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秦岭的面孔-4  

2008-01-03 22:21: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日早上9时,颜妈妈为我们做了面条,颜爸爸家胜和老罗家的年轻人罗中贵早早地做了了出发的准备。一人50元的向导费,对他们来说具有相当的诱惑力。

   尽管日头还没有从山顶出来,林子里已经响起了伐木声。千百年来,杨四村的山民都是靠山吃山,打猎,伐木,采集。在生态日趋脆弱的现在,漫山遍野的青杠树,依然是村民熬过寒冬的燃料。在年复一年的砍伐中,无数大树就此消失。杨四村头,有一株千年古青杠树,它侥幸逃脱了刀斧之灾,在目前林业保护古木的政策下,相对安全,但绝非毫无风险。

                       秦岭的面孔-4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古青杠树)         

    青杠树是一种落叶乔木,生长缓慢。在大巴山地区,家长们一直坚信“黄金棍下出好人”的教子信条,这个黄金棍,就是指青杠树的枝条,因韧性好,弹性大而闻名。3人才能合围的青杠树,少之又少。在大自然上千年的恩赐之下,这个乔木脱颖而出,但也因此危机四伏。

    村民们告诉我,几十年前,象这样的古树,比比皆是。我几乎是请求向导们,一定要把这棵罕见的古乔木象神一样供起来,这样的千年古树是有灵气的。向导老颜用敬畏的眼神看着这棵自己曾经熟悉的树……对于这些淳朴的山民来说,你给他们说林业法规,远不如讲神话管用。

    从杨四村向北,30里外,是秦岭文公庙山口。古西汉通道废弃以来,这里只有猎人和采药人出入。沿途,村民砍伐下来的木材堆积在林间,他们要让的霜冻将这些原本鲜活的木材风干,然后搬运回家。

    古西汉山道沿一条小溪蜿蜒而上。羊肠小径和小溪时时交错,若即若离。海拔渐高,即使是相对温暖的南坡,气温也在0度以下。越向上走,积雪渐渐厚了起来,积冰覆盖了小溪。在积雪中,野兽的足迹渐渐清晰起来。

    上午11时,我们抵达坟山脚下,小路被积雪完全掩埋。只有一串串清晰的动物足迹指引着我们。56岁的老猎人颜家胜一眼认出,那是野羊的足迹,他甚至能认出,至少是几天前的脚印,原因是这只羊的脚印已经结霜。

                         秦岭的面孔-4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野羊的新鲜脚印)

                                   秦岭的面孔-4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一群黄羊在山道上留下的脚印)

                       秦岭的面孔-4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雪地上还有一串猎人的脚印。老颜告诉记者,猎人的脚印与行人的脚印完全不同。在危机重重的雪山,普通行人一般是严格走在路上,而猎人的脚印与路径关系不大。他们行进的路线就是猎物逃跑的路线,山岩,丛林,甚至是旁人难以想象的悬崖上下。我们看见的猎人脚印穿过兽道,直接扑想丛林里去了。根据脚印的新鲜程度显示,这个猎人还在山上。

    沿着野羊的脚印继续攀登,一大片脚印挤满了雪地。老颜说,这是一群羊。领头的种羊至少有300斤。在脚印附近,还有猪獾和野猪痕迹。在林间一块无雪的坡地山,一块空地土地被翻开,老颜说,那是野猪的杰作。

   在无数的脚印中,我们没有看见任何猫科动物的痕迹。老颜告诉记者,老虎?他从来没有见过。至少,这里没有老虎。

                              秦岭的面孔-4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登顶在即,和网易同行小杜合营留念)

   在雪地里登山是一个艰苦的工作。没有多久,36岁的年轻向导罗中贵就接管了我的背包。我接管了网易小姑娘的小背包。密集的灌木丛阻挡了道路,锋利的灌木让没有保护的皮肤伤痕累累。长期的缺少锻炼,让小杜的登山过程十分艰难。走一段歇一会,一步一步向山顶艰难靠近。下午1时许,一个山口出现在眼前,向导说,文公庙到了。从这里向下,就是秦岭北坡。

                               秦岭的面孔-4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秦岭的面孔-4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秦岭的面孔-4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秦岭的面孔-4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在开阔的山顶,一眼望不到头的秦岭红豆树,血红的枝干在雪地坚强而夸张地地鲜艳着,丛林深处,只留下了两堵断墙的文公庙早已成为传说,残墙静静地诉说沧桑往事,无人能懂。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