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阳朔打黑调查(一)  

2009-12-17 13:50: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乎是一夜之间,阳朔“黑社会”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从2008年12月底到现在,广西警方在阳朔白沙展开专项打击行动,数十名涉黑人员被抓。到昨日为止,阳朔打黑进入了司法收宫阶段。传说中的阳朔三大重灾区之一的白沙镇黑社会28名骨干成员,于2009年12月14日开始,在桂林第一旅游重镇阳朔受审。但坊间关于阳朔黑社会的种种解读却刚刚开始——阳朔有没有“黑社会”不重要,重要的是西街上千万别有。打不打黑也没有关系,只要别“指定消费”就成。

   江湖

   
    在阳朔,有三大招牌,西街风情,兴坪山水,白沙金桔。但这三个地方,也一直是当地传说中的黑社会猖獗的地方。

      据当地水果市场的经营者介绍,以白沙为例,2000年前后,白沙的金桔,就在全国逐渐占领了市场,每到金桔收获季节,来自全国各地的水果商人云集白沙,随之而来的,是应运而生的水果货运、配送市场。
    2002年,随着江浙等地商人进入白沙经营物流,白沙的水果货运,渐渐兴旺起来。发达的货运网络,可以将数万吨白沙金桔,发到国内外任何一个角落。他们中的代表人物是来自浙江台州的商人小马小江等人。
    随着生意的日渐火爆,市场上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一些街头混混出现在市场里,并成了发货组织人。他们召集相关的商家开会,指定发货公司,车辆。其中,被人称为“小敢”的黑老大带着一群地痞流氓成了市场里实际的管理者。
   小敢,无论是在白沙还是阳朔,这都是一个响亮的名字。小敢34岁,小敢身高180,身体壮硕,原名赵树贵。但在阳朔白沙镇,除了亲友,几乎没人知道他的真名,但小敢这个绰号,却无人不知。
    关于这个绰号的来历,在白沙流传着好几个版本。其中,最具传奇色彩的版本称:他和在阳朔势力最大的阳朔县城的黑社会老大莫++结仇多年,但他从不将对方放在眼里,在若干年前的一次火并中,小敢身先士卒,一人独自杀出一条血路,从此名声大振,因此江湖人称其“小敢”。经过多年刀光剑影的的争夺,被称为阳朔第一黑老大的莫某不敢涉足白沙一步,但小敢却经常一个人“深入虎穴”,还将自己的另一个家,安在了莫某的地盘上,阳朔街上……
    白沙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个人走路的姿势,两手高抬,眉头轻锁。无论在何处,总有一群小弟前呼后拥。只要那辆尾号为002的灰色奥迪轿车在街头一出现,人们就开始猜测,是不是有事要发生?
    据当地人陈兵(化名)介绍,小敢最初只是收保护费,开赌场,2005年前后,随着白沙的水果市场越来越重要,小敢开始向这个领域伸手。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小敢和他的手下,是白沙镇一支独大的黑势力。他们逐一“收编”商家,指定耗材的进货渠道,将这些商家,特别是外来的经营者,纳入自己的“保护”之下并收取保护费。后来,为了便于统一结算,他们将零散的保护费变成了统一的按比例获取股份。他们不用出一分钱,但硬占10~50%的干股。
     但近年来,小敢的在市场上的控制力度,正随着一个人的崛起,而受到挑战。这个人就是白沙人张冬发。
     张冬发,44岁出头,白沙古板村人。在出事以前,他的头上有着几个重要的头衔:白沙镇古板村主任,阳朔县第十五届人大代表。白沙水果流通协会会长。
    就在小敢在市场里收取保护费的时候,一直在市场里做水果收购和贩运生意的张冬发,一直苦于竞争带来的压力,他也似乎看到了对市场进行垄断可能带来的“好处”。2006年前后,他带着自己的“兄弟”成立了水果流通协会,开始有针对性的扩张行动,并采取暴力和威胁的手段,打压别的货运公司,逐渐将市场上零散的物流公司排挤出局,并以流通协会的方式对物流线路进行“发包”。
    张冬发也因此成为市场第二大势力。此后,两股力量进行了有效的“合作”,对包装供应等环节,也实行指定消费,白沙的水果市场物流格局,基本形成。
   

 垄断

     无论是普通的商家,还是白沙熟知道上规则的人士,对张冬发和小敢之间的关系,都无法厘清。他们之间亦敌亦友,据说,还有亲戚关系。但他们之间的故事,充满着血腥、妥协与合作。至少,在2007年以前,小敢和张冬发还各自相安无事。小敢保护下的浙江货运,控制了江浙一线。张冬发和他的兄弟们,尽管还没有表现出最激烈的暴力色彩,但他们的威胁和恐吓,也在市场上人人皆知。他们渐渐控制着北方线路。虽然时有小冲突,但也还算相安无事。市场上数百家果商各寻靠山。在长达数年的时间里,白沙市场一直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中。

    张冬发一直苦于商家之间的恶性竞争,利润微薄。根据警察侦查显示,他的理想是建立一个步调一致的垄断市场,彻底消灭各种力量割据的状态,做到价格的“统一”。
    在他“统一”市场的过程中,遭遇的第一个阻力,就是小敢保护之下的小马和小江的浙江货运部。       
     2007年11月11日,张冬发找到浙江老板小马谈判,要求合并,做到步调一致,统一抬高价格。但在商业经营商占有明显优势的小马拒绝了。有小敢保护的小马并不知道,“黑社会”也并不能保护他免受来自“黑社会”的伤害。
     3天后的晚上,三个被张冬发用10万元雇来的职业刀手,突然冲进了白沙水果市场小马的办公室,连砍小马14刀,致小马重伤致残。几天后,从鬼门关里侥幸逃离的小马,就正式和张冬发的流通协会合并。 
   这被解读为传统的黑社会老大小敢的势力和张冬发新势力的全面联姻。浙江商人小马,是两大地方恶势力妥协的一个牺牲品而已。知情人介绍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细节,当这个血案发生后,凶手一直在逃,案件的侦破没有任何进展。小马的亲人要广发广告悬赏10万征集线索,被“小敢”当即压住。
    此后,张冬发和他的流通协会坐享小马货运部利润的24%。小敢分37%的保护费,真正的经营者小马和小江得利润的39%,他们得到的承诺是,不允许别的货物配送公司进入白沙的货运市场。阳朔打黑后,浙江商人小马和小江,同样成了该案中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被逮捕。

    暴力“钱途”

    白沙几股黑势力合并之后,一夜之间“能量”大增。除了基本的货运,他们对包装的控制,产生了巨大的暴利。
    一位经营户告诉记者,合并之后,控制市场的各种暴力团伙总人数在100人以上。他们之间,用一种松散的关系维系着。暴力团伙成员经常召集所有做包装生意的商家“开会”,每卖一个3元的泡沫包装,必须缴1元的“保护费”。所有的档口的果商,必须到他们指定的地方购买包装纸。如果有人反对,就会立即遭到毒打。他们销售的每捆15元的包装纸,市场价只有8元。市场里有200多个档口,除了黑势力团伙的内部人,很少有人能例外。
    2008年10月,新一轮金桔上市季节来临后,合并之后的暴力团伙展开了大规模的暴力行动“整合”市场。他们大幅度提高运价,但支付给驾驶员的运费却没有任何增加。果商们自行找来的车辆和货运人员,不是被殴打就是被砸车。在2008年10月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白沙就连续发生几次有针对性的暴力事件,舆论一片哗然。
   2008年,流通协会的负责管理账目的人明确地表示,只要不出事,2009年,流通协会争取做到利润2000万。他们的计划是,立足水果市场,然后在酒店业和旅游领域,全面扩张。
   除了水果,这些人还有目的地向别的领域进军。其中,小敢还保留着自己的传统项目——开设地下赌场。据知情人介绍,小敢和自己的得力干将“毛大”在湘炉山村、阪村、金宝乡等地开设的干子宝赌局,规模庞大,赌局进行期间,按照5%的比例抽水,每天的水钱达20万元以上。

 扑朔迷离的阳朔打黑

    2008年,连续发生的暴力事件,引起了广西各方的高度警惕。广西省有关部门纷纷接到阳朔黑社会横行的举报信。阳朔和北海,就此被列为广西打黑的“试点城市”。
    2008年12月31日,专案组开始抓第一个人,几天后,包括商人小马小江在内的涉及强迫交易的人员被抓,然后根据这些人的交代,继续抓捕别的人,对整个团伙的抓捕,断断续续持续了半年之久。这一度被被外界解读为“通风报信”式抓捕。商人出身的白沙水果流通协会会长张冬发,作为被抓捕的最大的“黑老大”,成了阳朔打黑的最大的“战果”。
    昨日,根据阳朔县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他将面临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强迫交易、故意伤害等5项指控。在从14日开始的审理中,28名涉案人员将分别受审。
    一个受害人告诉记者,打黑开始后,他们曾经想过全面举报,但后来没有几个人敢这样做了。这些人暴力控制市场的时候,非常嚣张,他们曾公开的宣称,县上某某领导,公安局某某领导都有股份。即使在阳朔开始全面打击白沙黑势力、一些涉黑人员已经落网之后,这些人还有恃无恐地威胁商贩不得帮助警察的取证,并总在最关键的时候,人间蒸发。在开始抓捕黑道成员之后,白沙黑老大“小敢”开着自己的灰色奥迪从容不迫地跑了,他的得力干将毛大,也同时消失。有传言称,圈内的消息称,他已经跑到了东南亚某国。主要的黑老大逍遥法外,满街上海能看到他们原来的马崽四处晃悠,谁也不敢说什么。他们认为,传说中的保护伞没有触及。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一点似乎得到了涉案人员的亲属的应证。据他们介绍,他们的亲人被抓前透露过公关股份的事情,这些股份已经涉及到了阳朔相当级别的官员。但到目前为止,这些传说中分得了股份的重要部门的官员,只是被调离了原岗位。他们认为,这次白沙打黑,仅仅是对无论资金还是别的实力有非常有限的白沙帮进行了打击,而传说中控制码头,旅游和酒店,甚至燃气的“兴坪帮”、“阳朔帮”没有丝毫的提及。他们甚至认为,是势力强大的阳朔县城帮对白沙格局的再次重组。

   本报记者 桂林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267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