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当学术不再,我们就继续调情

以学术的名义调情

 
 
 

日志

 
 
关于我

人一个、枪一杆、笔一支。 纵横驰骋,上下千年,左右万里。 饮马湄公河、小憩昆仑西。 冒矢石信步闲田,醉温柔不知故乡。 观漠北落日如血,越南蛮杨柳腰细。 阅五岳而知水,踏万波而依山。 怀杜康而歌兮,揽美人于雀台!!!

网易考拉推荐
 
 

佰易谜局之二   

2007-10-24 07:2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22日走下飞机时,满心迷茫。从北京到成都,所有相关的部门都不愿意面对佰易的麻烦。广东,作为舆论风暴的中心,谁愿意接招?
 几乎是抱着绝望的心态,跨入了广东省药监的大门。此前,我听说来自北京和上海的同行都在大门口被拦截。
但结果是广东省药监局,广东卫生厅并无传说中的封闭,更无日常采访中遭遇的那种高高的门槛。在广东遇到了若干主动帮助我们的人,从医药行业的老总,到普通的医药代表。当然,他们对张振海这个对手感情复杂。也遇到了毫无厉害关系的好人。被请客若干次,发现自己居然很少有买单的机会。
当系列地完成这一群人的日常状态记录后,惊讶地发现,一个关于佰易风波的社会学记录也就异常地完整。
 两个广东官员的画像
  钟百川,广东省药监局办公室负责人。
  比较幸运的是,在佰易危机中,我们沟通愉快。我个人更愿意将此理解为钟个人的工作和对舆论的态度。在开始的交流中,我记得他将佰易事件的后果等同于2005年的潮安小食品危机。在那次危机中,北京全面封杀潮安小食品。
  我个人将他的观点理解为麻烦之下,当事官员的不自觉思维。有人告诉我,遭遇类似的不自觉思维后,作为记者,首先需要知道的是两个事件对当事职能部门的冲击程度。通俗地说,要站在他们的位置对此事进行风险评估。
  广东省药监不是佰易的直接发证单位,而钟本人是去年刚到该单位,按照人面对风险的自我规避的常规心理,广东药监可以作为一个交流的朋友而非一个难缠的对手。
  交流进行得比较顺利。钟花了近1个小时叙述风波之下,广东药监状况。他不方便对药监的困境进行说明,但有一个细节引让人深思——国家药监的飞行检查!
   飞行检查的程序,目的,效果?但有一点不可回避,所谓的飞行检查和前些年公安部门的暗访突击检查并无区别,仅仅是换了一个名而已。问题在于,一个常规的检查手段,能否成为解决所有药品安全问题的法宝?
   根据公安部门多年尝试的结果显示,这显然已不需要讨论。
   我们讨论了前国家药监局长郑某推行的GMP认证制度。原则上,这是一个唯一可行的办法。在设备和管理基础以GMP作为唯一的标准是可行的,但尴尬在于设备可以花钱购买,而管理几无先例可循。更大的麻烦在于,所有的GMP企业,都不可能严格遵循该规则游戏,原因是市场竞争恶劣,所谓的药品招投标高深莫测,物价部门对生产企业的成本核算形同虚设,药品价格虚高,进一步刺激了流通领域的商业贿赂盛行……
  在佰易风波正紧时,广东的药品招投标正在进行,根据投标过程中反馈的信息显示,广东的一个企业试图严格地按照GMP按定单生产一种药品,他的细菌培养就要40天以上,而同类的企业如果不进行细菌培养,只需要5天。除一些基础用药之外,更多的药品都只能按定单生产。谁要是严格按照GMP运作,谁的企业在第一波市场竞争中,就会因时间差必死无疑。
  广东药监显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在有信任前提下,他也只能苦笑了事。寻找一个根本的解决办法,药监无能为力。
就血源本身的问题,药监方面的答复斩钉截铁:“那是卫生部门的事!”
  采访结束,钟只能诉苦。但交流显然是愉快的,他想请记者吃饭。愉快的背后,是我对所有所谓的GMP制药企业的信心,就此消失。
广东省卫生厅,一个机构的状态
佰易风波全面爆发后的第20天,东省卫生厅大门大门口来了一群告状的村民,他们是为反映村卫生站的相关问题,前来上访。在广东,这是一个比较少见的场面。
广东的媒体几乎放弃了佰易的报道。按照惯例,他们就此不关心事件的进展,但在为外地媒体提供援助时,他们非常热心。
兄弟陈海的帮助下,转了2次弯,事先拿到了卫生厅办公室主任的手机。根据电话交流的结果显示,广东卫生厅显然不愿意接受采访。
找上门去,将余主任堵在办公室后,他带着记者去找医政处长,在采访期间,余主任尽职地守在办公室,不时为处长的采访进行方向上的调整。
采集血浆该不该下放给企业?下放之后,谁是血液制品生产源头的安全闸门?这显然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在经过反复对比和讨论后,我得到了一个说法,就企业的管理,工商有职责,而卫生系统主要管临床用血!
换句话说,类似佰易这样的企业采血行为,大多只能寄希望于企业的自身监管。对药品安全犹存希望的我,显然被这个结果撞得晕头转向。
交流依然没有障碍。关于药品的现实问题,卫生厅的两位领导了如指掌。但他们非常关心网上的动态。每一个说法出来,他们都高度警惕。当听说有人捅出了张振海在药品招标中有勾兑评审的消息已挂在网上时,主任同志立即询问该文章的出处……
除了一些说法,并无实质性的内容。但关于药品和卫生系统的尴尬,我想起了一个圈内人士的经典概括——就是让所有的医务人员都成道德神仙,药品本身巨大的暗箱操作空间只能被压缩20%。还有80%怎么办?
主任和处长没有办法回答这些复杂的问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厚厚的文件堆里,两人都异常繁忙。一楼之隔,卫生厅的统计中心里,几个工做人员在进行日常的工作,而她告诉我,不知道谁在进行佰易人免疫球蛋白使用患者的追踪和统计。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