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灾区心理干预:以学术的名义对立  

2008-06-16 22:43:12|  分类: 采访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阳市庐山南路99号,东汽灾民安置点。

  地震后,大批东汽灾民被安置到了这里。随着其他小安置点的撤离,这里成了东汽最大的临时家园,4000多灾民在这里生活,也包括学习——从幼儿园到临时学校,这里都已初具规模。

   几个大的仓房,10多栋别墅,外加帐篷若干,这个原本是德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闲置建筑,派上了最实际的用场。

  从厕所到食堂,从医疗点到浴室。尽管条件有些简陋,但东汽作为三线大型国企的凝聚力和基础,在救灾的过程中表现出了让人钦佩的效率。因为他们一边还在生产,争取在一年内,将生产恢复到震前的80%。

   每天,高音喇叭里,一个女生用最标准的东汽普通话,用抒情而悲怆的声音,朗诵着员工的文章,为所有人的东汽情结打气。广播着企业的最新通知,救援的进展,我每天从帐篷里醒来,只要听听广播,就知道了每日的进展。

   这是一个高度凝聚的团体。也是一个与外界相对封闭的团体,如大多数一直安身在大山里的三线企业。

  从灾民到来开始,一个上海的心理学家在这里建立了一个针对孩子的心理援助点。志愿者一批批地来了,又一批批地离去,现在,来自云南、北京、珠海的三批志愿者在这里坚守这个心灵的家园。

  但尴尬的是,这些对孩子进行心理辅导的人,他们首先面对的是圈内人之间无法沟通的困难。原因是理念不同,其中一派的心理辅导师基本被排挤,整天在帐篷里发呆。

   一个最简单的冲突是,一方坚持用沙盘,解读孩子的心理状况。这是该安置点学院派的观点。另一批认为,工具和形式并非灵丹妙药,当前的主要问题,是陪孩子玩,让他们释放和发泄……但他们是业余派别。早听说心理学界派系林立,争斗激烈,这种以学术名义进行的倾轧,出现在了最需要安慰的地方,就此一地鸡毛。

   去还是留?被闲置的一派在两难中犹豫。雄心勃勃而来,他们不甘心就此悄然离去。但大多数时间,他们确实无法靠近灾区的孩子。尴尬的不仅仅是他们,还有所有目睹他们处境的人。

   毕竟他们都是志愿者,以志愿的名义,无偿地前来试图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幸亏,他们是来寻找失落的心灵,而不是来废墟中抢救生命。

   学术界画圈子的传统 由来已久。如新儒学、新国学背后的若干恩怨和网络上下的口诛笔伐……   一直对学术有一种敬畏感,因为觉得那是高尚人做的高尚的事情。有人曾经问我为什么要用如此费解的博名(以学术的名义调情),其实,当李鸿谷先生倡导用学术解构新闻的时候,我就想,生活就象人与人一次漫长的,若即若离的调情。普通大众的调情,是否也能学术一把?沾染了学术空气的调情,一定也会优雅起来,这就是我博名的来历。

  初三时,曾经看过李晓的一篇小说《继续操练》。原来一直坚信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但现在发现,其实只要精彩还原,忠实记录,哪怕是在伤痕累累的灾区,生活就是一本小说。

  

  

  评论这张
 
阅读(6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