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都江堰的美丽与哀愁  

2008-06-20 00:41:59|  分类: 采访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多次在前线奔波,但一直到地震过后一个半月后,我才终于重进都江堰。

  也许是任务安排的不同,也许是都江堰灾后,在本地媒体上过于强势,我选择了回避。其实,更多的是自己内心的胆怯,我不想看见一个满目疮痍的都江堰。8年来,这个城市及其周边的山水,在我心里留下了过于完美的印象。

   我迷恋都江堰,如所有成都人一样,尽管我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成都人。

  曾经看见中央电视台和凤凰的记者与我喜欢的学术大萝卜易中天先生,在离堆公园坐而论道。其实,易先生聊三国,我喜欢,但聊都江堰,他显然是不合适的。听了半天,我发现这哥们简直没有真正感悟到这个城市的魅力。准确地说,不是城市,而是那一江清水的优雅与从容。

    周末,一个人背上行囊,关闭手机,在离堆公园里或对岸的小茶馆里坐上一天,听江水拍岸,看漩涡滚滚,空气中都是岷山雪水的清凉,凉风拂面,蚊蝇不生。晚上吃青城山的野菜,啃兔头,喝啤酒。往往击桌而歌,乐不思归。

   那种感觉,给个省长也不换啊。

   7、80岁的老人,健步如飞,背着茶叶叫卖,竹林间,武林高手为人推拿,一边以兔头佐酒……虽然金庸先生在想象的场景中对这里颇为不敬,但乡下高人奇多,是不争的事实。

   其实,都是这一江清水所赐。还有一个已经被神话了的人,李冰,这个城市,从此让成都平原旱涝保收,插根木棍,也能长成森林。农忙之后,盖碗茶和麻将的声音,也因此才能响彻整个平原。

   这是一个独特的风景。他们的从容与富足与工厂无关。与这一江清水比起来,给10000个工厂,也没有一个成都人想换,包括我这个只有8年市籍的外来人。记得当年在漂泊了无数城市之后,看见宝瓶口的岷江水,我义无反顾地把自己嫁给了这个城市。

   进入都江堰后,我看见了倒塌的房屋,指挥部里忙碌而疲惫的人群。安置点,吵架的人们,其实,他们现在吵架是正常的,灾后的迷茫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吵架才不正常。

   吵归吵,之后各自散开,该干嘛干嘛。

  宝瓶口还在,岷江水依然在这里奔流。清风不变,1700年的桩头——张松银杏依然繁茂。灾后的离堆公园里,只有掉落的瓦片和部分损毁的部分建筑,才能隐约让人想其8级地震那狰狞的面孔。但和都江堰的水与千年古树比起来,这些建筑都是身外之物,因为都江堰的老祖宗早告诉我们:“道法自然”!!简单的四个字提醒这我们,在地质灾害频繁的岷江峡谷,自然才是唯一的主宰。敬畏自然,我们才会得到最好的奖赏。李冰这样作了——深淘滩、浅作堰,他从此与宝瓶口一样不朽。

   重回都江堰,偶然地见到了一个最重要的,但却从未蒙面的朋友,都江堰世遗保护委员会主任王甫。2003年,当都江堰管理局和四川大学水电学院的专家们(专门的水利机构,与都江堰市及景区无关)准备在鱼嘴上修建杨柳湖电站时,他和保护委员会的邓崇祝代表都江堰政府和人民坚决反对,在那场震惊全世界的都江堰保护战中,在全国舆论的一直反对下,都江堰幸存了。老王和老邓作为最地道的都江堰人,他们骨子里流淌的都是岷江雪水,他们和都江堰之间的约定,是那些只知道水利=水泥大坝的“专家”们一辈子也无法读懂的天书。其实,李冰先生原本是他们的祖师爷。他们试图用最恶劣的手段,将自己的祖师爷刨坟鞭尸。

    对那些在都江堰离堆公园隔壁别墅群里的狗屁水利“专家”来说,不忠不孝莫过于此。从此不喜欢“专家”。其实,他们那蚕食了离堆公园里的别墅,已经委婉地告诉我们,别指望这些技术人员有基本的尊重科学的可能。想其了周孝正老人的一句话,技术,不是科学。

   假如3年前杨柳湖大坝长了起来,是否能侥幸躲过8级地震的惩罚?感谢老王、老邓还有全国若干的媒体。

   地震来时,老邓的女儿受了重伤。老王父亲,岳父、姐妹的房子全倒了。其中,他的奶奶已94岁高龄,由老王70岁的父亲陪伴照料。老王作为大型机械的调度指挥官,他在地震后看见岳父母在雨中坐在街边等待救援,只说了一句话,还有那么多人要挖,我顾不上你们了。扭头走了。

    12日的夜,大雨。都江堰在哭泣。

    只要水还在,都江堰就是都江堰,无可替代。老王说。

    我深以为然。看见60多岁的老都江堰人罗永洪在两个亲人遇难后,还笑着当志愿者,我就明白了这个道理。我看见南桥上的扁还在,两个70岁的灾民在这里卖茶叶,我相信!

       离堆公园小范围开门的第一天,很多人开车从成都赶来,哪怕只是在方圆不倒一公里的功勋大道里走走,拍几张已经拍了无数次的照片。如果你问他们为什么,他们会回答,遛弯。

  评论这张
 
阅读(9623)|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