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生日 与文建刚案的猜想空间   

2007-10-24 07:09: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4日,我满35岁。几年来,生日都是在旅途中。2004年生日的时候,我正为三联卖命,在重庆采访那座豆腐渣做的虹桥。同学肖和坤和他的同事们在重庆日报楼下为我过了生日,老朋友们甚至专门给我买了蛋糕,还到故事村唱歌,喝了个一醉方休。最后,小兄弟何弈仗着身高180厘米,体壮如牛,因宾馆老板一句话不对,大闹宾馆,好不容易才被我们拖住。那是一个狼狈而幸福的日子。

 2005年的生日,再次到重庆出差,肖和坤要再次给我过生日,我不敢再骚扰他们,从重庆匆忙回家。
有意思的是,今年,不得不在兴仁公安局刑警大队迎来了我的生日。原因是采访文建刚。
 这似乎是一个八卦,但却真实得让人无法回避。

 12月3日下午3时,当地警方在兴义黔山宾馆的新闻发布会结束,我下意识地冲下楼去,下一步,我们准备立即赶赴80公里外的兴仁县城,寻找凶手曹辉的家,揭开这个凶残的杀手真实的人生!

 刚下楼,我看见云南都市时报的3个同行在与一群陌生人争执。这些陌生人的态度异常强硬,来自云南的三个同行似乎被控制了。

我冷眼旁观几分钟后发现,三个记者被分开,带上了3辆汽车,驶出了宾馆。我感觉不妙,立即上前询问。一个自称是公安的人告诉我,他们要找这几个记者了解情况。案件已破?还有什么大秘密?

工作在身,来不及细想。我和另2个记者奔波了一小时后,终于赶到了兴仁。在警方公布的片区,费尽了周折,我们终于找到了曹辉的母亲,一个憔悴而绝望的老人。
她接受了我们1个多小时的采访。随后,我们分头寻找网吧写稿。事情似乎结束了。

 在工作的过程中,3个同行被带走的事情始终在我的脑海里。在工作的间隙,我不断地拨打3个被带走的云南同行的电话,但一直是盲音。

 12月4日凌晨,生日到了。我们刚完成工作,准备回到80公里外的兴义。老柯告诉我,曹辉的哥哥打电话来了,称老人气病了。我们没有任何犹豫,当即买了一箱苹果,迅速赶到曹家。敲开门,三个陌生男人等在屋内:“我们是兴仁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请跟我们走……”
晚饭还没吃,但警察对我们的晚饭毫不关心。先前,我们原本准备回兴义后喝一杯,至少为自己35岁了。看来,这杯酒没戏了。
 10多米外就是公安局。到了公安局,却没有任何一个人问话,而是要我们等。等了约40分钟,我们三人被分别带上2辆警车,警车向兴义方向开去。我们以为是免费送我们,大为高兴。至少省了200租车费啊,划算!

 凌晨1时许,警车直接开进了兴义县公安局,我们被带进刑警大队,几个警察将我们分开,开始询问,做笔录。问我们来自何方,姓名,身份证号码,为什么单位工作。什么时到的兴义,住什么地方,线索从何而来。采访了谁、写了什么报道……
 好在3天来我一篇稿子还没发,我告诉他,我正在等待警方的结论,因此没有写稿。是否需要向我说明为什么让我到了刑警队?但没有人告诉我,也不让离开。
 一个多小时后,警察见问不出什么东西,又上网查询了我的情况,见没有什么“不良记录”,这个警察请示了领导,让我在笔录材料上签字盖手印后,我可以走了。

 随后,老杜也可以离开了。但老柯一直没有出来。警察们要我和老杜赶紧离开,但我们表示,我们3人是一起来的 ,最好一起离开。并对警方的做法表示了质疑。在与警方的交涉中,我们强调,如果记者在报道中有什么问题,警方可以起诉,但用强制手段是否应该?但没有人回答。

 晚4时许,我们返回宾馆。老柯打电话称,让还在宾馆的报社部门领导老窦赶紧离开,警察正在找他。我和老窦迅速下楼,但刚下电梯,就看见几个警察带着老柯迎面而来。老窦吓了一跳,转身就想躲,但来不及了。我赶紧告诉他,直接走,别回头。老柯显然会意了我们的意思,直接带着警察从我们的身边走了过去。好在警察不认识老窦,我们镇定地走出宾馆,迅速离开。但麻烦的是,宾馆位处郊区,没有出租车。为了不被一锅端,我们分头逃蹿,甩来两条火腿在空旷阴暗的城郊向市区走去。

 40分钟后,我终于找到了宾馆,心惊胆战地住了进去,一夜未眠。清早,老杜打来电话称,老柯被警察陪着在宾馆睡了几个小时,第二天一大早就又被带走了。我们就退掉房间,在大街上游荡。

 老柯一直没能出来。我们聚集在一起,想着办法。下午2时许,老柯终于打来电话,他终于出来了,但要立即回去。我们在大街上匆匆分手,各奔东西。老柯和老窦回广东,老杜回上海,我再次前往文建刚追悼会所在的殡仪馆。在赶往现场的路上,我接到老杜的短信“离别的时候,有一些伤感。”
 是啊,有些伤感,今年的生日,一地鸡毛。

                          

   伤感之后,老杜并没有顺利离开。再次返回现场后,我们在不断的骚扰中,小心翼翼地写完稿子,他很想连夜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但在巨额租车费的麻烦前,他还是表示,胆子大一次,在宾馆里坚持到了第二天凌晨溜之大吉。

早上6点,老杜早早地起了床。和我告别后,离开了这个让他伤心和担心的城市。看同行们纷纷离开,奉命坚守的我,不得不与孤独和未知的担忧作伴。
  
  根据领导命令,我们继续等待结果。文建刚的家族财富也因此曝光。但在当地,我们是否能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写稿子?最后,租车狂奔90公里,克服塞车和恶劣的交通状况,逃进入云南境内,在小县城罗平的一个小网吧里写完了稿子。但谁也不敢把文家的财富问题,放到网上。

 文建刚何许人也?他的悲剧会让一群人跟着折腾,看来,他们也不容易。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