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伤人”的老虎,“杀人”的三鹿  

2009-01-22 19:26:59|  分类: 新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日下午二时,三鹿问题奶粉系列刑事案件开始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原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被判无期,张玉军、耿金平被判死刑,高俊杰被判死缓,张彦章、薛建忠被判无期……

                            “伤人”的老虎,“杀人”的三鹿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在杀害数名婴儿之后,三鹿即将把两名责任人,送上断头台。

        在“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司法语境下,两个罪犯的死亡,似乎理所当然,罪有应得。但细细想来,这两个即将被杀的人确实很冤。

        法律的终极目的,是维护社会最低的公平底线,最大可能地降低社会伤害成本,但在三鹿事件中,无论之前还是之后,法律都表现出了杀人不眨眼的特性,还如那曾经的交警,悄悄地藏在拐弯处,等着闯红线的人一头扎进来。然后,杀无赦!

       用一个简单的假设,如果这两人事先知道添加三聚氰胺必杀无疑之后,他们是否会敢将三聚氰胺放在可口的牛奶里?以前连绵不绝的毒食品事件,在若干机构的运作下,无一不是草草收场,这个惯例,随着三鹿的轰然倒塌出现了特例,于是,张玉军等,必死无疑了。

       张先生的委屈远不止此。

       早在几年前,三聚氰胺和尿素,牛尿作为添加物就肆虐于牛奶市场,并引起了业内人士N次大声疾呼,并撰写检验类似添加物的专业论文数十篇。但这些预警在遭遇企业公关之后,纷纷失声。

       此外,熟知内情,并具有国家免死金牌的三鹿等奶企和9个职能部门组成的马奇诺防线里无数守土有责的官员们,哪怕执行了最常规的检查和化验,三聚氰胺也就可能被拒之于门外,遗憾的是,这些防火墙纷纷形同虚设,三聚大摇大摆,登堂入室,直到一地鸡毛……

     这让我想起了周正龙先生的遭遇。

     13个官员组成的防线,没能拦住一只漏洞百出的纸老虎。于是,周正龙最后进了监狱。但周正龙先生是幸福的,纸老虎毕竟吃不了人,因此,他的脑袋还在,并才有可能混得一缓刑回家养老。

       张玉军、耿金平先生,不如周正龙先生幸运了。因此,他们人头落地,也就是想不到但看得见的事情。

     

      三鹿之后,石家庄那些主管的部门是否就会瞬间扎起了防范的篱笆?我看未必。

     在2008年11月,三鹿的若干当事人已经进了监狱,石家庄的兽药市场依然一片混乱,造假者还在农家小院里藏身,畜牧局执法的队伍形同虚设。即使在记者亲自暗访完毕,并将执法队带到了门口,造假者依然可以从容撤退……在如此管理的现实环境中,下一个三鹿的出现,是看得见的事情。

       杀了就杀了吧。据说,九个职能部门开始在食品安全领域进行新一轮的“九龙治水”,如果需要鲜血祭旗的时候,就必须有人去死。几千年的惯例如此!不是有一句话:“错一个字,人头滚滚啊!”从古至今,人头滚了无数,但漏洞依然百出。

       若干天后,下一个被杀的是谁?

    

      

  评论这张
 
阅读(7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