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华南虎网事》连载2(版权所有,转载必究)  

2009-01-08 22:38:17|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传说

 

从2006年到现在,卢站长他们已经多次在这里出现。从县长吴平从安康市汉滨区调到镇坪开始,老虎就渐渐成了这里官场最普遍的话题。当地官场有一个比较时髦的词——以生态促发展,简称“生态牌”。

生态牌是官员们的事情,小小的镇坪,整天与山为伴,生态是一个无法让人激动的口号。当时的镇坪林业局长张立斌感觉到了身体不适,尽管如此,他还是临危受命,他拖着患肝癌的病体接受了找虎任务。这只传说中的老虎一直到他去世,也没有现身。

2007年初,一个叫覃大鹏的党校干部调任镇坪林业局长,接手了他的工作继续寻虎。胖乎乎的覃大鹏是一个听话的人,但他的到来让原本负责找虎的李评基本靠边,这个光荣的任务被交代给了李评的手下李骞,一年多后,覃本人的仕途因老虎危机嘎然而止。

在县长吴平入主镇坪县政府之前,镇坪的虎缘并不比其他山区更深。靠山吃山是山民们最直接的选择。

1992年,在《野生动物保护法》正式实施3年后,陕西省镇坪县林业局设立“野生动植物管理站”(简称“动管站”),那时候,日后将名扬四海的周正龙还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朱巨龙还在遥远的山东,与陕西毫无关系。当时,一名叫李评的老师,成了林业局动物保护站的动管站的工作人员,从科员到站长,都由他一人承担。那时,他对野生动物并不特别了解,更无从想象,他将在15年之后,因为传说中的老虎,成为网民心中的真话英雄。

李评在动管站工作期间,听说了很多有关“烂草黄”的传闻。坊间传说中的“烂草黄”个子比豹子还要大,身体上有黄白相间的条纹。“烂草黄”到底是什么动物,当时,李评和许多老猎人一样,都不清楚。

1998年,李评被授予陕西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先进工作者,他和县林业局领导去西安领奖。这是他第一见去西安,当时见到了省上的许多动物专家。当年的陕西和全国一样,正在进行野生动物资源普查,李评把有关“烂草黄”的传闻告诉了陕西省林业厅动管站领导卢西荣。专家根据李评的转述,初步认定“烂草黄”就是非常珍贵的华南虎,并建议李评“摸摸底”,看看镇坪到底有没有华南虎。回到镇坪后,李评把专家的话告诉了县上的许多猎人,并请大家在山上打猎转悠的时候注意点,一旦发现线索要及时上报。虽然坊间关于烂草黄的传闻不少,但随后的几年,李评并没有得到更多的重要线索及直接证据。

但可以肯定的是,就是这个传说中的“烂草黄”,引起了日后进驻镇坪某些官员的重视,并成为他们手中的一张牌,并引发轩然大波。

2003年,镇坪县成立了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不少村干部及老猎人加入协会并兼任护林员。协会成立当天,李评在给护林员讲课时,再次重申:烂草黄就是华南虎,非常珍贵,一旦发现要及时上报。在众多的猎人中,一个叫周正龙的农民,日后成为所有故事的主角。但2003年的周正龙依然还在为女儿的学费操心。“烂草黄”离他的生活异常遥远。

2004年五.一大假期间,李评接到了镇坪县曾家镇彭国海的电话。彭在电话里说,他在山上发现了“一串”很大的脚印。李评让彭国海先用塑料薄膜把脚印盖好。大假结束后,他赶往现场测量发现,这串留在泥地里的脚印直径在17-21公分之间,初步判断应该是大型猫科动物的足迹。李评拍了照,而且还让彭国海用水泥倒在脚印里,做成了“足迹模型”。2004年年末,时任镇坪县林业局局长的黄新义去西安开会时,把“足迹模型”及脚印照片拿给卢西荣等人辨认。几名动物专家研究后,认为脚印很像是华南虎留下的。“镇坪可能有华南虎”的消息很快引起了陕西省林业厅官员的高度重视。更重要的是,引起了当时县委县政府相关领导的重视,“烂草黄”从传说中慢慢走进了镇坪的官场生态。

2005年春节过后,镇坪想到了将华南虎当成了发展的契机,他们对陕西林业厅的鼓动收到了效果,陕西林业厅计划展开专题调查。2005年年底,卢西荣等4名专家第一次赶赴镇坪摸底。镇坪县动管站站长李评负责接待并配合4名专家的工作。他们在镇坪呆了20多天,先后走访了很多群众,了解了不少信息,并初步认定有必要在镇坪展开华南虎专项调查。随后,制定了“华南虎专项调查计划”,初步预算调查经费预算22万元。参与调查的成员主要来自陕西省动管站、陕西省动物研究所、陕西林业勘察设计院,安康市及镇坪县动管站则负责协助。调查队队长由陕西动管站副站长卢西荣担任,成员有于晓平(陕西师大教授)、张广平(陕西动物研究所)、刘文化、钟凌等人。

没有人能想到,这个从由专业单位构成的队伍中的一些人,日后将成为华南虎风波的主角,并成为学术和政治丑闻。

无可否认的是,这个调查队成立之初,大家还是想做一些事情。他们坚信,自己的调查会诞生若干新的成果。在2005年前后,没有人会怀疑这个良好的愿望。

2006年5-6月,镇坪县林业局财务账户收到省林业厅分两次拨的专项调查经费,总计16万元。6月,卢西荣带领的调查队抵达镇坪,并正式展开调查。调查队这次来了20多人,他们被分成3个野外调查组及1个监督组,并分片区展开工作。卢西荣、李评被分在“监督组”,他们主要负责统筹、协调及应急等工作。调查队的主要工作是走访询问,上山的次数并不多。李评事后估计,调查组受访群众应超过100人。

调查期间,调查队成员被安排在当地一家宾馆内入住,两个人住一个标间,100元左右/天。调查队成员每天吃饭、抽烟、喝酒的费用平均超过500元以上,这些钱都是从调查经费中扣。除了吃喝、住宿,调查队专家每天还有120元的补助。调查队上山,请当地的向导,50元/人/天。安康市动管站及镇坪县动管站下乡每天补助则只有3元。这个相对高的补助费,让文彩村的农民周正龙从众多的猎人中脱颖而出,与调查队和镇坪林业局结成了紧密的合作关系。

有没有老虎大家不知道,老虎和这个县城的关系,也并不被普通市民关注。在这个只有一条长街加两个岔道的县城里,除了公务员,大多数人就只能摆点小摊,生意不死不活,在餐厅和宾馆里当服务员也是城市居民眼中不错的工作,尽管工资不会超过700元。

老百姓本着最朴素的想法,老虎,也许该有吧?毕竟山太大了,文采村农民周正龙此时已经成为调查队里没有编制的成员。

卢队长50左右,任陕西林业厅动管站副站长多年。相对顽固的高血压,一直是这个站长的致命软肋,据说已经影响到了他的仕途。

但这只是传言,在陕西林业厅的体系内,他这样的干部的升迁,显得异常微妙。问题的关键在于,在已经有保护处设置的前提下,再有动管处这个机构,本身就有重复的嫌疑,更要命的是,这个可有可无的位置也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厅里面盯着站长位置的不是一个两个。在其披挂出征镇坪前,有关他的去向,在林业厅内部就有诸多说法。

几个月后,这个说法就得到了应验,他继续当副站长,一个多年办公室写材料的秘书,成了他的上司。

2007年1月8日,卢队长一行在镇坪找老虎的工作从开始。一个叫李骞的年轻人,登上了舞台。他的主要任务是接待,为考察队做后勤保障。这个后勤保障的过程,成了日后调查队腐败风波的重点。

李骞,安康人,70年代早期出生。镇坪林业局动管所科员。他是追随的妻子的脚步,从安康来到了镇坪,在镇坪之前,他是安康种子站一名职工,认识了一个镇坪的乡村女教师,为了解决两地分居的问题,从安康调到镇坪。在2007年前后,他如何也完成了从普通职员到公务员的身份转变,无人关注,一直到老虎风波爆发,还有人隐约地说起,他和当地的某领导是亲戚,这确保了他顺利地拿到了镇坪紧俏的公务员名额。

李骞协同陕西林业厅华南虎调查队大展手脚的时候,李评的人则成了多余而边缘的人。李评是镇坪林业局动管所所长,但这个所长基本被科员架空。这个违反常态的做法,在镇坪林业局内部被默认了。李骞直接向局长汇报工作,所长形同虚设。甚至有说法是,颇有来头的李骞将很快替代李评的位置。无事可管的李评在华南虎调查队进入镇坪期间,退居二线,大多数时间在5个小时车程的安康家中“休假”,领取科员级别的工资。

  评论这张
 
阅读(9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