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灾难记录和思考:从缅甸到四川 (一)  

2008-05-31 19:54:13|  分类: 采访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2日,缅甸强热带风暴纳尔吉斯过境,横扫缅甸南部三角洲,缅甸官方公布,7万多人死亡。2700多万人受灾。

       灾难记录和思考:从缅甸到四川 (一)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

      (图片说明:失去家园的村民)

  这是一个无法让外界相信的死亡数字。按照最保守的估计,缅甸的死亡人数,应在10万以上。理由很简单,沿海的很多乡村,剩余人口不到一半。

  5月7日,我和同事经昆明,飞抵仰光,这场灾难的痕迹,在这个国家最大的城市里,正在被抹去,但一株株百年大树被连根拔起,所有的房顶,都残缺不全——灾难的面孔,依然触目惊心。

   但为了目睹台风的真实面孔并不容易。

   灾难记录和思考:从缅甸到四川 (一)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

   (图片说明:寺庙内,嗷嗷待哺的孩子)

   缅甸政府规定,所有的救援,都必须依靠军政府进行,外国人(不论是记者还是救援人员),不得进入灾区。从出仰光市开始,军队在仅有的两条干道上设立了关卡,严格盘查过望行人。即使是本国人,也要出示身份证,非本地人,不得通行。

          灾难记录和思考:从缅甸到四川 (一)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

     (图片说明:大金塔外围)

   从表面看,仰光正在恢复,但重建都是民间的自救,缅甸政府的清洁部和军队主要的任务是清扫大街——给外界一个美丽的形象。

  大多数中国记者拥挤在当地最豪华的五星级宾馆里,跟着导游的指挥棒,成了“新闻观光团”,2天后,当我悄悄乘坐公共汽车,混在人群里进入壁磅时,发现来自韩国和日本的记者,早已经悄悄地甩掉向导和翻译,藏起重型设备,携带了傻瓜相机和DV,进入了核心灾区。这种专业的素养,哎。

            灾难记录和思考:从缅甸到四川 (一)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

     (图片说明:乡村教师在学校的废墟上)

  大多数灾民住在寺庙里,平时,他们养活了和尚们,灾难来临时,寺庙成了他们栖身的地方。当地的佛教人士里称之为因果。但寺庙没有多余的食物。他们异常艰难。

  在昆千贡的寺庙里,我们看见的是数百嗷嗷待哺的灾民,他们告诉我们,5天了,每个家庭仅有一碗米。我们携带的食物被我们当场分发,一双双饥饿的眼睛,一双双脆弱的小手,拿不到食物的人,嫉妒地看着少数分到食物的人……我不忍心再看下去,转身离开。

    灾难记录和思考:从缅甸到四川 (一)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

    (图片说明:被人为包装了的婴儿纳吉)

  一个当地的老师,志愿当我们的向导和翻译,她懂一点点英语,能用最简单的单词,告诉我们她身边的事情。 10日早上,在仰光郊区,第一次出现了帐篷。还是在缅甸总理前来视察之前的几个小时。帐篷内,一个灾难前2天出生的婴儿,成了军政府“新生”的象征,被官员们起名叫“纳吉”(台风的名字),摆着姿势,供所有的中国记者拍照。对我们介绍的情况中,这个出生于4月30日的婴儿,出生日期被改成了5月3日凌晨,那个台风到来的时刻。

  这个刻意而为的象征性的生日和名字,让我们一笑了之。但感谢上帝,从此,这个家庭就可以有好一点的保障和生活。

   灾难记录和思考:从缅甸到四川 (一)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

    (图片说明:祈祷的女人)

  南下重灾区壁磅和博格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车过壁磅,前面又是重兵把守的关卡。经过询问得知,重灾区都不在公路沿线,而在沿河两岸。立即弃车,绕开关卡,混在这个已经支离破碎的城市里,寻找船只。

  在缅甸,任何一个外国人都无法掩盖行踪。小旅馆要我的护照,送到他们的安全机构复印,才给我房间。在这个城市里,没有可吃的干净食物,没有可以洗脸的水。没有电,在蚊虫肆虐的房间里,人是最无助的动物。同住一个小旅店的韩国记者和联合国难民署的官员,已先期占用了最好的房间,用异常蹩脚的英语和难民署的官员聊天,他很无奈地说,别问我死亡的数字,我也不知道。他们了解到的情况,并不比我们多,并且也被严格限制在公路沿线,不得进入重灾区。

           灾难记录和思考:从缅甸到四川 (一)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

     (图片说明:遇难者的遗体在田间腐烂)

  对于重灾区的救援状况,他很委婉地提醒我,看看缅甸官方的报纸,如果报纸上没有,就说明这些地方就从没有救援人员去过。从缅甸官方的报纸,我们可以看到救援的实际进展。而这个进展是,在灾难发生7天后,大多数沿海重灾区,缅甸政府的救援队伍从没到达。

  11日凌晨7时,花费70美圆买通了一只小船,在当地海军的眼皮下,悄悄溜出港口,眼壁磅河向大海行驶。刚驶出4公里左右,就看到了最真实的灾难——上百吨的渔船被巨浪掀翻,或直接抛到了岸上。沿河的村庄,只剩下部分废墟,大部分已经被巨浪卷走……

  死亡的家畜漂浮在河边,遇难者的尸体,挂在岸边的灌木丛里,腐烂着,无人收埋。

  在一个村子里,当地人告诉我们,他们没有吃的。仅有的食物,是洪水炮过的稻谷,这些稻谷已经开始发芽,散发着发酵的味道……

  最多的一个家族,70多人遇难,这个数字让我默然。一个父亲,只来得及抓住残疾的女儿,妻子和其余的孩子都被洪水卷去……不想叙述缅甸那若干悲伤的死亡故事。

    灾难记录和思考:从缅甸到四川 (一)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龙灿

      (图片说明:喝汤的孩子)

  告别韩国记者,乘坐公共汽车回仰光的路很漫长,异常疲倦。5个位置的小车,再次被塞进了10多个人,车外,被阻拦在关卡外的志愿者,无奈地将车上的水和食物,就地分发。他们原本是要运到重灾区去的,但因无政府许可,他们的自发救援被终止了。  

  记得我当时愤怒地说了两个字,流氓!

  缅甸军政府所有的军队只有50万人。他们能把自己的民众管理得服服帖帖。但救援2700万灾民,他们做不到。但他们拒绝国外的救援队伍进入,理由是他们能做好。但我知道,他们做不好。

  12日下午回到仰光,心情异常复杂。还没有来得及喘息,电视上穿来四川大地震的消息,7.8级。画面上,震中的小红点,几乎掩盖了成都市的位置,震惊,大脑一片空白,立即拨打国内的电话,不通,心急如焚。

  那一刻,想起了很多,国内的同行们挤在我的房间,摩拳擦掌要到四川报道,异常厌恶,想他们赶紧滚蛋。立即定机票,回家吧。和家人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54378)| 评论(2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