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三江侗寨大火再调查:偶然的灾害还是必然的结局?  

2009-11-12 18:39: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诞生那一天开始,三江侗寨就始终是大火连绵。这个与民族生活习俗伴生的灾害,现在却有可能成为彻底终结民俗的元凶之一。究竟是火灾的伤害扩大还是资源枯竭后再生的能力减弱?近日,三江政府再次发起保护侗寨的全民运动,但侗寨的过去和未来,似乎依然岌岌可危。
   
   水!水!水!
   6日凌晨火灾向上蔓延过第一道公路时,42岁的老欧第一个冲到自家屋前的消防水龙头前,打开了水龙头,没有水。他以为拧错了方向,再拧,还是无水。水量不够,水压压严重不足。他绝望地跺着脚,眼睁睁地看着20多米高的火浪将自己的房子卷了进去。
   在那晚的火灾中,寨子里的水池,大多水量不足,水龙头的水,只能流淌,超过鼓楼10多米的距离,就没有任何喷射的可能——压力不足。
   老欧还记得,最后,救援队伍排成了长长的队伍,在村子西头的水塘里提水,那几本是杯水车薪。很快,水就不够了,保住西边的少数寨子,依然靠破拆。村民韦成兵(音告诉记者,)这一幕和几年前的独峒乡政府所在地火灾和2年前的干冲火灾的遭遇惊人的一致。大火来临,无水救援。
   欧旭说,大约在20年前,山头上的树都没了,曾经水量很大的小溪很快断流,稻田在冬天里根本关不起水。原先收了二季稻后泡冬水田的做法,在好几年前就已经消失。由于侗寨大都在半山腰上,近几年一到枯水期多次出现饮水困难。喝水都成问题,用什么救火?
   村子里的老人告诉记者,先前也有很多火灾。但因用火导致的火灾比电路引发的火灾,成灾的时间长很多,当时的寨子里,都有水车从小溪里引水,至少水量不是问题。水资源的枯竭,让灾害救援越来越困难。没有水的原因,他们都承认,是因为林子没有了。
    三江县城下游的浔江水电站的数据显示,在近期,浔江的来水量不到40个水(每秒通过的立方数)。而该电站一个机组才满负荷发电就需要100个水。电站职工告诉记者,20多年的时间内,来水量减少了大约三分之二。

 
   脆弱的林地

   林略大火之后,当地政府部门第一时间介入对每家每户受损面积的丈量。而林略村的重建,也被紧急提上了议事日程。比政府部门行动的更快的,是当地的建材供应商。
    从县城翻越近30公里的独峒乡坡,然后再从独峒乡上山,建材运抵林略村的价格,已经你销售价翻了近两倍多。3毛钱一块的砖运到林略村,就成了7毛。昂贵的建材,似乎会让村民们选择木材。但当地的木材建筑商覃红武说:“重建林略寨需要的木材,需要上千亩森林生长30年。”现在,在独栋甚至是整个三江,也难以找出上千亩有30年生长史的森林。现有森林的生长时间,很少有超过15年。
    他告诉记者,当地人其实更愿意住木楼,但要建好的木楼,代价太过高昂。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三江地区的森林资源在80年代早期的林地下户之后的全民滥砍滥伐中枯竭,在那次大规模的砍伐中,具有20年以上树龄的树木,基本被消灭。很多山头被直接开了荒。但这次大规模砍伐的树木,很快被历次村寨大火消耗。在2005年和2007年的大火中的重建中,能直接作为三层木楼立柱的木材都难以找到。90年代末期,森林有所恢复,但时间太短。每次大火之后,木材的价格都翻番,大量的寨子,特别是靠近公路沿线的寨子毫无选择地采取了砖混结构。
    他说,2009年的三次大火过火面积大,涉及到了近400栋楼,事实上已经没有那么多好木材了。
    对森林资源的供需矛盾,欧旭一家的感触最为深刻。80年代,作为林略村的林场场长,欧旭的父亲到银行贷款800元,买来数百斤松树种子对被砍伐一空的山头进行了补种,但因林地的全面下户以及资源的枯竭,他没能继续当这个场长。这个贷款就落到了欧旭的头上。几年前,欧旭用打工挣来的钱偿还了这笔贷款,连本带息已是3500元。钱虽然还了,而那片林地距成材,还有相当的距离。尽管如此,在连绵的大火中,这个林子能否保住成了新问题。当地人的主要收入来源主要靠种田、茶叶、打工,木材。茶叶销量市场波动太大,打工挣钱也难。而木材从来不担心销路。每次大火之后,很多人就开始砍树卖钱。连小树叶砍。林略村大火之后,很多村民已经上山砍树搭建临时窝棚。一些不到10年树龄的松树也没有幸免。这仅仅是开始。在大规模重建中,这些林子的下场已经十分明显。
    面对寨子可能会变得寂寞的后果,欧旭很郁闷。他说,很多人不是不想修木楼,确实修不起了。

    保卫三江
    在三江采访时,三江旅游局给记者提供的数字显示,随着互联网的传播,侗寨原生态旅游游客数量正在快速的增加。2008年的游客数量为61.54万人,同比增加74.3%。
    而当地有关部门又给了记者一组这样的数字:全县总户数9.37万户,其中木质结构房屋聚居户数8.07万户,50户以上连片村寨自然屯有572个,最大的连片居住村寨自然屯有918户(干冲)。
    2006年发生火警25起,成灾18起,烧毁73户受灾579人,直接经济损失90万元。2007年发生火警14起,成灾8起,烧毁303户受灾1487人,死亡10人,直接经济损失421万元。
    2008年2月15日,同乐乡同乐村三转屯发生一起寨火,共烧毁75户,因救火打烂房屋14户,受灾373人,死亡1人,直接经济损失106万元……2009年的数字,他已经没有勇气给了。而独峒知了侗寨重建的房屋结构比例:受灾72户中,到现在为止,建砖房的33户,建砖木结构住房的39户。几乎是一半对一半的数字背后,是自然,经济,人力资源无力支撑侗寨延续自己传统的现实。
    这就出现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今后,客人会跑上千公里来看砖楼吗?侗寨的未来在哪里?
    面对这个问题,三江县委宣传部的干部一声痛苦的长叹:“你知道我们心有多疼吗?”
    她给记者看了同事拍摄的一系列侗寨照片。这些精美的照片在各大网站上流传,但其中,八协,知了,干冲等数个精美的寨子已经在近年的大火中灰飞烟灭。另一些正在燃烧的的村寨的照片触目惊心。
    她介绍,目前,全面保护500多个侗寨,无论是从资源还是可操作性上都有巨大的障碍。三江采取的战略是退而求其次,选定重点保护区。如,被称为程阳8寨,高定、高有,岜团、丹州等,都作为重点保护对象,控制砖混结构的建筑,保留侗寨现有的状态。已经建好的砖混建筑,又政府投入巨资,让村民用木板将砖混外墙包裹起来。

       此外,从2008-2010年,一直在全力推进对500多个村寨进行“村寨防火改”(木质结构村寨实施寨改、水改、电改、灶改加房改、简称“4+1工程)和“消防设施”的建设,全力狙击侗寨景观被人为消亡。
   但三江政府这个无奈的选择显然并不能让各方满意。到现在为止,2010年的目标时间即将到来,但防火改建工程耗资巨大,但09年数次几乎将寨子连根拔掉的大火显示,这种努力效果似乎不好。消防遭遇水资源困境和管理难题之后,到目前也被舆论批评为异常失败。一些曾在保护名单上的寨子,民俗景观已经彻底消失。而现在人们担心的是,如果仅有的柳州市4大魅力乡村入选侗寨也灭于大火,三江的民俗观也就全军覆灭了。此外,公众和当地人都担心的是,500多个寨子的侗乡如果只剩下几个孤立的景区,是否还能吸引众多的游客到来?
      本报记者 龙灿 三江摄影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7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