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的公司从此多了一个叫“小敢”的本地股东。他一分钱不出,但必须分利润的10%。
    小马的亲戚说,两个老乡经营的好好的,虽然生意不好,但至少没有乱七八糟的麻烦。本地人一来,一切都变了。“小敢”和他的兄弟们入股后,一个叫徐庆锋的人干脆就驻扎在市场里,代替小敢掌管“经营”。
    小江的老婆黄某说,如果给出10%的股份,能真正做到够花钱消灾也还好,但事实上,麻烦才刚刚开始。2005年前后,股份变成了20%,没有人敢不给。一年后,股份变成了50%,依然是干股,不投入一分钱。
    小马和小江的家人说,这是花钱消灾。有人收“保护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们人生地不熟,能怎么办?给钱不安全,但不给钱,那就非常不安全。
       要钱的不仅仅是小敢和他们的兄弟。曾经在公司里管账的小江的妻子黄某无意中透露,某某商会,也向自己要了几万元。但她的话到此为止,再问,就只说人家也帮了自己很多忙,即使丈夫已经身陷牢狱,这些有关“给钱”的故事,还是被有意无意地被他们自我回避掉了。
    2006年,市场情况开始好转,也就是在这一年,小江第一次动用了黑道的力量,教训了一个和自己作对的河南司机。这一行为,将在2年后成为他涉“黑”的最直接的证据,包括不知情的小马,也就此被当地公安部门宣布染“黑”。
    小江的妻子黄某说,小江确实干了这件很糟糕的事,但她坚持这个是小江唯一的一个污点。
    2007年的冬天,小马和小江迎来了新的考验和机遇。这一年的冬天,南方大雪,几条重要的运输线路被大雪彻底阻断,数万斤金桔有烂在枝头的危险。市场上,金桔堆积如山,来自全国催货电话不断,但没有一车金桔能突坡大雪的包围。有一些老板冒险发车,不是遭遇翻车就是运输金桔的车辆被堵在冰天雪地里全部冻坏。商户们损失惨重。
    就是在这次危机中,小马和小江表现出了浙南商人的商业天赋。他们经过各地老乡的帮助,终于确定了一条曲折的南下路线,经过南宁,广东,福建,再进入浙江和上海,辗转打通了金桔东进的运输通道。消息传来,几分钟之内,市场内堆积如山的金桔被抢购一空。
    但小马和小江的传奇给自己带来了更多的生意,但也给自己带来了更大的危险。
    2007年11月11日,已经成为市场另一重要领军人物的张冬发,开始了统一市场的步伐,而小马是他唯一的竞争对手。他想统一市场,以水果流通协会的名义,承接所有的水果对外货运。
    小马拒绝了张冬发的建议。谈判破裂。三天后,小马遭遇飞来横祸,三名刀手夜袭货运部,连砍小马14刀,其中一刀削飞了他的指头,另一刀从背部砍入,深达肺部。还有一刀让他的肘骨断了一块……刀手在离开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大意是“不老实,砍死你!”
    整个作案过程被白沙道上的人解读为“专业杀手”的做法,原因是,只有短短的十几秒钟,似乎来去如风。小马的妻子在楼上听到惨叫,冲下楼,凶手就已经消失。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案件没有任何下文。直到有一天,小马自己成了“黑社会”被捕,律师告诉他,他被砍的案子破了,幕后的主使是张冬发和他的兄弟们,砍人的凶手,至今没有抓获。
    小马被砍了,小江只好将浙江货运部加入了张冬发的水果流通协会,他发现,自己原本还有50%的股份,但这一合并之后,自己和小马的股份一共只剩下了39%。生意似乎越做越大,但利润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但他们还在幻想着,这能给自己带来最后的平安。但,一年后,这个协会被阳朔方面认定为是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一夜之间,小江和小马成了黑社会组织成员,并成为最先被逮捕的骨干成员。


    小马和小江被捕后,白沙的水果市场似乎并不接受小马和小江是“黑社会”的说法。被“小敢”和张冬发“统一”过的90多个商户联名为这两个浙江商人求情。他们认为,是本地黑帮绑架小马小江,而不是小马小江投靠黑社会。

     商户营救“黑社会”,成了阳朔打黑的一个颇具幽默色彩的故事。
    小马和小江被抓4个多月后,张冬发被抓。“小敢”在打黑行动进行到相当程度的时候,开着豪车从容地人间蒸发。
  本报记者 广西桂林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8404)|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